当前位置:首页 >> 理事赋集Ⅰ >> 杨彤峻赋集/中赋会员/驻站作家/中赋报驻地编辑 >> ◆【响铃公主赋】◎杨彤峻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祭父文】◎毛生明 撰文
◆【武当山赋】◎赋璠谢明 撰文
◆【波森特赋、老道口赋、查海遗址赋、墨西哥记游】◎赋阜张铁钧 撰文
▲泰安市高港区诗词楹联协会刘良鸣
▲扬子江药业集团刘良鸣介绍
▲刘良鸣《扬子江药业赋》(剽窃之文)
▲刘良鸣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王国钧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何首锋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赋帝潘承祥《河南理工大学赋》被何首锋剽窃套改为《永州职院赋》
▶关于江苏泰安高港刘良鸣抄袭剽窃事件的严正声明(2019年·第1号)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湖南永州“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43
   ○- 今日访问:13334
   ○- 本周访问:30767
   ○- 本月访问:481548
   ○- 访问总数:59413165
  双击自动滚屏  
◆【响铃公主赋】◎杨彤峻

发表日期:2009年1月7日  出处:雷池龙 编辑  作者:杨彤峻  本页面已被访问 3657 次

响铃公主赋
杨彤峻

    传说在清朝时,科尔沁草原南端(今双辽市),有一蒙古族鲍姑王爷,统治着数百里草原。他的满族贵族福晋为他生下一女不久而辞世。他挑选出一汉族奶妈哺育小格格长成人。格格从小好生病,请喇嘛诵经祈祷,并打制银铃系在腰间驱邪,格格走路叮咚作响,阖府人等称她响铃公主。公主长大后,爱上了奶妈儿子张龙,但王爷因民族歧视和门阀观念,终使婚姻成为悲剧。

    [定情]北国塞外,人称关东。东辽河畔,牧草青青。蒙王有女,绝代花容。驱邪除病,腰系银铃。走路作响,叮咚有声。响铃公主,乃其美名。幼失生母,汉族奶妈抚养;教习汉字,练成文武皆能。她对奶妈如生母,奶妈待她胜亲生。天生巧手,描龙绣凤;福至心灵,笛管箫笙。刀枪剑戟,般般会用;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读史书,知晓国家兴盛;学兵法,懂得孙吴用兵。纤嫰细手,能写梅花篆字;娇柔玉臂,能挽鸟木雕弓。舞动银枪,枪挑獐狍野鹿;引搭利箭,箭射狐兔飞鸿。时光荏苒,正值春光明媚;冬去春来,恰逢草木葱茏。公主游春,欣赏草原美景;搬鞍上马,四名宫女随行。马蹄哒哒兮,铃声响动;扬鞭催马兮,快步生风。天朗气清兮,春光美好;山青水绿兮,一片繁荣。地上牛羊兮,喜吃嫰草;天上燕雀兮,欢叫和鸣。蝴蝶双双兮,绕花共舞;蜜蜂阵阵兮,采蜜西东。流水潺潺兮,叮咚声响;清风徐徐兮,暖日融融。山明水秀兮,塞比盛景;鸟语花香兮,草碧花红。欢歌笑语兮,翩翩起舞;大雁鸣叫兮,正飞天空。公主取箭兮,对准大雁;弓弦响处兮,飞出雕翎。只听哀鸣兮,大雁落地;雁中双箭兮,公主吃惊。马蹄声声,上坐猎手;翻身离镫,大雁高擎。公主箭技,堪称绝妙;猎手箭法,更是精通。功夫精湛,天下少有;双箭一雁,共射飞鸿。鞠躬使礼,互道名姓;四目相对,各自吃惊。青梅竹马,府中玩耍;十载分别,今日相逢。公主长成一彩凤,张龙长成一俊英。互道离情情万种,共叙相思思意浓。私定终身盟重誓,海枯石烂心不更。公主赠地一面金镜,张龙赠他一只玉琮。要学那蓝桥贞烈瑞莲女,要学那抱柱身亡叹尾生。生同室,举案齐眉效梁孟;死同穴,化蝶双飞映彩虹。
[出征]蒙古王爷,膝下一只彩凤;响铃公主,远近知其芳名。诸王提亲,重礼馈赠求聘;王爷有意,挑选佳婿乘龙。响铃公主,亲自提出条件;一文二武,大会诸家王公。比文,人人全不中用;比武,个个甘拜下风。乌拉小王,相思得病;公然侵略,发动大兵。响铃公主,亲掌帅印;先锋将官,选贤任能。王爷承诺,先锋招为驸马;校场比武,选中奴隶张龙。王爷不悦,权且应急听用;公主高兴,立即任命先锋。军营之肃整,兵分三路;元戎乃中帼,中军令行。遮天而蔽日,军旗招展;闪烁如星朗,剑亮刀明。出师稳操胜算,运筹于帷幄;迂回运动兵马,日夜而兼程。敌人应对无策,声东而击西;包剿后营之敌,调虎离山中。逼敌进入绝境,上房而抽梯;以逸待劳强敌,釜底抽薪。乌拉先锋,缺智欠勇丧命;乌拉王子,心惊胆战逃生。惊跑一夜,以为脱离险境;一声号炮,震得眼花耳聋。战惊惊,乌拉王子神魂未定;忽喇喇,一杆帅旗飘扬空中。一队队女兵兮,英姿飒爽;一匹匹战马兮,昂首嘶鸣。一字排开兮,威武齐整;旗下闪出兮,倩女元戎。束发银盔兮,光辉闪动,斜插两支兮,野雉长翎。锁子连环兮,铠甲坚硬,护心宝镜兮,耀眼锃明。五色令旗兮,斜插后颈;一口大刀兮,鬼恐神惊。秀眉凤目兮,宝耳粉面;樱桃小口兮,唇点朱红。皂底粉靴兮,双穿银镫;左佩雕翎兮,左佩长弓。鞍旁宝剑兮,横挂一柄;肩披一领兮,金色斗篷。血汗宝马兮,月氐良种;红鬃红尾兮,头佩红缨。好似樊氏兮,梨花秀女;不亚当年兮,穆氏桂英。又像昭君兮,出嫁塞北,犹如仙女兮,下了天庭。不用人说,人人知晓,定是公主,名叫响铃。能和公主,得成婚配,刀下做鬼,死也光荣。乌拉王子,正做美梦;忽听人喊,声如洪钟。手中银枪拧上几拧,浑身上下杀气腾腾。不在本土安抚百姓,竟然逼婚,邪念产生。求婚不允而动杀性,发兵侵略打起战争。抢掠烧杀侵犯边境,夺取牲畜劫取人丁。太岁头上,竟敢动土;江河之上,去履薄冰。如今撞在,张龙之手,要想逃走,恐怕不能。乌拉后悔,恣意使性,以战逼婚,错发大兵。偷鸡不成,反倒蚀米;今日看来,难以逃生。硬挺头皮,前去应战;绝路侥幸,还能逢生。时来运转,转败为胜;美丽公主,把婚来成。乌拉至死,还做美梦,强打精神,硬逞其能。催开战马,还想玩命,丈八长矛,擎在手中。响铃公主,传下军令,杀死乌拉,建立大功。乌拉催马,只有逃命,张龙紧追,不肯放松。雕翎对准,乌拉腰眼;飞出翎箭,穿透前胸。哎哟一声,乌拉落马;呜呼哀哉,一命归终。此次东征兮,大获全胜;班师回府兮,凯奏升平。军旗飘扬兮;军容整肃,元帅先锋兮,并辔而行。王爷得报,大摆酒宴;犒赏将士,各记军功。王府上下,人人喜庆,王爷忧喜,心神不宁;公主怎能嫁给奴仆,响铃只能下嫁王公。公主得胜,心中欢庆,父王恩德,神威退兵。多亏先锋,智高身勇;斩将搴旗,立下首功。王府招贤,张龙得此重用;公主谋略,阵前指挥英明。封官赐婚,并非生平所愿;公主结鸾,只求恩爱一生。王爷前言,只求承诺终始,庆功赐婚,诸将可以证明。响铃张龙,双双跪拜在地;众将举杯,欢呼王爷圣明。礼炮三声天摇地动;钟鸣鼎食鼓乐齐鸣。王爷上首,居中而坐;元帅先锋,并列西东。牛肝牛肚,牛肉馅饼;羊奶羊汤,羊肉作羹。好酒应数扳倒井;佳酿该算状元红。福如东海,公主得配乘龙佳婿;寿北南山,草原从此昌盛繁荣。

    [惊梦]公主宴罢兮,回到后宫。宫女捧花兮,列队相迎。脱下戎装兮,宫妆换上;摘下帅盔兮,重整花容。铜盆清水兮,颜面洗净,玉手理鬓兮,整理发型。一支金钗兮,插在发顶,两只玉镯兮,套在腕中。八宝镜前兮,照亮倩影,匀施宫粉兮,巧点朱红。宫娥端来兮,桃梨瓜果;侍女献上兮,上等香茗。再说张龙,喝得舌头发硬;搀进书房,立时打起鼾声。公主多情,心灵感应入梦;张龙重义,心有灵犀梦同。眼前浮现,儿时光景;哥哥妹妹,喊声不停。骑马射箭,刀枪玩耍;猫捉老鼠,罴熊成精。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管家出来,打骂张龙。张龙被逐,身遭不幸;公主哭叫,多么苦情。又梦见,三月赏春观景;射飞鸿,私定终身誓盟。调王府,恩爱情长愈重;贼乌拉,为夺响铃发兵。比武功,勇夺先锋大印;凭智能,杀退乌拉将兵。诉衷情,不做笼中彩凤;表心迹,愿为草原雄鹰。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生。二人花前表心意,忽听一派鼓乐鸣。八月中秋,月圆人庆;黄道吉日,佳节双逢。公主张龙,婚期选定;良辰美景,结拜花灯。公主听罢,心中高兴;张龙见此,喜气盈盈。宫娥在前,把路引领;彩女在后,一起簇拥。天地桌上,插一杆秤;桌子上面,放几根葱。一碗清水,明亮洁净,五谷杂粮,方斗内盛。左边摆着,青铜宝镜;右边放着,美酒三盅。傧相伴娘,穿着齐整,一条地毯,光耀眼红。拜完天地兮,拜岳父;夫妻对拜兮,喜气盈。脚踏红毡兮,洞房入;处处结彩兮,挂花灯。人间金屋藏彩凤,天上银河渡双星。酒宴已毕兮,人客散;一轮明月兮,照中庭。共同坐福兮,求百顺,张龙上前兮,揭头红。一顶凤冠兮,戴在发顶;八宝耳环兮,纯金打成。上身穿着兮,大红小袄;腰系丝绦兮,石榴样红。猩红袍子兮,上绣彩凤;凤头绣靴兮,足下穿登。花容月貌兮,美丽公主;好似嫦娥兮,走下月宫。响铃公主兮,二目相送;眼前驸马兮,青年俊英。宽沿毡帽兮,戴在头顶;帽插金花兮,肩上披红。青缎袍子兮,花边圈拱;腰系一条兮,宽大红绫。绿绸裤子兮,直如笔挺;粉底皂靴兮,足下而登。英姿潇洒兮,美貌郎君;保卫草原兮,矫健雄鹰。郎才女貌兮,天生地就;公主慧眼兮,能识英雄。相依相偎兮,情意绵密;忽听樵楼兮,鼓打二更。宽衣解带兮,效仿龙凤;你恩我爱兮,鱼水欢情。王爷前厅心神不定,一件心事使他不宁。公主东征安定边境,昌图王子求亲府中。王子势大根子强硬,当今皇上是其外公。金银财宝多至库顶,牛羊成群胜似繁星。妻妾成群是个色种,一心还娶公主响铃。公主知晓决难从命,已经选婿赐婚张龙。那知管家早被收买,只待时机,再把事行。管家窥知兮,王爷心病,走上前来深打一躬。方才有人兮,来把命请,黑山嘴下发现大虫。一次连伤兮,七条人命,请派能人灭此畜生。王爷闻听,心下一怔,好像头上,五雷轰鸣。密林打虎,凭智靠勇,不能盲目,乱发大兵。管家笑讲,良机得用;龙虎妙计,早已设成。先使凶龙,去斗猛虎,咱再反手,屠杀凶龙。管家这般兮,讲了一通,王爷眉开兮,脸添笑容。龙虎妙计兮,如果顶用,府权尔掌兮,俸禄倍增。王爷银殿兮,平安稳坐;管家去请,驸马张龙。张龙公主正做美梦兮,猛听巨响后宫斜倾。金镜玉琮砸得粉碎兮,二人惊醒汗湿前胸。张龙管家走上银殿,王爷下殿笑脸相迎。南部边陲有一岭兮,黑山嘴子辽河之东。森林茂密藏猛虎兮,连伤七命无人敢行。爱民如子孤王伤痛,不除猛虎心怎安宁?森林除虎凭智勇兮,不能包剿动用重兵。贤婿胆大血气旺盛兮,刀箭娴熟武艺精通。今派先锋除猛虎兮,再为王府多立新功。赠尔七星刀一柄兮,箭壶翎箭乌木雕弓。王爷把盏美酒来敬兮,张龙喝得醉眼朦胧。趴在桌上不能动兮,扶地上马连夜出行。狼狈为奸俩坏种兮,要害张龙毒计施行。

    [殉情]公主张龙甜蜜美梦,二人共领云雨情。忽觉大厦已经摇动,镜琮砸碎主祸凶。莫非响铃确有不幸,莫非张龙有灾星。派人前厅察动静兮,宫女回报吃了一惊。驸马打虎黑山岭兮,王爷管家随后跟行。这样大事不通禀兮,定有阴谋毒计施行。万籁无声夜色晴兮,后跟贴身四名女兵。张龙发烧舌头硬兮,说话别人听之不清。凉风吹他酒气醒兮,才知连夜捕捉大虫。天街如水,星月交辉明亮;翻山越岭,孤胆寻洞攀登。忽闻风声,蹿出斑斓猛虎;张牙舞爪,咆哮百兽震惊。张龙不慌,伸手壶中拔箭;力拔不动,原来铅灌壶中。才知中计,气得张龙扔箭;刀鞘抽刀,原来也被铅凝。咬牙切齿,两眼金星直冒;大骂王爷,毒计龙虎相争。虎口丧命,拔除眼中之刺;杀死大虫,回府把理来评。公主情重,定然不知此事;攀龙附凤,怎肯瞒住响铃,庆功赐婚,花言巧语蒙哄;黑山打虎,粗心计中牢笼。刀在鞘里,留它还有何有;老虎凶猛,空手对付大虫。饿虎扑食,大吼一声上纵,鹞子翻身,大虫一下扑空。恶虎挺尾,横扫来势凶狂,鲤鱼打挺,就势骑在背中。手按虎头,铁拳连续击打;虎腚拱起,四爪又刨又蹬。紧掐虎脖,双脚狠踢虎眼;瞎虎挣扎,惨叫几声命终。为民除害,心中无比高兴;站起身来,连喊打虎成功。几支利箭,张龙后胸射透,打虎英雄,竟然命赴幽冥。飞鸟尽兮,藏良弓;狡兔死兮,猎狗烹;大功成兮,良将崩;龙虎计兮,双丧生。自古邪恶偏长寿,从来忠正少善终。二凶来到大黑山嘴,虎死龙亡喜在心中,昌图王子应邀高兴,带领家将,前来赴盟。王爷见面连称贤婿;昌图王子连喊岳翁。山下便宴翁婿畅饮,龙虎妙计实在高明。今日回府亲事重定,明朝公主昌图同行。正是众人心中高兴,马蹄哒哒来了响铃。管家心惊兮,王爷头痛,不知何人兮,走漏风声。公主追问兮,驸马那里;管家回禀兮,打虎丧生。驸马英勇,无人不晓,老虎伤害,定有隐情。寻到虎洞,箭壶铅灌;七星宝刀,刀在鞘凝。除虎英杰,果然殒命,七支利箭,射透后胸。公主见此兮,放声悲恸,跪在尸旁兮,悲苦声声。奸人设计兮,害君性命;蒙在鼓里兮,竟不知情。黄泉路上兮,陡增悲感;黑山嘴下兮,令人伤情。忠肝义胆,治国安邦大用;保疆守土,文韬武略全能。金镜玉琮,海誓山盟情重;暗设陷井,奸人谋害张龙。悲声阵阵,冷露凄凄珠诵;寒风惨惨,林中鸟儿吃惊。秋日无光,长空旅雁悲叫;山林少色,草里寒虫哀鸣。野地花泣,伤心垂下头颈;参天树吼,铁石人闻伤情。王爷管家,昌图王子同到;共劝公主,节哀珍重自明。奴隶张龙,王府一块心病;多亏管家,献计除虎屠龙。昌图王子,当今外甥名重;做了王妃,合府上下光荣。听罢此言,公主如梦方醒;狼狈为奸,毒计害死张龙。恩将仇报,父王攀龙附凤;贪图富贵,媚邀宠幸绝情。一剑刺去,管家当场斃命;张龙已死,响铃岂能独生!王爷贪位,竟然嗜杀成性;公主重情,威逼利诱落空。昌图费心,空作一场美梦;公主抹颈,青锋自刎殉情。昌图王子,立时发懵放愣,连羞带怒回府;蒙古王爷,顿足捶胸发疯,害人害已告终。诗曰:

    公主岭有公主陵,陵内公主叫响铃。
    响铃公主情义重,重情人儿终殉情。
    凤凰岭上葬公主,黑山嘴下埋张龙。
    响铃悲歌世代颂,美丽传说壮岭城。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赋帝网◆辞赋网◆辞赋报◆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