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事赋集Ⅰ >> 赵厚庆赋集/中赋会员·常务理事/驻站作家/中赋报特邀顾问 >> ◆新赋写作偶得 / 赵厚庆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31
   ○- 今日访问:1118
   ○- 本周访问:59220
   ○- 本月访问:336068
   ○- 访问总数:54485747
  双击自动滚屏  
◆新赋写作偶得 / 赵厚庆

发表日期:2010年6月4日  出处:中华辞赋网 雷池貔貅 审辑  作者:赵厚庆  本页面已被访问 3032 次

赋是介于诗文之间的一种文体。换言之,赋是颇为自由的诗,极具诗意的文。

旧瓶装新酒,似乎可以用来类比新赋。但是,酒可换,瓶子也可以由圆变方,由小容量变为大容量。不过,无论如何变,瓶子终归是瓶子,总不能把它变成口袋;同理,赋终归是赋,不能把它变成别的文体。由此看来,所谓新赋,就是在保持赋的基本体势、基本功能的前提下,将其改装,从而注入新内容的文学体裁。 

时代新、生活新、气象新、读者新,正是我们要坚持写好新赋的理由。

在新赋的写作中,我有以下体会:

一、不能无古,不能复古

有木必有其本,有流必有其源。“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发展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继承是为了更好地发展而继承。

文学创作不乏其例。《长亭送别》多处化用了前人的诗词。例如【脱布衫】中的“下西风黄叶纷飞,染寒烟衰草凄迷”,就化用《九歌·湘夫人》“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和秦观《满庭芳》“天粘衰草”之意。【幺篇】中的“清减了小腰围”,深得柳永《蝶恋花》“衣带渐宽终不悔”之妙。【耍孩儿】中的“比司马青衫更湿”,与白居易《琵琶行》的末尾异曲而同工。【收尾】中的“遍人间烦恼填胸臆,量这些大小车儿如何载得起”,则套用了李清照《武陵春》词中“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的语意。

在中华民族处于危亡的关头,毛泽东致书杨虎城:“重关百二,谁云秦塞无人;故国三千,惨矣燕云在望。”很明显,他是因事而论,为时而作,从蒲松龄的“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自勉联中翻出了新意。

我在想,为什么将葱祘的苗子割掉之后,它们还要发出新苗呢?这是因为有种子的支撑,同时也说明了事物的发展是不可抗拒的。为什么种子与苗子形态有别呢?这正好说明了“长江后浪推前浪”、“雏凤清于老凤声”,新事物必有新的形态、新的内容。为什么葱祘苗也有浓浓葱祘种的味道呢?这是因为苗与种之间有割不断的联系。新赋与(尤以汉赋为代表)之间的关系就有点类似种与苗的关系。在新赋的写作中,我们可以大量地吸取古代优秀文言文的营养。比如说,在恰当的地方衬以“兮”字,并不意味着我们在复古了。用上它,确实能够舒缓节奏,加强语气,抒发感情。比起“啊”、“呀”之类来,要高雅得多。又比如说,古赋多四六骈句,而新赋中,用上一些三言、五言、七言偶句或排比又未尝不可。宋代苏轼的《前赤壁赋》,即使今天读起来也是明白晓畅,你能说是汉赋中某作品的翻版么?绝对不是。可见,赋体发展到他那个时代,总有人写成与其时代相应的新赋。总之,“赋”要有赋的历史积淀,“新”要有新的内容。推而广之,传承国学经典,弘扬中华文化,可以化用,不必套用,更不应该返祖复用。否则,就像葱祘那样有种无苗,当今为文的世界又还原为文言文世界了。基于化用这一思想,新赋应该而且可以成为体现中华文化精华最有效、最鲜明的文体之一。

二、不能太实,不能太虚

王勃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较之北朝庾信《马射赋》的“落花与芝盖齐飞,杨柳共春旗一色优美动人得多,脱胎之言反而成了千古流传的佳句。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意翻空而易奇,言征实而难巧”刘勰:《文心雕龙·神思》)诗过于究实而略显小气和俗气,王文则因虚实结合而尽显大气与空灵。

本来,真实是文学艺术的生命,虚实结合是文学艺术的重要特征。小麦、红薯,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面粉、淀粉,虽然看得见摸得着,但经过加工之后,我们不知道它们具体来自于哪一支麦穗,哪一条红薯。不知道,并不等于怀疑它们的真实性。小麦、红薯就相当于文学创作中的原材料,面粉、淀粉就相当于文学创作中加工过的材料。二者当中,加工材料正是虚实结合的精品。我们在处理原材料与加工材料的关系时,要有一个度。否则就会变成非驴非马的东西,什么都不像。太实则俗,太虚则空。其俗在骨,高雅安附?空洞无物,个性何显?“挑上50斤,我能跑得飞快”——谁稀罕?“420斤也许挑得起”——吹牛吧?“千斤重担我敢挑”——不错,有勇气!为什么最后一句话会得到人们的赞赏?因为“千斤”看来是实写,其实是虚写。唐代杜牧的《阿房宫赋》有这样的描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你看,“五步”、“十步”,数得多清楚呀。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吗?非也。作者极尽铺陈渲染之能事,是为了突出楼阁之多、相间之密而采用的虚实结合的艺术手法,这充分体现了赋体的特色

三、重视骨架,突出血肉

文章的骨架逻辑,文章的血肉形象徒有骨架,面目可憎;血肉无倚,体态难存。任何成功的文学作品,都是逻辑与形象浑然相融的统一。有的新赋,论骨架,骨架不牢;论形象,形象不丰满。一说到地方风貌,左一个“人杰地灵”,右一个“地灵人杰”,似乎就没有别的可以形容了。这不仅仅属于语言表达问题,而且从中也看得出未能认真处理好逻辑与形象的关系。著名剧作家魏明伦应中共自贡市委统战部特邀撰写了碑文《风雨同舟记》。全文以“仿作之舟、联想之舟、风雨同舟”三个角度确立了骨架。然后,作者环顾大千世界,纵览历史长河,通过真切的幻想、广阔的联想、奇特的想象、深刻的感想,把山岩林草写得涌动有声,石舫“昂龙头乘长风启航东进”的背景因幻想而显得特别美妙。想象中的千帆百舸,荡于水间,奔于路上,翔于空中,水天一体,竞渡争流,实实在在地令人感到美不胜收。该文正是以坚实之骨架、丰满之血肉突出了主题,其艺术魅力使得一个个读者乖乖地成了他这篇新赋的俘虏。

拙作《舞赋》在构思过程中,最初心里是一团乱麻。对舞蹈感受得多,并不等于就认识得清,认识深。刘勰道出了为文的真谛。他说:“故思理为妙,神与物游,神居胸臆,而志气统其关键:物沿耳目,而辞令管其枢机。”(《文心雕龙·神思》)事实的确如此,笔者从“寂然凝虑,到悄焉动容抓住舞之久、舞之美、舞之巧、舞之乐、舞之健、舞之丰等几大要点,分别展开,铺陈描绘,终于一气呵成。

作者简介:

赵厚庆,男,汉族,生于1949 年 8 月20日,重庆永川人,中学研究员。现为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任永川来苏中学党支部书记兼校长、永川区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专职督学。2009年8月退休。

通信地址:重庆市永川区教育委员会 / 电话号码:13883882862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