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辞赋文论 >> ◆赋论一 / 黄田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中赋会常务主席博士何智斌教授简历更新
◆赋豪刘昌文:千秋彭祖赋
◆赋帝潘承祥:潘氏荥阳派两恶狼互殴记
◆赋缘李明轩:辞赋家赋帝潘承祥赋
◆赋帝潘承祥:代潘氏荥阳派讨伐咸阳派檄文
◆赋帝潘承祥:讨伐潘氏神棍潘政昌檄文
◆赋帝潘承祥:哀潘氏龌龊赋(并序)
◆赋帝潘承祥:女神潘金莲赋
◆赋帝潘承祥:中华潘氏总谱赋
◆赋帝潘承祥:潘氏檄三文痞歌
◆赋帝潘承祥:潘江列传(并祭)
◆赋帝潘承祥:潘尼列传(并评)
◆赋帝潘承祥:潘安列传(并祭)
◆赋帝潘承祥:清明祭扫与坟獾惊掘潘氏祖茔杂记
◆赋帝潘承祥:先府君潘公名杰暨列祖列宗追念辞
◆赋帝潘承祥:先君子潘公名杰世系考
◆赋帝潘承祥:山东临沂五湖潘氏族谱序
◆赋帝潘承祥:太湖潘氏颁谱庆典辞
◆赋帝潘承祥:安徽潘氏团拜会序
◆赋帝潘承祥:潘氏历朝代表人物颂
◆赋帝潘承祥;告八百万潘氏族人书
◆赋帝潘承祥:荥阳反派穷凶极恶画像叙略
◆赋帝潘承祥:季孙公“荥阳侯”与“荥阳墓”造假辨说
◆赋帝潘承祥:咸阳正派“出书、清网、立碑”三部曲解说
◆赋帝潘承祥:建立咸阳潘氏祖源地纪念碑捐款倡议书
◆赋帝潘承祥:祭拜潘姓始祖荀公季孙帝君神位文
◆赋帝潘承祥:中华潘氏祖源地咸阳纪念碑揄扬辞
◆赋帝潘承祥:中华潘姓始祖荀公季孙帝君颂
◆赋帝潘承祥:中华潘氏祖源地咸阳纪念碑赞
◆赋帝潘承祥:咸阳潘氏祖源地纪念碑建立说
◆赋帝潘承祥:潘荀公得姓地理坐标说
◆赋帝潘承祥:潘氏得姓于咸阳始末考
◆赋帝潘承祥:咸阳潘水阐说
◆赋帝潘承祥:潘字解析说
◆赋帝潘承祥:潘荀公季孙帝君本纪(1/2/3/4/5/6)
◆赋帝潘承祥:潘姓简介
◆赋帝潘承祥谈:潘氏门派扫描及混斗实录
◆赋帝潘承祥谈:潘氏派系现状叙略
◆赋帝潘承祥谈当代潘氏十大名人之五:潘基文
◆赋帝潘承祥谈当代潘氏十大名人之四:潘望生
◆赋帝潘承祥谈当代潘氏十大名人之三:潘成忠
◆赋帝潘承祥谈当代潘氏十大名人之二:潘可权
◆赋帝潘承祥谈当代潘氏十大名人之一:潘国相
◆赋帝潘承祥谈潘源节:以伪祖统闽潘,各支派不服析说
◆赋帝潘承祥谈潘源节:伪闽祖潘源节,其身份造假辩说
◆中赋会副主席、大文豪、著名辞赋家冷为峰先生作品更新[一]
◆张清儒碑赋14篇(图) / 赋吟 (2020年以前)
◆【毛泽东像章赋】◎赋魂黄少平 撰文 / 赋帝审辑
◆【查海遗址赋/海州桥记/墨西哥记游/金盾礼赞/海州赋/融源细河铭/】◎赋阜张铁钧 撰文
◆【丝路颂(并书)】◎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94
   ○- 今日访问:19409
   ○- 本周访问:38369
   ○- 本月访问:427010
   ○- 访问总数:69989446
  双击自动滚屏  
◆赋论一 / 黄田

发表日期:2010年12月25日  出处:中华辞赋网 雷池貔貅 审编  作者:美国·纽约·黃田  本页面已被访问 3938 次

    赋﹐乃古典文学體裁﹐其貌谓美﹐艳而夺目;其源也远﹐ 溯追千年;其质乃鸿﹐兼盖诗文:故堪称文典至尊﹐风及荒要。然自唐宋以下﹐随诗词发展繁荣之势﹐赋体渐颓﹐并最终走下古典文学圣坛﹐直至近代﹐鲜闻赋辞之文采。可怜千年瑰宝﹐庶几沉入沙泥。 眼下商市飙劲﹐古风虚渺。却俗辞時出﹐若偏爱巴人;赋律不谙﹐当无知白雪。沽一味之腥﹐钓八方之誉。嗟乎! 悲哉! 可见为赋者﹐正名於渾濁﹐濯污於淤泥﹐唯此唯大矣。

    何谓賦者?赋者为何?賦之為義﹐始於<詩經>六義﹕比﹐賦﹐興﹐風﹐雅﹐頌。其二曰賦﹐其義謂藝。賦藝為鋪﹐乃采諷扬文﹐體物寫志﹐故古人曰﹕賦者﹐古詩之流。此一也。古人觸景起興﹐登高抒情﹐不歌而誦謂之賦﹐此高士大夫之雅為﹐以恥別於農夫掮賈之傳謠﹐此二也。賦之孕萌, 托物而情, 四字為韵 ﹐ 也隱約可尋﹕“泛泛揚舟﹐載沉載浮。 即見君子﹐我心則休”“百川沸騰 ﹐山冢崒崩﹐ 高岸為谷﹐深谷為陵”“昔我往矣﹐楊柳依依。 今我來思﹐雨雪霏霏”“春日遲遲﹐卉木萋萋。倉庚喈喈﹐采蘩祁祁 ”“鳶飛戾天﹐魚躍於淵”“嵩高維岳﹐ 峻極於天”“滔滔江漢﹐南國之紀”“如臨深淵 ﹐如履薄冰 ”“鳳凰鳴矣﹐於彼高崗﹐梧桐生矣﹐於彼朝陽 …”如此陈字按节, 已初见四字为句; 揣律侔色, 又略扬辞藻之韵。 然覽閱诗篇三百,虽道原圣徵,经宗纬正﹐然多为採歌輯風﹐句式上古,且用词质朴, 无华少彩,相悖於賦體 ﹐本文概不以赘述。

    賦之為名﹐蓋始于荀子<賦篇>﹐臣問君答﹐喻禮﹐知﹐雲﹐蠶﹐箴於隱語。“天地易位, 四时易乡。列星殒坠,旦暮晦盲。 幽暗登昭,日月下藏。公正无私 ,见谓从横。 志爱公利,重楼疏堂。無私罪人﹐敬革貳兵。道德純備﹐讒口將將。 仁人絀約﹐敖暴擅強。 天下幽險﹐恐失世英。 螭龍为堰蜓﹐鸱枭为凤凰。 昭昭乎其知之明也, 郁郁乎其遇时之不详也。拂乎欲礼之大行也,暗乎天下之晦盲也。 皓天不复,忧无疆也。千岁必反,古之常也 …”如此等等,其陳辭也微﹐其用韻也延,短句長式,相交互替,且不乏浅色淡墨, 犹润其约简。 此可谓赋初之初也 。

    春秋之季,战国之时,天子势微,周礼崩溃。七雄五霸, 盟伯称王; 公侯大夫, 革政求术。 诸子顺应而出道,纷传经世强国之说,故而有百家之争鸣; 辨士随之以周游,竞标纵横权谋之策, 因此有朝卑而暮尊。 如此等等, 已不为鲜矣。 孔孟尚禮﹐源仁義為本﹔老莊悟道﹐窺宇宙之元。 公孫韓非謀其法﹐孫吳二子談其兵。 陰陽於萬物﹐風化於經綸﹐一舌之詭辯﹐千里而決勝。             

    荀子劝学曾以“不登高山,不知山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 积土成山, 风雨兴焉; 积水成渊,蛟龙生焉” 来喻其为学之难,又以“青,取于兰而青于藍;冰,水为之而寒于水” 而勉其功在不舍。老子悟宇宙原道而有“無,名天地之始; 有,名万物之母”之经训。 河伯凌波北海, 观“天下之水, 莫大于海:万川归之,不知何时此而不盈; 尾闾泄之, 不知何时已而不虚”﹐乃知河川之藐小﹐而望洋兴叹。 海若喻“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 拘于虚也; 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 笃于时也” 而譬天地阴阳与山丘石木之别。 韩非竭诚劝君:“与死人同病者,不可生也;与亡国同事者,不可存也”然孤愤不遇,悲时命舛。孟子答粱王“力足以举百钧, 而不足以举一羽; 明足以察秋毫之末, 而不见舆薪”讽其心有不致而非力不能矣。 子产病疾遗训:“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鲜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玩之, 则多死焉”﹐夫子称其为政, 宽猛也善﹔闻其为贤﹐先逝也悲。

    召公进言,以“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 宣之以言”为警诫;仲尼劝善, 有“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之名言; 孙子论战, 得“知彼知己, 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之精典;秦惠王對苏秦以“毛羽不丰满者,不可以高飞;文章不成者,不可以誅罰﹔政教不順者﹐不可以煩大臣”相應其連橫。

    总观诸子百家之文,纵横权辩之术:用字亦少鑿刻﹐ 列句且多鋪素。 若無心於態韡姿瑰﹐而著意於體健骨棱。然旨深意微﹐泠泠乎如丛林清泉, 幽邃迥长;脣鋒舌厲,浩浩乎若海啸排浪,吞岸没陵。 幾字之略,能光射星宿﹐長虹貫日﹔数句之长, 可摧枯拉朽﹐力拔城池。且语句成对,节奏相应。 擇词属句,曲不離物﹔成段立文﹐意不偏宗。  其約簡也精煉﹐有不雕之美;其神采也飛揚﹐见铺排之势 。仅此已初具赋辞句式之貌, 骈体偶联之勢。

    周世之季,王室益衰。挥剑中原,西秦顷天下之势;负隅荆襄,南楚多宫辞之歌。屈子离骚湘沅﹐餐风宿露。 问天不应,為国难之忧﹔渔父叹逝﹐怀背乡之苦。愁滿山澤﹐沉吟九歌﹕“與女游兮九河﹐沖風起兮橫波… 波滔滔兮來迎﹐魚鄰鄰兮媵子” 水悠悠兮愁不盡﹐子之怨兮與誰讎。

    悲荊楚之危殆﹐如人生之朝露﹐乃有“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忽馳騖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老冉冉其將至兮 ﹐恐修名之不立”之哀嘆﹔離鄉漂泊﹐思歸無期﹐而訴“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苟余情其信姱以練兮﹐長顑頜亦何妨”“望北山而流涕兮﹐ 臨流水而太息”之怨﹔高風耿介﹐奮袂揚舟﹐故屈子詠“后皇嘉樹﹐桔徠服兮﹔受命不遷﹐生南國兮!  深固難徙﹐更壹志兮﹔綠葉素榮﹐紛其可喜兮”之頌。

    宋玉抒悲秋之感,续九辩之鸣,以风而成赋,为子而招魂。“悲哉!  秋之為氣也!  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 憭栗兮﹐若在遠行。登山臨水兮﹐送將歸。”若此秋風起兮落葉﹐憑高極目兮送子。其沁悲於蕭瑟﹐其托心於秋風﹐寥寥數句﹐已情不自禁﹐美不勝收矣。 而“悲憂窮戚兮獨處廊﹐有美一人兮心不繹。 去鄉離家兮徠遠客﹐超逍遙兮今焉薄,”雖傾憫懷逐子之怨﹐卻已吟七言詩語之韻。 

    楚怀有高唐之梦, 襄王恋神女之情。“濞洶洶其無聲兮﹐潰淡淡而並入。 滂洋洋而四施兮﹐蓊湛湛而弗止…巨石溺溺之瀺潏兮﹐飛沫潼潼而高厲﹔水澹澹而盤紆兮﹐ 洪波淫淫之溶裔…上至觀側﹐地蓋底平﹐箕踵蔓衍﹐芳草羅生﹐秋蘭芷蕙﹐將離載菁﹐青莖射干﹐揭車包並”﹐則乃入巫山之雲﹐沐高唐之雨﹐臨大江之波﹐ 攬岸陵之翠。 如詩如畫﹐如夢如醉也。 雲夢之游﹐玉夢神女﹐驚其仙姿﹐恍惚有悟﹕“其始來也﹐耀乎若白日初出照屋梁﹔其少進也﹐皎乎若明月舒其光。 須臾之間﹐美貌橫生﹕ 曄兮如華﹐溫乎如瑩。五色並馳﹐不可殫形。詳而視之﹐度人目精。其盛飾也﹐則羅紈綺績盛文章﹐極服妙採照四方… 夫何神女之姣麗兮﹐含陰陽之渥飾。 披華藻之可好兮﹐若翡翠之奮翼。 其象無數﹐其美無極﹔毛嬙鄣袂﹐不足程式﹐西施掩面﹐比之無色… 動霧以徐步兮﹐拂聲之姍姍。 望余帷而延視兮﹐若流波之將爛。 奮長袖以正衽兮﹐立躑躅而不安”嗟乎!  巫山神女﹐入玉之笔。 其姿也艳﹐卻端莊嫻淑﹔其質也麗﹐且天然脫俗﹕從容飄逸﹐而不可褻玩焉。 

    夫靈均離情﹐而楚辭興焉﹕其歌也揚﹐百禽嚶嚶﹔其語也哀﹐若衹戚戚。御螭舞鸞﹐浪漫遐想﹐美人香草﹐抒情傷心﹕鐘騷體之律而孕近詩之韻焉。宋玉失意﹐而賦風始焉﹕毛施失冶之姱﹐長河裂岸之怒﹐千百成峰之奇﹐羽獵雲旆之壯。 嬝嬝婷婷﹐飄飄灑灑﹐誇張磅礡﹐文飛句揚﹕振騷體之珮而初揚大賦之體焉。 雙聲與疊韻聯磬﹐比興與排鋪相佐。 且五七錯落﹐四六參差﹐重字泠泠﹐小詞比比﹐如此等等﹐不賦何焉?  故曰屈辭耀明月之光﹐其此也奇誕﹔玉賦映彩云之爛﹐其彼也紛彩。 楚辭則吟誦也隨情﹐但用字也參差﹔賦篇則句式也多變﹐可格式也難尋。然屈子拓賦騷之宇﹐宋玉摛賦騷之勢﹐自是無可非議。 可謂賦律辭韻﹐自此始也。

    四時迭運﹐世代更替﹐陰陽二極﹐五行位易。 於是有赤帝斬蛇﹐火漢生焉。 自江山劉氏﹐定都長安﹐諸子書冊﹐殘存猶在﹐而辯士彈舌﹐無從用焉。且大漢泱泱﹐國力日強。 揚天威於蠻僻﹐頌愛騷之君王。 於是上至公卿大夫﹐下至文人雅士﹐紛爭效楚辭之騷﹐假玉賦之體﹐御縱橫之能﹐揚經詩之藝﹐歌功誦德﹐吟宮唱館﹐漢賦由之興焉。

    七發菟園﹐傳荀篇之續響﹔吊屈哀鴞﹐繞楚辭之余音。 長門之怨﹐千金為賦﹐故怨而不悲﹔召隱之憂﹐春草萋萋﹐乃憂其不歸。 叔皮北征之悲愴﹐伯喈述行以憤鬱﹐雖間世百載﹐而騷韻一焉。大人凌雲﹐羽獵甘泉﹐固之二都﹐衡之雙京﹕覽群山之峻極﹐府川澤之廣袤﹐瞰殿宇之巍峨﹐探闈闥之邃洞。 飛羽揚旌﹐疾矢連罘﹐百獸千禽﹐血染狂奔。 嗟乎!  此君王之臨幸﹐而萬里卑微﹔ 高唐之遺韻﹐而大賦壯哉矣!  至於江南洞簫﹐終南長笛﹐窮變於聲貌, 不遇而長鳴。武仲論舞﹐俗風雅興﹐而不嫌其鄭衛﹔正平賦鸚﹐鬱悶失神﹐卻偏諷其剪羽。 如此等等﹐不就一一而論。

    然總觀漢賦之體﹐初乘風騷﹐繼興大賦﹐ 弘博不拘 ﹐賦騷相滲﹐落英繽紛﹐四百余年。其氣勢也﹐則铺張飛扬﹐浩蕩磅礴﹐ 鋪天蓋地﹐呼風喚雨﹐洋洋洒灑﹐而不可收焉。其遣文也﹐則雍容華貴﹐措辭盡妍﹐重音相聯﹐復韻互響﹐燦若彩 雲追月﹐爛如綠葉繁花。 如此騁詞馳藻﹐孰能及焉﹖其句式也﹐則四六入主﹐五七襯輔﹐三言振玉﹐八九時罄。 按韻則多彩﹐散言也參間﹐且偶對典雅﹐整齊艷麗﹐如此排句列式﹐乃揚波而蕩激後世焉。  

    然漢賦之大﹐且排鋪之廣﹔精彫細刻﹐又奢誇侈張﹔綿綿無絕﹐而延宕不盡也。 若辭藻堆砌﹐澀字山積﹐則艱隱鮮聞 ﹐晦澀難識﹔若偏為君賦﹐則覽者寡也﹔若為文造情﹐因章立意﹐詠之則感而不切﹐思之則若有所失。 若始而無覺﹐則差起毫厘﹔若終而不悟﹐ 則漸行漸遠﹐乃至宏偉其表﹐喪精其裏也。 可謂繁華損枝﹐膏腴傷骨矣。

    漢炎即息﹐大賦如斯。曹魏先辟﹐而建安風起﹔兩晉相繼﹐則賦韻漸易。 宋齊粱陳﹐迭代更替。 南北對峙﹐動蕩不已。 且宗道飄渺﹐儒學漸微﹐二百余載﹐於是乎情賦盛焉。其遣詞也多情﹐屬文且寄志﹐色彩斑斕﹐萬物入賦﹐玲玲上口﹐其韻不禁。 
            
    荊襄勁秋﹐登樓四望﹐極目川原﹐久懷不覺。羈旅流寓﹐多楚奏越吟之聲﹔抑鬱不遇﹐畏匏瓜井渫之遺。 當下隨性鋪敘﹐逐情比興。 於是有當陽之歌﹐余音繞梁﹐千載不絕。即性而賦情﹐托物以言志﹐仲宣之流湧其前﹐子建之騷凌其後。 昔者楚懷期巫山之約﹐今者陳王有洛水之遇。“翩若驚鴻﹐飄乎若神﹐凌波微步﹐羅襪生塵。 若太陽升朝霞﹐若芙 蓉出綠波﹐若輕霧之蔽月﹐若流風之回雪”寥寥數語﹐盡驚艷之美﹔零零幾字﹐展仙姿之豐。 然“恨神人之道殊﹐怨盛年之莫當。 悼良會之永絕﹐哀一逝而異鄉。 無微情以效愛﹐獻江南之明璫。 雖潛處於太陰﹐長寄心於君王” 嗟乎﹗天上人間也﹗愛而不可﹐去之不能﹐萬般無奈﹐刻骨銘心。 若陳王有宓妃之懷﹐此亦不為過也。 

    風凌建安﹐玄繞竹林。 日月之精﹐天地之醇﹐峻岳之梧﹐嵇康為琴。 長賦清雅﹐宮羽飛沉。 一旦顧視日影﹐絕響終乎廣陵。 向秀迫而出仕﹐駕臨子之故居﹐忽聞笛之慷慨﹐妙聲逝而復尋。遂乃思舊而賦。 闊鋪小敘﹐漫調短引﹐悲從衷來﹐若一韻之吟。  

    若乃登岸臨川﹐逝者如斯。天水西來﹐九曲東赴。連五湖以漭沆﹐彙三江而肆浡。噴沫相激﹐飛瀑直落。驚濤裂石﹐盤渦轉谷。如此浩浩蕩蕩﹐景純以之入賦﹐何其壯矣!  至於凌岩觀海﹐萬里無際。或龍鯨潛躍, 雲水騰翻﹐碧波瀲灩﹐吐納百川。 或駭浪浮天﹐襄陵震岸﹐山岳隱形﹐浺瀜渺瀚。如彼神思若海﹐玄虛即興為誦﹐又何其闊哉﹗臨江嘆賦﹐與海長嘯﹐其鋪張也多情﹐其陽厲也傳神﹐且羅列不贅﹐排比生動。 如此大筆賦水﹐實鮮聞矣。

    西晉之初﹐安仁出西。踐跡而追溯﹐遇物而反思。論典為鑒﹐感身世之憂患﹔述史抒懷﹐勉自強而不息。 於是情不自禁﹐為賦西征。 南梁之季﹐子山使北。 哭金陵之瓦解﹐悲中興而道泯。喻古人之奔命﹐嘆思歸而不能。於是慟而涕下﹐哀乎江南。 此二賦五千余言﹐無節而不用典﹔洋洋大觀﹐無句而不引文。 且章啟鐘鳴﹐語出罄響。 前人後者﹐無可逾也。
 
    名門之後﹐陸才如海。 說文論賦﹐推陳出新。 且體物亮麗﹐列辭工整﹐用韻揚抑﹐章句對稱。可謂“觀古今於須臾﹐撫四海於一瞬﹐籠天地於形內﹐挫萬物於筆端”﹐百年一人也。

    昔論肥水之戰,今有謝家之樹。梁王置宴於雪夜﹐眄千山俱白﹐及萬頃一色﹐不禁為雪而賦焉。陳王喪友以疚懷﹐望素月流光﹐而感慨動心﹐故指月而歌焉。吟雪則千姿百態﹐浩然冰心﹔詠月則銀暉萬物﹐警闕示盈。 如此雪月之賦﹐精雕而不失其自然﹐典雅而透其清秀。 如彼情物之章﹐交融沁心﹐孰能及也﹖

    天下之富﹐莫非揚州﹔九土之商﹐聚於廣陵。然兵家之爭﹐幾度瓜破豆分。登城遠目﹐不勝感慨﹐遂賦為蕪城。清麗俊逸﹐為歌吹沸天之盛﹔烘托遒勁﹐哀熏歇燼滅之頹。如此惟悲惟美﹐鮑君不可多得矣。

    江郎才盡於此﹐風流於彼。若乃銷落凐沒﹐春草秋風﹐為怨難盛﹐引恨吞聲﹔至夫沉彩日落﹐飛光月升﹐暫游萬里﹐黯然銷魂。 嗚呼﹗別為心傷﹐恨生情緣﹐吟詞雋秀﹐逐情引典﹐細膩綺麗﹐度曲自然。
            
    十年慘淡﹐三都無聞﹐皇甫為序﹐紙貴洛城。摛言十千﹐浩浩乎與班衡競勢﹔錦繡一筆﹐洋洋乎與馬楊併麗。騁其揚厲然少其堆砌﹐盡極羅列而物其屬實。如此讚京頌都﹐魏晉以降几無。

    歸去來兮﹗息交以絕游。 或舒嘯於東皋﹐或吟詩於清流。其運辭輕快﹐吐字委婉﹐音調和偕﹐韻似谿泉。若非申志於字裡行間﹐有懷而琅琅上口﹐胡將陶公而揚傳﹖

    敘意於張鋪﹐抒懷於揚厲﹐賦之易轍也﹔出典以層彩﹐引文以冰青﹐賦之獨秀也﹔排句於連偶﹐抑揚而調韻﹐賦之旋律也﹔淡妝或濃抹﹐清新且自然﹐賦之姱姿也。 情因賦而驚俗﹐賦因情而傳世。集千載之精華﹐沁墳典之瓊液。若譬東嶽仰止﹐不可攀矣。 魏晉六朝﹐辭賦飛揚。奪目眩彩﹐耀人燦光。 舊代新輩﹐前波後浪﹐層出不盡﹐奔流無擋。 然致美則難妝﹐致精則難釋。肆配就偶﹐章段冗而旨晦﹔堆藻砌詞﹐語句華而實虛。南朝季暮﹐嘆如之何﹖至於唐賦及其律赋由多律而困﹐宋賦极其散赋因無律而散,将另题别论,本文將不再述。

    總而言之﹐文之為賦﹐有規可依﹐有律必行。類體勢也﹐大賦则文必极艷﹐句必极丽﹐竭全文之藻﹐穷康典之辞﹐以磅礴之态势﹐ 尽排铺之扬厉; 骚賦则凄吟于臆﹐揚歌于心, 浪漫瀟灑﹐纏綿深情﹐如自然之泉涌﹐承楚辞之风韵;论情賦,则句成工整﹐语出精妍,平仄揚抑﹐音节驰缓,文典互輔﹐四六偶聯﹐詠若絲竹齊奏﹐思則余韻延綿。以之倫分﹐非此莫賦也。

    論採辭也﹐則出句錘煉﹐言辭典雅﹐ 揚抑妍麗﹐平仄偶錯﹐情則窮象以寫物﹐ 辭則竭力而追神。 始無一言之糙語﹐畢不半節之粗韻。 且章無不用典﹐句無不引文。 若遺辭平淡﹐文典無尋﹐則僅為敗賦﹔若俗曲庸引﹐灑灑不絕﹔粗辭糙句﹐侈綴遂多﹐且節奏雜亂﹐句失工整﹐音容不規﹐意群無韻﹐則百般諒難忍顧。
  
    觀其句式也﹐則詩賦有別﹐小詞入句﹐之乎而於﹐此賦之特區。 已知詩賦歸宗于周詩﹐同源于楚辭﹐遂分谿並流﹐節奏迥異。 古詩新律﹐以五﹐七言成句﹐獨具一格﹔賦體駢辭﹐以四﹑六字為主﹐擴及其它。 以賦句入詩﹐詠若钟鼓爰居之惑﹔以詩句入賦﹐吟有輪軒黃鶴之感。故毛施金冑﹐贲获霓裳 ﹐詩句綴多﹐賦之大忌也。 此乃源出一泉﹐然後涇渭分明之談。

丁亥孟秋撰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天涯蜀人
发表人邮件:huangof@yahoo.com发表时间:2010/8/21 13:19:00
承蒙雷池龍君尊賜函相邀﹐黃田萬分感謝不盡。此次群公咸集﹐諸彥薈萃於名城長治﹐可謂辭賦文化之盛事。若能前往拜會群英﹐在下將激動不已﹐焉有推辭之心。只是大會在即﹐在下已試圖安排此行﹐最終猶未能也﹐無奈之際﹐祇得揮毫“群英薈萃”致以祝賀。六月之初﹐在下曾赴四川閬中古城國際書法聯展之約﹐特為之創作<古閬苑賦>千四百余字﹐並手書寸字小楷長卷十五余尺。七月中旬剛返紐約﹐即奔命於俗事之絆﹐應付於家務之積。不知雷池龍君尊可能體會在下之心苦。若是再有如此蘭亭之約﹐懇請及早相告﹐在下將從容籌劃﹐屆時定乘雲帆而奔赴不誤。
发表人:天涯蜀人
发表人邮件:huangof@yahoo.com发表时间:2010/8/19 11:00:00
天涯蜀人即在下黃田是也。感謝謝雷池貔貅君之勉勵。<賦論二>尚在耽思傍訊之中。至於誤字﹐則“俯”是而“府”非。多謝君尊細讀精閱﹐並懇望今後繼續不吝賜教。孤芳自賞於西域﹐百花爭艷於中土﹐感慨良多﹗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赋帝网◆潘承祥在线◆辞赋报◆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9840065200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孤子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新备案号:皖ICP备2021004709 备案时间:2021.4.9.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