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辞赋文论 >> ◆鸣于“修赋热的冷思考”/ 刘永成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国烹饪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副主席刘昌文简介
◆中赋会缪山朱熹国学馆(朱氏宗祠)征联(二) / 赋姑 编发
◆缪山朱熹国学馆(朱氏宗祠)征联荟萃(一) / 朱永红 编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28
   ○- 今日访问:4433
   ○- 本周访问:4433
   ○- 本月访问:344729
   ○- 访问总数:52486599
  双击自动滚屏  
◆鸣于“修赋热的冷思考”/ 刘永成

发表日期:2011年1月19日  出处:中国•天山  作者:◎刘永成  本页面已被访问 2810 次

鸣于“修赋热的冷思考”

省眸并感谢青山君“修赋热的冷思考”带给我们的问题与思考。

一、“冷”让我们冷静、沉静,并回头审视、检点我们已经写就的赋作品,是否制造的文字垃圾;拟写中或即将完成的赋文字,是否正在抑或还在制造文字垃圾。先前,我的辞赋师友田丁教授,多以子云翁之“诗人之赋丽以则,辞人之赋丽以淫”提点我,让我多审视、检点我的赋作品,究其“淫”作乎?“则”作焉?现在,青山君又以“是否在制造文字垃圾?”让我们审视、检点我们的赋作品。子云翁与青山君的警示语,备呈异曲同工之妙。相信对赋之今日未来,必将产生积极、深远影响。

二、我们所作的赋,是否沦入“雅、颂”的祭堂?古之“风、雅、颂”,雅、颂速朽了,盖为颂、祀而已。而“风”则依然风流酣畅于时光,并将万世。在于其自感情深处,在民间乡俚。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读来总是心旌涟漪,肺腑逸香。

三、历史论断,凡好的文学作品,备弘扬真善美,接近山水自然。庄子、荀子、李白、苏轼、范仲淹,如果不是离官冕远了点,离自然近了点,想必不会倾吐出那么自然、逸人的妙品、神品。

四、无一列外,好的文学作品,竞好在思想性、艺术性。笔者在《天山义理赋派之理念璞议》中,曾作过系统探讨、归纳、概议。枚乘《七发》,要言妙道,义理炯烁;杜牧《阿房宫赋》,警世通言,醒世恒言;东坡《赤壁赋》,山高月小,水落石出,自然语言,人前窈窕……

而现在,很多很多的新八股,千篇一律所见的是浮华词藻、晦涩文字、雕砌斧凿、堆垛芜蔓,结果恐怕是作者自己也云里雾里,朦胧不已。

笔者的《感于几、夫先生论赋文之实用》,就是、也都是反对空话、套话、垃圾话。

写好赋,没有多少捷径,只有“学海无涯苦作舟”、只有“读书破万卷”、只有真诚的向古人的好赋、好散文取经,并兼纳元曲的白描、自然,也虚心的向现代好赋、文学习。现代赋中,若试举一例,笔者个人意见认为,袁瑞良先生的《黄山赋》写的可谓好。好在他谙熟并驾驭了赋的体势,好在其赋作情景交融,寓理于景,使人每每开卷受益、掩卷思益。

笔者之拙赋、拙文,真诚交给众同仁检视。希望能有更多的点评或争鸣,指正斧正。

五、对城市征文赋所见,笔者与青山君不谋而略同。迫于催促,本人也只写了《商丘赋》。且是征文截止日1130日后的128日晚成交稿。且还为项庄剑、醉翁意:儒商、儒国之立意也。富商不是目的,儒国其为吾之虔诚愿景。按时下多见“拔萃”之城市赋类,恐怕也不会入围。但本人秉执义理,一意贯之。愿意见与探讨。

六、目前的赋热,除“遵命文学”使然,还有很多是在韵律文学中的舍难求易者踊跃。所谓韵律文学中的难,就是诗、词、曲、联皆严格要求格律,即严格要求对仗、平仄、粘对等,犹若桎梏、枷锁,虽数十上百字,作好却难乎其难。至发现了“宽松”的赋,以为好制造、易制造,就欣喜涌上,就多产、快产、高产、规模生产、批量生产。据说有的人,在一、二年内,竞写出了五、六十篇,甚至上百篇。然上乘几何?几多焉?这也是时下作者热,观者冷,当事者迷,旁观者清局面的成因其一罢。

七、文学,就是要追求不朽。不朽,是为由更多的人们共鸣、振奋、享受。不是刻意那“不朽”二字,而是执着于思想性、艺术性之“的”。

《阿房宫赋》,文赋也!《岳阳楼记》,散文也!《赤壁赋》,斯乃文赋也,亦散文乎?皆精,再取其三所长、情景与义理交融呢?必散文化倾向之好文赋矣!

随感“七发”,随笔七点。鸣于青山,期于鸣者。        (含标题字符1399)

宇宙尘

00九年正月初八于天山北麓古城春秋楼

 

:

 

◆修赋热的冷思考

发表日期:2009年1月23日  出处:独孤求败 编辑  本页面已被访问 51 次

修赋热的冷思考
罗青山

    如今,只要你打开电脑,启动搜索程序,嵌入“赋”字,各式各样的赋便会蜂拥而来,铺天盖地,令你目不暇接。前些时候,一家在全国知识界颇有影响的报纸,在全国发起了“百城赋”征文,据说应者踊跃,刊发了不少作品,第一部《百城赋》业已问世,多卷续集也在排队付梓。该报的征文是面向中等以上城市的,未“达标”的县级小城也跃跃欲试。我所在市的一个县,便大张旗鼓地通过媒体向全国征集该县的县赋。有点名堂的企事业单位同样不甘落后,竞相效仿。什么校赋、企业赋纷纷出炉。影响颇大的《新华文摘》就选登了两篇大专院校的校赋。正所谓“之乎者也”充斥报端,吟诵之声不绝于耳。赋之为文,大有席卷文坛之势。

    赋是文体名,古诗的一种类型。到汉代形成了特定的体制,讲究文采和韵节。汉赋有小赋、大赋之分。小赋多为抒情作品,大赋则用铺张手法,描写都城、宫宇、园苑和帝王奢华的生活,在当时颇为流行,达到巅峰,涌现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名篇,如司马相如的《上林赋》等等。以后或向骈文方向发展,或进一步散文化。骈文将赋注重形式的特点发展到新的高度,更讲究对仗和声律,四字六字相间,时称“四六文”。唐代韩愈发起“古文运动”,极力反对骈体文(即骈赋),提倡接近口语、表达自由的文言散文,使文体恢复到古文时代,即未受骈体束缚的时代。总之,由于赋过分拘泥于形式,片面追求词藻的华丽和工整,用字生僻,且题材偏狭,内容空泛,逐渐失去生命力而遭厌弃,日趋式微。唐宋时代虽仍有名篇佳构,如杜牧的《阿房宫赋》、苏轼的《前赤壁赋》,但散文化倾向已相当明显。宋代之后,赋便难觅其踪。

    任何一种文体都有其由盛而衰的过程,巅峰过后,就走下坡,渐次衰亡。除非它有所创新、有所超越。如唐诗宋词元曲,曾盛极一时,但后世便难以超越。那么,盛行于当今之世的赋,是否超越了前人,焕发了新的生命力?笔者因工作关系和好奇心驱使,读过一些新赋,就个人感觉来说,回答是否定的。从形式上看,它有东施效颦之概。它同样讲究文采、韵律和对仗,几乎都是四六相间成句,句中夹着“之乎者也”,但其文采就不知差了几多成色,文词艰涩生僻、半文不白,读之令人哭笑不得,从中折射出作者古文修养的欠缺。即使个别名家的作品,也因囿于题材之枯燥、要求之苛严,难有施展的余地,同样令人不敢恭维。但如果说它毫无创造,也不符合事实。它在谋篇布局上更加格式化,赋通常有的三段体变成了n段体(四至五段):一曰地理山川,二曰历史人文,三曰风云人物,四曰建设成就……大项还可分成若干子项,历史和人文可分段落写,建设成就可分为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部分;结尾别出心裁,赋通常有的讽谏之意变成了颂词。从内容上看,就更不足取。题材局限于写一地一市一单位,内容离不开为当权者歌功颂德、树碑立传、粉饰太平。什么山川秀丽、历史悠久、物产丰富、人才辈出,不一而足。尤其要大书特书的是现代建设成就,什么官员政绩卓著、经济飞速发展、文化灿烂辉煌、科研硕果累累、交通四通八达、面貌日新月异、社会和谐稳定、人民安居乐业,总之形势一片大好而不是小好,而且越来越好。难怪有人说这类赋是“新八股”。

   “新八股”能大行其道,其中必有奥秘。众所周知,“新八股”是“遵命文学”。修赋要劳民伤财,完全是政府行为,是长官意志的体现。当今之世,当权者最需要的是什么?窃以为一是政绩,二是风雅。有政绩而无风雅,会被人当作土包子;有风雅而无政绩,则会被人当作草包、银样蜡枪头。官场潜规则表明,政绩不能光干不吹;不吹,就会像沙里的金子永埋地下,像婀娜多姿的女子,藏在深闺人未识。风雅则要显摆。鲁迅笔下的孔乙已就是个样板。他老人家面对众孩童追讨茴香豆,不说“没有了没有了”,偏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矣!”就是洞悉国人的心态:能把“吗”说成“哉”,把“了”说成“矣”,把“的”说成“之”,把“啊”说成“兮”;抒发感慨先来个“噫”,发表议论先使用“夫”;把自由句写成“四六句”,把明白晓畅的口语写成诘屈聱牙的半文言,把听众、读者唬得像傻瓜一样目瞪口呆,这就叫做风雅,是有知识、有文化、有品位、有档次的体现。要实现这两个目标,沉寂多年的老古董赋就是一个最好的载体。赋讲究文采、韵节,讲究铺张写法,满纸尽是谀词艳句,可把沙漠写成绿洲,把小溪写成大江。其描写对象多为都城、宫宇、园苑和帝王的奢华生活,可谓适销对路、正合孤意。修赋的倡导者看透了权贵们的心思,果断出手,拿旧瓶装新酒,于是,现代“新八股”赋便应运而生,批量产出。

    然而,政绩是靠实打实干出来的,吹出来的政绩是水中花、镜中月,瞬间就会破灭。古人说:腹有诗书气自华。风雅是贯穿在骨子里、融化在血液中的一种气质、一种风度、一种境界,是才华、学识、修养的自然流露,是装不出来的;装出来的风雅,如同开屏的孔雀,稍一转身,便会露出其恶俗的一面。时下修赋虽然热闹,但关注度不高,影响力有限。想把千年古董打造成一张“名片”,借此树形象、传名声,是荒谬的,也是徒劳的。其结果只能是增加文字垃圾,留下历史笑柄。权贵们,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倡导者们正在偷着乐呢!

  (写于2008年12月27日)
我的博客:http://blog.cat898.com/boke.asp?gdlqs.index.html


                                     回答罗青山“修赋热的冷思考”
                                                 作者:王泽生(09-1月10日晚)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259e790100btjc.html

  昨夜读了罗君的文章,感触颇深,因为产生了学术共鸣。感想如下:
  1.媒体误导文学。从历史的经验看,
辞赋之所以绝灭,在于其已经不适应自“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的历史环境。辞赋在当代突然细胞活跃,其主要的动力是一种“不良的社会行为”作用的结果。根源还是在衙门里的官员那里,新闻机构、报纸、电视、网站等等舆论喉舌,最主要的方式在最近两年主要以“征集辞赋”的方式,而特大地兴盛,以至于盲目崇拜,跟踪成风。媒体在这个过程中,所承担的角色,几乎是不负责任的态度。譬如,《光明日报》所开辟的“百城赋”专栏,居然把辞赋当成新闻发布,那么,则可推导出一个定理——辞赋等于一个城市的背景新闻新闻的本质是说实话,城市辞赋却是篇篇赞歌唱尽,歌功颂德,树碑立传,把辞赋当成新闻的做法,大大地损毁了新闻行业的可信度。我的好友穆东海先生说过:“说话做人有底线,说的不是真话但绝不说假话是底线。做不成自己喜欢的事,但决不做恶事是底线。真话可以不说,假话一句也不能说,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则是本份。”实事求是,是新闻工作者的起码底线。城市把辞赋作为名片,导致辞赋大量出产,反过来问一下:征集辞赋的那个城市或其他场所,经济或风光究竟如何呢?想必辞赋征文的幕后是劳民伤财吧。尤其是我们共产党的官员,要有官员的良心,莫要高举什么文化的名义,搞个人政绩形象工程。这是一种变相的腐败,是糖衣炮弹。

  2.辞赋应靠近生活。罗青山说:“唐代韩愈发起古文运动,极力反对骈体文(即骈赋),提倡接近口语、表达自由的文言散文,使文体恢复到古文时代,即未受骈体束缚的时代。”这个见解是对的。文学靠近了人民大众,就是接近了生活,接近了大众所喜欢的风格(作品的题材、语言等等)。这里须重申两点:第一点,什么是辞赋理论的问题。辞赋理论绝不是简单地重复资料,把资料整理后复制粘贴到网络即可的,辞赋理论是创造出来的,成体系成建制的。第二点,什么是优秀的辞赋文学作品的问题。有的人把文辞优美,或长篇累读的城市题材的裹脚布辞赋,当成了文学美文,可悲可叹,更有甚者有些辞赋出人意料地获奖了。譬如:红网举办过的湘江赋征文,最后评选的一等奖里就有笔者知道内幕的关系辞赋。湘江赋征文最后草草收场,碑文好在“空白”——只镌刻上“湘江赋”三个大字罢事。故而之于什么类型的辞赋文学大赛,我一概不参与,城市题材的辞赋一概不写。综观文学史,文学名篇有哪个是“歌功颂德”的呢?好的文字是自然地流淌出来的情感,绝非刻意的脱离生活实际的浮夸。至于汉代的辞赋名篇,在老百姓中流传的程度,几乎等于空白。辞赋的文法——反复咏唱,造成语意上的重复与堆叠,已大大不适应现代语言阅读习惯。单纯弄什么骈文或之乎者也,本身就与“孔乙己”没什么两样。辞赋这种散文诗体裁,向两极运动演化的趋势不可逆转,一者靠拢诗歌,另者靠拢散文。辞赋如果要生存延续,就必须创新。罗青山说:“任何一种文体都有其由盛而衰的过程,巅峰过后,就走下坡,渐次衰亡。除非它有所创新、有所超越。”否则,就是拿旧瓶装新酒,换汤不换药,新赋迟早如“汉代的辞赋”一样为历史所淘汰掉。现在辞赋创作的情况特别明显——有人写赋,没有人读辞赋,也不是读不懂赋文,而是赋文根本就是一篇篇“新八股文”。“新八股”泛滥起来了!罗青山说:“新八股是遵命文学。修赋要劳民伤财,完全是政府行为,是长官意志的体现。政绩是靠实打实干出来的,吹出来的政绩是水中花、镜中月,瞬间就会破灭。”现代“新八股”赋,不但批量产出,而且把明白晓畅的口语嫁接成诘屈聱牙的“半文言”,以示风雅。例如:罗青山同志形容道——把“吗”说成“哉”;把“了”说成“矣”;把“的”说成“之”;把“啊”说成“兮”;抒发感慨先来个“噫”;发表议论先使用“夫”。把自由句写成“四六句”的办法,是写不出好的辞赋来的,即便无论如何地推敲炼字,作者们把字炼得像傻瓜一样目瞪口呆,修赋者阿谀谄媚于权贵。修赋的操纵者把辞赋由创作升级为制造,风雅可谓伪装到了极致,如同开屏的孔雀,转身于官场,恶俗于网络。因为目前搞辞赋“吃香”的人,是处于官场中的小资分子,利用其一官半职,或社会上有头脸的人物,勾结当权派,两者无非意在攫取润笔费而已。在官场中的末路分子,也紧锣密鼓,社会上清贫的一族更是积极迎合好事者的胃口,积极经营这种写不出好文字的“社会关系”。陷入进去,从此文笔失去良知,再也难于拔出来。            

  3.“城市地图”问题严重。程奎说过:“城市赋最好不要成为地图的文字版,也最好不要成为城市的编年史,那样的话,恐怕几万个字也不能完全达意。而应是抓住一个城市最经典的东西来歌颂,这样也许更能打动人。”罗青山说:“在谋篇布局上更加格式化,赋通常有的三段体变成了n段体(四至五段):一曰地理山川,二曰历史人文,三曰风云人物,四曰建设成就……大项还可分成若干子项,历史和人文可分段落写,建设成就可分为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部分;结尾别出心裁,赋通常有的讽谏之意变成了颂词。”笔者之所以不写城市辞赋,因为写了也是罗列一些资料,把历史资料换一种语言说出来,因此,写与不写没多大区别。当下城市辞赋创作出现了公式化风气,这是典型的“新八股”。罗青山说:“风雅是贯穿在骨子里、融化在血液中的一种气质、一种风度、一种境界,是才华、学识、修养的自然流露。”把城市辞赋演变为一不城市方志的创作趋向,很危险,当戒!文革出现过样板戏,样板戏曾遭受历史的批判,现在城市辞赋牵头把辞赋作成样板戏,是要遭受到后人的批判与指责的。有人说,辞赋是特殊的商品,在现代社会里,而我却认为此论调是错误的。辞赋是文学,辞赋文学是精神领域的创造,不等同于物质财富,物质财富可以度量,而精神财富有时候是无法衡量其价值的。比如,杜牧的《阿房宫赋》、苏轼的《前赤壁赋》,你就能说其价值多少两黄金珠宝么?文学审美的社会效益,有时候是千古流传,是不朽的。相反,那些“城市地图”版的辞赋,只能昙花一现而已!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