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剽窃举报 >> ▲中赋主席潘承祥《太行山高峰论坛讲话》被赋癞王泽生剽窃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31
   ○- 今日访问:12309
   ○- 本周访问:102137
   ○- 本月访问:256714
   ○- 访问总数:54406395
  双击自动滚屏  
▲中赋主席潘承祥《太行山高峰论坛讲话》被赋癞王泽生剽窃

发表日期:2011年2月10日  出处:王泽生-国学创新  作者:超级剽窃者:赋癞 王泽生  本页面已被访问 5822 次

 潘承祥教授原作:↓↓↓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潘承祥教授在“中华辞赋(太行山)高峰论坛”上的讲话   【请点击】

(备注:62期《中华辞赋报》1-4版,全文刊载 | 潞安会议参加者,人人皆知)

《中华新辞赋选粹》和《千城赋》10卷系列丛书主编——潘承祥
《中华新辞赋选粹》10卷和《千城赋》10卷两大系列丛书主编——潘承祥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潘承祥教授在“中华辞赋(太行山)高峰论坛”上的讲话

发表日期:2010年8月26日  出处:中华辞赋家联合会 主席  作者:潘承祥 教授  本页面已被访问 7038 次

夯实基础  赋商结合 努力把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推向新的高潮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潘承祥教授在中华辞赋(太行山)高峰论坛”

暨《中国潞安赋》/《中国潞安序》大型文化工程研讨会上的讲话

 

2010823  中国·潞安)

 

潞安集团文化界同仁们、全国辞赋界朋友们、策划界朋友们、书画界朋友们、篆刻界朋友们以及新闻界的朋友们: 

 

    大家好![★★2010首届“中华辞赋(太行山)高峰论坛”暨《中国潞安赋/序》大型文化系统工程研讨会通知]

 

    今天,时值潞安集团成立10周年之际,恰逢《中国潞安赋》赋碑揭幕并举行200余人朗诵会的盛大庆典仪式之时,我们有缘来自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走到一起来了。真可谓:月到中秋分外明,人逢喜事精神爽!愿我们本次在太行山脚下的会晤、笑容与足迹,成为中华辞赋发展史上的岁月烙印与美好回忆,成为未来悠悠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朵晶莹闪亮的浪花,永远印记在人们的心中,镌刻于中华辞赋进程史史册的丰碑上!

 

    首先,感谢潞安集团领导,感谢潞安集团文联,感谢其他为《中国潞安赋》赋碑的竣立做出许许多多努力的人们!(鼓掌)

 

    感谢全国各地各界的朋友们!大家千里迢迢,不顾旅途颠簸之劳苦,冒着烈日炎炎之酷暑,来参加2010首届中华辞赋(太行山)高峰论坛暨《中国潞安赋》/《中国潞安序》大型文化系统工程研讨会。在此,我谨代表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向你们表示热烈的欢迎与诚挚的问候,并致以崇高的敬意! (鼓掌)

 

    今天的会议,不是所谓传统意义上的辞赋学术会议,不是请大家来谈论辞赋发展的历史、辞赋的流变、辞赋的体式、辞赋的规范、辞赋的特征、辞赋的创作与研究等一系列辞赋自身的学术性问题。而是,专门探讨辞赋商业化的问题,探求当代辞赋商业化系统文化工程运作之战略新路径,探索如何把精品辞赋包装成知名品牌商品,推向社会,推介给消费者的问题。换言之,在今天泛商业化市场经济时代,如何引导辞赋进入市场化、产业化的具体途径与实施措施。进而,把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在继推向各地政府所发起的“千城赋”、“百城赋”之后,再行推向企业单位,与大企业集团联姻,有效嫁接,合作共赢,并合力推进,在全国范围内发起“百企赋”的大型辞赋文化系统工程的运作策动活动。

 

    本次论坛的宗旨是:“科学运作,合作双赢。抢抓战机,创新发展”。理念是:“把握时代脉搏,共享互赢先机”。目的是:“以赋促商,以商兴赋”。措施是:“狠抓落实,强势推动,把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引向企业单位,让赋、商实现完美的结合,促进辞赋文化艺术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获得双丰收”。

 

    下面,我就辞赋商业化动议,谈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关于当代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发展现状之扫描与概览。

  

    纵观中国文学史,自战国荀子有“礼、知、云、蚕、箴”赋篇、屈原作“离骚、怀沙、天问”等楚辞始,辞赋文化由是诞生并发端。后历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和毛泽东时代,或繁荣,或鼎盛;或凌替,或衰落;或匿迹,或溟没。“五四运动”以前,姑且不论。其后,辞赋这朵国学奇葩随时间的流逝,被历史尘埃所湮灭而不闻于世。直到上世纪80年,伟哲邓公力倡改革开放,中国大地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古老的文学艺术——中华辞赋文化,也才有了起死回生、古树发新枝的机会与希望。

 

    为了迎接中华辞赋创作春天的提前到来,200511日,由潘承祥独资组建国内第一家最大的辞赋专业网络平台——中华辞赋网。率先发动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致力于中华辞赋的复兴、传播与光大,初步促进了当代中华辞赋中兴事业的繁荣与发展。目前,该网站收录各类辞赋骈文二万余篇,汇聚当代辞赋作家八百余人。

 

        200737,光明日报开设“百城赋”新特别栏目,在社会上引起了多方关注和反响,受到了部分读者的热评。“百城赋”在中国文化界影响很大,是辞赋文化发展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截至目前,已陆续刊出《西安赋》、《宜宾赋》、《洛阳赋》、《酒泉赋》等162篇赋文。

 

        200748-12日,孙继纲、谭杰与潘承祥、周晓明联袂举办“首届中国辞赋创作研讨会”。 云集来自全国包括香港的辞赋家、辞赋作家、辞赋写手和辞赋研究学者等70余人,开创了自“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辞赋创作的全新局面。洛阳也因此被锤定为“中国·赋都”,成为新世纪辞赋创作与研究的中心。在本次会议上,我受组委会的委托,做了题为“洛阳牡丹花开日,中华辞赋复兴时”的主题学术报告,引起赋坛轰动,反响强烈,意义深远,预示着中华辞赋创作春天的来临。  

 

        2007101,由潘承祥导启策划运作的《千城赋》征文活动,横空出世,震撼文坛,受到了国内广大辞赋作家和辞赋爱好者的认同与积极响应,踊跃参与,赋作投稿,源源不断。该项活动的开展,是一种辞赋大生产运动,是辞赋产业化的一种形式,在全国掀起一股创作名城名市赋的热潮,从而催生出讴歌中华34个省区、700多个地市、2000多个县城()的系列辞赋作品的问世与诞生。同时,也是对光明日报《百城赋》的补充、延续与拓展。截止目前,业已陆续征集到了《成都赋》、《桐城赋》、《舟山赋》、《新化赋》等524篇赋文。

 

        20071114,由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将帅诗书画艺术学会、中国辞赋学会等联合主办的著名辞赋家孙继纲《汉风堂文集》收藏仪式,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金厅举行。该文集包括《龙门赋》、《牡丹赋》、《白云山赋》结集组成,共三卷(内含《与友论花赋》)。全国辞赋界、辞赋学术界、文学评论界和各大报刊、网站等媒体对该文集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被誉为“旷世之作”。孙继纲本人也被尊称为中国当代“赋坛之王”,新世纪辞赋领袖之首。

 

        200848,潘承祥申请注册成立当代第一个辞赋创作社团——“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并同时创办国内第一家辞赋报社——《中华辞赋报》,有力推动当代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蓬勃发展,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和重要的现实作用。其宗旨为“弘扬国学,革新辞赋,创研并举,追求卓越”。该报是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的机关报,是全面宣传和大力推广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优秀成果的纸质媒体和喉舌。她的创刊,不仅是当今诸多辞赋作家进行新赋创作与交流的文艺园地和绝好平台,更标志着中华辞赋由“个人自我把玩到广泛传播”、由“极度衰落到复兴繁荣”的转折点和里程碑。目前已经出版了60余期,影响广泛,领航当代。

 

        20089月,潘承祥应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719研究所(即中国核潜艇研究设计所)之邀,创作《七一九赋》系列5(////),其中《七一九之魂》已立碑于武汉武昌蛇山脚下该单位门前。碑长8,高2,堪称江城一绝。该赋被誉为“中国船舶第一赋”。

 

        2008127,江苏省东台市辞赋研究会挂牌成立,是继山东、洛阳、江西之后成立的第四家辞赋研究会,也是全国第一家县级的辞赋研究会。这表明把由潘承祥发起并领导的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的圣火引入东台,必将在东台辽阔大地上绽放出璀璨之花。该会由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副主席黄少平,出任首届会长。

 

        200810-12月,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编出版《中华新辞赋选粹》第一卷,共收录当代活跃在赋坛上70位辞赋名家的120篇新辞赋作品。

 

        200911,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又创办千城赋网站,专门收录汇聚歌颂千城百市的辞赋作品。以省为单位,分别设置专栏,搜索搜集网罗省、市、县城市赋作品。同时,友开辟《中赋报网》《中赋书网》《中赋学术网》《中赋传媒网》《中赋雅苑网》《中国古赋网》等,网网相联,网中套网,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20098月,应教育部之邀,屈金星、潘承祥、李盛世一道,出席在上海举办的2009“名校长相约张江——话说产学研”论坛暨“中国高校产学研合作峰会”。试图把中华新辞赋运动引进入大学,服务于高校,意在联合推广。同时,李盛世向与会者赠送“雅趣”字画,成为“在黄浦江上挥毫泼墨第一人”。 

 

        20099月,(由著名文化策划人屈金星、于洪英与朱雪里等策划发起),潘承祥应河南理工大学之邀,创作《河南理工大学赋//颂》系列3文,其中《河南理工大学赋》被著名书法家柳国庆书法成长12、宽0.76的长卷,中央电视台戏曲节目著名主持人白燕升评价为:“它以赋的文体,歌颂河南理工大学悠久的历史和辉煌的成就,是辞赋艺术与书法艺术完美结合的难得的佳作”。中国辞赋文化界、教育界、新闻界,好评如潮,被誉为“中国高校第一赋”。该赋被河南理工大学校史馆珍藏永存。

 

        200910-12月,主编出版《中华新辞赋选粹》第二卷和《千城赋》第一卷。前者共收录当代活跃在赋坛上70位辞赋名家的112篇新辞赋作品。后者共收录当代活跃在赋坛上83位辞赋名家的100篇城市赋作品。

 

        20106月,应中国潞安矿业集团之邀,创作《中国潞安赋/序》系列2文,其中《中国潞安赋》(与屈金星合撰)被著名书法家柳国庆书法成长15、宽0.76的长卷,并由黄帝宝玺篆刻人、著名篆刻家李盛世担纲镌刻在重达180吨、长16、高3.5的泰山石上。并请著名朗诵家、中国煤矿文工团团长瞿弦和在潞安集团成立十周年庆典期间予以配乐朗诵。《中国潞安赋序》由潞安作家协会主席、书法家王和歧用正楷书法成60长卷,堪称潞安之冠。其两文,被分别誉为“中国企业第一赋”与“中国企业第一序”。

 

        20108月,由中国潞安矿业集团、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发起、组织并主办,由潞安集团文联、北京金星文化创意工作室、太行山辞赋高峰论坛组委会全力承办,由中华辞赋报社、中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洛阳理工学院辞赋研究所、江苏东亭辞赋研究会共同协办,由中华辞赋网、中国骈文网、千城赋网、中国辞赋学术网、中国古赋网、中赋报网、中赋书网、中赋传媒网、中华雅苑精英榜()等鼎力支持的2010年度首届“中华辞赋(太行山)高峰论坛”暨《中国潞安赋》和《中国潞安序》大型文化系统工程研讨会,在中国·太行山·潞安集团隆重举行。

 

        201010-12月,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编出版《中华新辞赋选粹》第三卷和《千城赋》第二卷。

 

    其外,近年来,全国各地兴起征赋热潮,此起彼伏,愈演愈烈。国昌文兴,世盛赋举。随着我国经济建设的蓬勃发展,文化事业也日益繁荣,全国各地兴起了一股征赋热潮,相继推出各自的城市名片。例如:哈尔滨赋,石家庄赋,蚌埠赋,商丘赋,芜湖赋,中山赋,玉林赋,铁岭赋,千岛湖赋,湘江赋、敦煌赋等等。各地政府都花重资大力打造这个文化形象项目工程。随之而来,巨额奖金项目的设置,吸引了大批文学人才和写赋能手,追名逐利,潜心研究,倾心创作,纷纷自愿加入到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的滚滚潮流中,在全国掀起了写辞撰赋的新高潮。从而催生出无数的城市辞赋作品,其中不乏精品赋作的问世。

 

    根据初步统计,目前国内存在三支兴辞昌赋弘骈的重要力量,可谓呈现出三足鼎立的新局面。他们分别是:第一支最大的核心集团是——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及其所领导的创作群体。第二支重要的力量是——光明日报社及其所属的宣传系统创作群体。第三支力量是——北京碑赋文化工程院及其所策划的创作群体。除此之外,尚有少数零星的辞赋写手,游离于以上三家之外,可视为散兵游勇,影响甚微。这就是目前国内新辞赋创作运动的战略格局。

 

 

    第二,关于辞赋骈文商业化战略思考之理论分析与现实选择。

 

        什么是商业化呢?就是以生产某种产品为手段,以盈利为主要目的的行为。所谓的商业化是相对于艺术化而言的。艺术可以是非常有个性的非常自由的个人情感表达,而商业是有明确目的——赢利来表现被设计对象的主体性。不管是艺术化还是商业化,其前提是要符合最基本的大众审美观。否则,将难于有更大的拓展空间。

 

    只不过艺术化可以有非常独特的表现方式,可以不被大众所接受,而商业主要是让大众能接受并明白消费。当然商业和艺术一般是可以结合起来的,仅仅侧重点不同而已。如果结合得很恰当与完善,则将产生莫大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

 

    基于此,所谓辞赋商业化,就是以撰写辞赋并出售给某个消费群体而取得赢利及其衍生的系列行为。包括:辞赋文稿的撰写,辞赋书法的嫁接,辞赋碑石的镌刻,辞赋作品的朗诵与演出,辞赋作品的出版与发行,辞赋作品改编成剧本,辞赋作品跨国运营等一系列大型文化产业工程项目。辞赋商业化,仅仅是辞赋市场化的起步与开端,是辞赋产业化的契机与先导,是辞赋艺术化实现其终极价值的必由之路!因此,社会需求辞赋商业化,时代呼唤辞赋商业化,消费群体急需辞赋商业化,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精英团队,大力倡导并积极推动辞赋商业化。

 

    关于辞赋商业化战略程序,我们认为有如下层级:

 

    共分五个战略步骤,四个战略缺陷(战略缺陷就是容易错的地方)。

 

    第一步是构想:主要表现为要完成寻求到新的辞赋文化需求者并与之合作。诸如:谁是辞赋文化艺术的消费群体?谁是赋体商品的急需个体?此期间一般找研究同伴,策划团队,新闻媒体,网络平台,同学朋友,亲戚熟人等,来当咨询顾问,努力寻求商机。俗语云: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如此发挥构想与出击,则会大大增加成功的机率。

 

    第一个战略缺陷:兴趣战略缺陷。由于辞赋属于曲高和寡的边缘文学,即所谓的高雅文化,非一般人所能把玩与企及。所以,辞赋圈外的人严重缺乏兴趣,激情寡然。就中国偌大群体13亿人而言,兴趣于辞赋并创作者,大约1000人左右,其概率为0.000000000076923

 

    第二步是发展:主要表现为顶级辞赋作家的发现与挖掘。诸如:上述业已存在1000余名当代辞赋作者群体中,真正属于顶级的著名的辞赋大家,大约有10人左右。所谓的辞赋大家,应该是辞赋研究+辞赋创作+辞赋推广+辞赋运作+辞赋出版+辞赋商化等等的高素质超强能力的领袖式人物。显然,精英辞赋家占辞赋作者集合的概率仅为0.001 。故,要大力培植新人,奖掖后学,壮大创作团队,尝试推出明星辞赋大家,乃燃眉之急,是今后工作中的重头戏,也是决定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能否全面铺开的关键性一步。

 

    第二个战略缺陷:技术战略缺陷。我们研究认为,能为上乘辞赋者,必然是辞赋大家,否则,难以担之。精品辞赋作品=+++++古文+X等诸多文体的优化产物。诗与赋的区别在于:诗=才气+灵感。赋=才气+博识。能为诗词者,全国大约1千万人之多,能写辞赋者,全国大概1000人之寡。李白号称“诗仙”,但是,李白不是辞赋家,其赋作,属于三流之列。赋与诗,虽同源而异流,不可同日而语,世传“千金难买相如赋”,而没有“千金难买李白诗”的。所以,当今能写出像司马相如、庾信、曹植、王勃、范仲淹、苏轼等传世辞赋者,似乎微乎其微。

 

    第三步是策划:主要表现为把优秀的顶级的辞赋大家的精品赋作,向消费需求者推介并使之愿意接受。诸如:有一定的辞赋文化商品的消费群体,也有优秀的辞赋作家,但是,如何顺利实现辞赋供给者与辞赋需求者之间的联姻与嫁接呢?那么,文化策划创意运作团队,就显得尤为重要。如何缺少这个中间环节,则辞赋供给者与辞赋需求者,就会相互脱节,联系不上,从而导致辞赋商业化问题受阻。时下,文化策划创意行业,是一个时髦的热门专业,是应泛商业化市场经济年代而必然产生的时代产物。目前,与中华辞赋家联合会有合作协议的单位是:北京金星文化策划创意工作室。有合作意向的单位是:北京大学政府管理交流中心。

 

    第三个战略缺陷:市场战略缺陷。策划又称“策略方案”和“战术计划”(Strategical Planning / Tactical Planning),是指人们为了达成某种特定的目标,借助一定的科学方法和艺术,为决策、计划而构思、设计、制作策划方案的过程。策划分为,策略方案的思考与计划编制这两个过程。策略思考又称策略性思考,指的是为达成某种特定的目的,所需采用的方法论的思考与设计。计划编制是指,按照已经确定的方法论与设计,编制具体行动的计划的过程。目前,国内市场策划人才奇缺,属于珍稀一类。策划业最大的特点在于创新,即有新的创意。从国际国内实践层面来看,所有的大型项目工程包括文化艺术旅游会议庆典活动等系统工程的运作,都是离不开精英策划创意团队专家的成功策动与运作。

 

    第四步是推广:主要表现为将辞赋文化艺术商品介绍给大部分人士,使得有用户接受并支持,有大企业集团公司愿意投资包装并优化,大批量宣传推广。此期间一般得找用户、消费者来投资,承担书法、刻碑、制匾、演出、研讨、观摩、出版、剧本、传播、推广等等一切费用。易言之,某件辞赋艺术作品在策划运作成功后,人们将其所取得的经验与方法,向社会推介、宣传、造势、炒作,借以扩大影响面,让广大受众认同赋商品。此举,既宣传了辞赋作品本身,又推介了辞赋消费者单位,更带动与辞赋相关的衍产业的发展。譬如:文学业、新闻业、演出业(含朗诵、音乐、舞蹈等)、书法业、篆刻业、售石业、出版业(书籍、报刊、宣传册、光盘等)、交通业(包括汽车、火车、飞机等)、宾馆业与旅游业等等。

 

    第四个战略缺陷:扩散战略缺陷。扩散(diffusion)是创新通过一段时间,经由特定的渠道,在某一社会团体的成员中传播。它是特殊类型的传播,所含信息与新观念有关。辞赋艺术作品扩散,是一个特殊类型的传播,传播的信息是有关辞赋文化在新时代流布的一个新观念,而观念之新奇度赋予扩散一种特制,以前似乎不曾发生过的现象。其新意味着扩散中含有某种程度上的不确定因素。辞赋扩散是一种社会变化,可以被定义为国学国粹国是等古典文化系统的结构和功能发生变化的过程。它既包含了辞赋自发的传播,又包含了辞赋自觉的传播。目前,辞赋的传播,仅仅局限于辞赋圈狭小的空间内部。个人研究认为,辞赋不去商业化,就只能是区区辞赋圈内极少数人自我把玩、孤芳自赏的腐尸。赋坛外界人士不知辞赋为何物的怪事,恒河沙数。酒香也怕巷子深!辞赋文化如果再不去推广普及,认识的人会越来越少,难怪乎当今大学生中,竟然90%都不知道辞赋为何物?如果再不将其商业化而拯救之,恐怕辞赋这种文体灭绝不存。扩散战略缺陷,令人瞩目惊心!

 

    第五步是维持:主要表现是着手于扩大利润空间,或者准备分出一部分货单给竞争对手。主要投资方就是实力雄厚的大企业集团公司,经济合作伙伴,或者有关政府及其下属单位,或者更换地域寻求外企,或者跨国到国外发展。合作才能共赢,互利才能互惠。辞赋商业化,是促进国学普及社会化,解放和发展文化生产力,充分动员社会资源合理配置,以满足人们日益增长及不断差异化的物质与文化需求的需要。

 

    辞赋商业化是将有利于辞赋作品的相关活动的不断扩大,变成商品及服务并进行交换,从而用经济手段支持人们从事有利于辞赋文化推广的准备及创新活动。通过交换,以自由资本支持个人分工,组织分化,将生产要素充分的加以优化整合,积极发挥辞赋人的创造力,从而创造出更多更好的辞赋商品和服务,供应人们消费,满足人们需求,也吸收劳动力,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它同时也提高人们的认知能力,使人们的思想及行动更加符合经济规律,减少浪费及环境破坏,避免辞赋经济人思想的僵化与枯燥,进而丰富人们的娱乐情感,提高人们的国学觉悟水平,提升人们的文化精神境界。

 

 

    第三,转换思维定式,加强辞赋商业化,把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推向新的高潮。

 

    辞赋商业化运作的路径,是一个完全可以摸索可以尝试的试验田。就事物发展的本质规则而言,只有“收获”而没有“付出”,或只有“付出”而没有“收获”的单方面的行为,都是违背市场经济运作规律的,是不会支撑长久的。商业化运作本身并没有错,关键是看如何来操作好。辞赋商业化问题,其基本原理一样。

 

或许在我们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好事情一旦沾上钱,就沾上了“铜臭味”。它就“腐化”了,“堕落”了。本来一件很好的事,一旦沾上钱好像做起来名不正言不顺了。一提到商业化,就有一种偏见,似乎一沾上“商”这个东西就变得功利,变得世俗,变得唯利是图。尤其是辞赋保守派、顽固派中的一些腐儒,一提到有偿服务等商业化行为,就神经质似地跳起来反对,大加鞭挞与中伤,诽谤与攻讦,惟恐赋坛不乱!其实,这些人,没商业头脑,没市场观念,没复兴光大辞赋之大志,没辞赋发展战略之筹策,仅仅会单个行为的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埋头写几篇辞赋腐文而已,且自我把玩、孤芳自赏、自娱自乐而已,对于社会而言则毫无裨益。这样的人,生活在计划经济年代则无可厚非,可是现在市场经济机制都运行30多年了,时代变了,社会前进了,人们的思想意识进化了,可腐儒们仍然执迷不悟、抱残守缺、冥顽不化、裹足不前,为新时代所唾弃,则真匪夷所思!中国如果不实行改革开放,那么必然如同今日的朝鲜一样的贫穷。毫不客气的说,腐儒们该进坟墓里去了!

 

因此,突出重围,破除鄙习,与时俱进,转换思维定式——“辞赋商业化运作”不是老虎!而是当代辞赋发展过程中迟早要应对的客观现象。辞赋商业化意义是长远的,道路是艰辛的!纵观古今,不论何种革新,都将面临同样的问题,站在守旧与革新的十字路口,我们将何去何从?

 

下面我用其他的一些书法字画古玩等文化艺术品商业化的成功做法和经验,以及实践活动,来表明本人的新锐观点。

 

        1)辞赋商业化是辞赋作品本身艺术价值终极体现的需要。

 

    商业化这个概念,在如今市场经济的浪潮中已不是什么新鲜名词。自古以来,文学艺术作品就有了商业化的表现形式,如西汉的司马相如给汉武帝陈皇后写的一篇《长门赋》,就“一赋千金”,历来传为佳话。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涌现出更多的商业化形式,如近代的话剧,电影,现代的电视连续剧等。文学和商业,本是一对密不可分的“孪生姐妹”,可不知从何时候开始,一提及“文学商业化”, 孔乙己般的腐儒们却有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涩。甚至说起某某作品“商业化”,竟暴露出某种鄙视与不屑的眼光。其实这种态度起源于对“商业化”的不同程度的误解与歧见。文学作品商业化的增多,是人类社会发展到高级阶段的一个必然产物。

 

纵览中国文学史,盛世才出大赋,哀世辞赋衰落。辞赋商业化,是社会文明极度进步的重要标志,是当物质文明极度发达后,人们追求精神文明享受的一种雅致表现。因为辞赋文学是中国国学文化中的精髓,是奇葩,是琼浆玉液。如果用七层宝塔来打个比喻,1-2层,属于大众通俗白话文文学的范畴,如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3-4层,属于较高层次文学范畴,如诗歌词曲联小文体等;5-6层,属于更高级的文学范畴,如古典散文等文言文;7层,则属于最高层级的文学范畴,如辞赋、骈文等。难怪乎古人司马相如一赋值千金,今人陈恩田一赋80万,魏明伦一30万,潘承祥一赋20万,黄少平一赋15万,周晓明一赋10万。等等。辞赋骈文,其终极价值由此一觇!辞赋艺术化只有通过商业化才能表现出来,才会有其存在的社会价值,即才被社会所认可。否则,一文不值。即便某人创作一篇艺术价值甚高的辞赋作品,如果没人去认购,则其社会价值等于零。随着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的大力推进,辞赋作品本身艺术价值,必然将通过市场交换,才真正得以充分地体现出来,从而实现其作品文学艺术本身的终极价值。

 

辞赋商业化是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展现辞赋自身价值,让市场检验辞赋生存意义的一种价值体现方式!将辞赋从一个极小的圈子里解放出来,融入到社会实际应用中,扩大社会对其的认知度。倘若一块价值连城的玉石,一座含金量很高的金矿,如果我们不去将它发掘开采,其价值与普通石头何异之有?只有将其进行商业化,把它推向市场,向更多的人展现其无穷魅力与非凡价值,只要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将产生深远的影响!让不认识的人认知,让认知的人热爱,让热爱的人更有创作的原动力!

 

        2)辞赋商业化是社会消费群体对于国学文化需求提升的需要。 

        

辞赋商业化,是社会消费者对文化需求增加的需要,表达了国人在改革开放取得了物质文明巨大进步之后,开始自觉地关注精神文明建设。尤其开始逐渐关注中华国学文化中的优秀成果,比如在中央电视台开辟《百家讲坛》专栏频道,专门邀请明星国学专家做嘉宾剖析经典,向广大群众讲解国学、国是与国粹,旨在普及经典,增加人们的文化情致,提高人们的文化修养,陶冶国人的爱国情操。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人们对国学文化的渴望与追求,会逐渐增加,故“国学热”会随之升温。而辞赋则属于国学中一支奇葩,必然也同时受到人们的青睐与热爱。这主要取决于辞赋本身价值——“阳春白雪”的独特性与“高雅文学”的艺术性。辞赋文化,如同书法、字画、古玩一样,极具艺术价值,其文学价值、思想价值、美学价值,可以唤醒人们积极进取的向上精神、创造精神、爱国精神,增强人们的社会责任感与历史认同感。辞赋商业化,是辞赋作为国学文化向公众传播的一种最佳传播方式,是辞赋新生命的一种最佳表现形式!

 

为什么范曾在中央电视台举办的四川汶川地震、青海玉树地震义演献爱心大会上,其个人居然分别捐助了1000万人民币? 其哪儿来的那么多的钱呢?原来是他应用市场规则,将他其书法字画作品“商业化”了,灵活运用经营之道,用字画书法作品通过市场交换得来的。调查发现,其每幅字画或书法作品,可以拍卖到50-500万。为什么有人出高价收购呢?因为消费者认为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与收藏价值。但是,如果不通过“金钱交换”这种商业化行为,其艺术价值何以能得到充分的体现出来呢?不进行市场化交换,范曾的书画放在自家的画室中,可以说,一文不值!商业化运作成功即表明市场已经认可了其商业价值所在,反过来讲,如果不能商业化,则足以说明其没有市场价值。

 

   《中国潞安赋》及其衍生文化产业的策划运作成功当为辞赋商业化进程之典范!是辞赋商业化的标志性事件——开启《百企赋》之先河,是企业和文化紧密相联的产物,是中华辞赋发展进化史上的里程碑。是辞赋文学价值、思想价值、碑铭价值、书法价值、欣赏价值、美学价值、艺演价值与社会价值的集中于一身的具体体现!是辞赋艺术、书法艺术、碑刻艺术、表演艺术、人文艺术与企业精神的完美结合!一方面,也表明潞安人超级的国学认同感与辞赋艺术的鉴赏能力,试问,如果潞安集团物质缺乏,文化品味低下,思想茫昧,观念陈旧,思维保守,精神空虚,素质庸劣,麻木不仁,意志涣散,企风坏顿,纲纪松弛,谁还关注国学、执迷辞赋?谁还搞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建设两手一起抓?热爱生活,关注民生,营造良好的企业环境与社会环境,追求和谐社会,是潞安集团高层领导睿智的表现与超迈的精神境界!另一方面,碑赋文化,彰显出潞安矿工乃至中国矿工的时代风貌、博大胸怀与矿魂精神,为中国能源工业的发展做出了史诗性的伟绩,必将永远铭刻在超越历史时空的丰碑上!

 

    在这个视企业文化为企业生命的社会里,产品的竞争最终将沦为文化的竞争,一个没有文化的企业是可悲的,也是不可能长久的!凡是一个具有长远战略目标的企业,都将创立自己的企业文化,而我们的辞赋则为企业文化的一个最佳载体,这就是顺应市场需求,互惠双赢的策略,即满足了企业对文化的需求,又使辞赋有了一个更好的价值体现形式!

 

        3)辞赋商业化是辞赋作家所付出劳动与收获必须相匹配的需要。

 

    如果不进行商业化,则辞赋仅仅只能在辞赋圈内流传,辞赋爱好者孤芳自赏,自我陶醉,甚至妄自尊大。随着快餐时代的飞速发展,认识辞赋与学习辞赋的人会愈来愈少,在不久的将来也许会被历史尘埃所湮没。因为当代人生存空间的压力远远大于以往任何时代,物价似雨后春笋,就业常百里挑一。即使你才华横溢,有创作的才学与兴趣,但也许会迫于生存空间的压力而放弃创作,因为我们都要食人间烟火!即辞赋家的劳动付出,必须得到相应的报酬。得不到回报的辛苦劳动,辞赋作家,则失去创作辞赋的兴趣与动力。没创作兴趣,则无创作动力。没创作动力,则无创作压力。没创作压力,则无责任心。无责任心,则写不出好的辞赋作品。所以,辞赋商业化则是解此难之良方,只有如此才能更有利于激发辞赋作家的创作热情,既展现了自己的才学,又可获得相应回报。

 

    为什么《湘江赋》、《华山赋》、《敦煌赋》等的征文,其影响覆盖全球呢?辞赋作家、写手、文学爱好者都趋之若鹜,不惜花费大量的精力去搜索查阅无数有关该地的历史人文与现实资料,花费大量的心血进行创作呢?因为,该三地征文悬赏的金额最高奖金为10万,以吸引人们的眼球。这种做法,一方面主办方在造势,在炒作自己,让其声名驰誉天下,无形中宣传了自己,推介了本地,提高了社会知名度与影响,意在吸引大量的潜在的游客来本地旅游,以增加本地本市的经济收入,从而促进该市该地的快车道发展。另一方面则诱导了许多人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劳动,竟催生出几百篇乃至上千篇的同名赋的问世,作者为什么这样努力呢?意在获取高额而丰厚奖金的回报。而近期有关单位组织的《上海世博会赋》的征文,则几乎无人问津,兴趣者寥寥无几。为什么形成如此大的反差呢?原因很简单,未设置高额奖金,人们就没兴趣了,即劳动付出与收获回报不成正比例,则失去了经济性的激情与创造性的动力。这也正是各地政府或有关单位为何设置有奖征文的真正原因与目的所在之处!

 

    辞赋精品之创作,需要学养+胸襟+才气+博识+毅力,其难度之大,历朝历代皆有证明,其上乘之作当可传世永铭。譬如,关于司马相如之记载,可察作赋之不容易。《西京杂记》卷二则有司马相如的作赋记载:司马相如为《上林》、《子虚赋》,意思萧散,不复与外事相关。控引天地,错综古今,忽然如睡,跃然而兴,几百日而后成。这段话虽属小说家言,不可尽信,但它所说的司马相如作赋费时颇多却是大抵可信。同书卷三云:“枚皋文章敏疾,长卿制作淹迟,皆尽一时之誉”,再次说明司马相如为文“淹迟”乃时人皆知。由《西京杂记》的记载可以合理推断,司马相如由作《上林赋》到献赋,期间当有“几百日”。扬雄作赋之辛劳,从后文的文字中也可窥视一斑。桓谭对扬雄极为推崇,论其交谊在师友之间。他曾想从扬雄学作赋,扬雄告诉他“能读千赋,则善赋”。又谓“余少时见扬子云之丽文高论,不自量年少新进,而猥欲逮及。尝激一事,而作小赋,用精思太剧,而立感动发病,弥日瘳”。扬子云也说在汉成帝时,他随从到甘泉,诏使作赋,因为时间仓猝,用心苦思,遂“梦其五脏出在地,以手收而内(纳)之,及觉,病喘悸,大少气,病一岁”。可见写作的劳精苦思,有损健康。再如,张衡作《二京赋》,“精思傅会,十年乃成”。左思写《三都赋》整整化了十年!难怪乎在《中国潞安赋/序》创作过程中,大有欲跳太行断崖的苦闷、欲投长江洪流的焦急、推倒重来的痛苦、改稿21次的艰辛,脱皮三层、瘦肉十斤的痛楚,这种感受,只有作者本人才能亲身感受,非外人所能道说者。

 

    辞赋商业化是对辞赋作家所付出劳动的一种尊重,尊重他们创造了许多宝贵的精神财富,更应该承认他们有获得财富的权利。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与尊重劳动具有内在的、本质上的一致性,是尊重劳动的必然要求,尤其是现代社会劳动的必然要求。劳动贵在创造,没有创造,劳动只能是简单的重复。创造也离不开劳动,没有劳动,创造就只能是纸上谈兵。尊重劳动和尊重创造,离不开尊重知识和尊重人才。《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指出: 全面贯彻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的方针,不断增强全社会的创造活力。这对引领社会风尚的主流价值导向,进一步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极为重大的意义。

 

        4)辞赋商业化是辞赋机构兴辞昌赋弘骈活动成本必须得到相应补偿的需要。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简称“中赋”)以“关注国学,引领辞赋新浪潮;发动赋运,导航创作新走向”为宏宗大旨,以“把握时代脉搏,共享互赢先机”为合作理念,奉行“唯有思想方能构筑永恒之理想王国,唯有思想者方能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之人生旨归,提出“弘扬国学,革新辞赋,创研并举,追求卓越”之兴赋方略,肩负“兴辞昌赋弘骈,担历史之大任;建网办报纂书,凝众才之鼎力”之神圣天职,并戮力践行之。其以宣介推重盛彰当前辞赋研究与创作新成果为依托,致力于中华辞赋研创成果的推广与传播,介绍国内外辞赋前沿理论和重要辞赋创作大家、理论家及研究员,力倡辞赋研究理论的本土化及中华辞赋创作团队的建立。目前辞赋研创宣的工作重点是强调原创性的辞赋作品和辞赋理论研究及回应当下的个案研究,并将中华辞赋研创宣问题置于全球化视野之下,加强与国际学术界的交流和对话。旨在通过互动交流和组织不定期活动来凝聚和团结分布于国内外的辞赋作家个体与群体。

 

“中赋”作为非盈利性的纯文学群众社团,着力于兴辞赋弘骈文复国学等公益活动的组织和实施,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网、千城赋网、中华辞赋高峰论坛等平台或活动凝聚了人心,汇集了人气,让辞赋观念不断深入民心,“中赋”及其所发起的“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在发展中逐步壮大。因此,她不但要有坚实的社会基础、庞大的辞赋作者群体,而且还需要具有坚实的经济基础作为后盾。为此,可选择大的企业集团进行联姻,加强合作,提供强有力的经济支撑,以保证“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顺利展开,强势推进,由点而线,由线而面,全面推开。市场经济时代,缺少资金,什么也玩不转!离开经济谈国学复兴,离开商业化谈辞赋兴盛,离开经费保障谈“新赋运动”的普及,那只能是“乌托邦式”的空想与意淫。让辞赋走向市场,其良好愿望并无过错!

 

诚然,金钱本身并无罪过,物质是万物之基础。随着中华辞赋网等9大网站访问人数的逐渐增多,随着中华辞赋报出版发行量的累计增加,随着中华辞赋高峰论坛活动的频繁举办,随着“中赋”创作团队的发展壮大,随着“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的不断深入,随着兴辞昌赋弘骈成本费用的日益加大,必须会牵扯到“金钱”的问题。

 

但是,我们也要清醒的看到,目前“中赋”仅仅靠“单个公益性活动”和“会员AA制消费”,是难以让其良性发展和快速壮大的。因而,辞赋的商业化运作提案,不得不提交到中华辞赋家联合会重要的议事日程上来。辞赋商业化,是“中赋”今后发展壮大的必然选择和必由之路。 

(完)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总监
发表人邮件:959595 发表时间:2010-8-12 15:12:00
撼乎!新赋里程碑!!
★中赋报·第62期·太行山版·10-10-08出版

发表日期:2010年11月18日  出处:中赋报·第62期 主编统纂:潘承祥  本页面已被访问 6778 次

《中华辞赋报》

第六十二期·太行山版

[2010-10-08]

点击放大

●《中华辞赋报》61期报纸图片真迹

1版+4版


2版+3版


[点击放大 可看全部]

中赋报·第62期·太行山版·第1-4版  总辑统纂:潘承祥

 乞丐·赋痞·王建生(王泽生)·小瘪三

神经病·超级剽窃犯:赋癞 [王泽生] 的光辉形象·赋闹

赋癞剽窃套改反意之作:↓↓

新赋学科,辞赋创新,冷客观剖析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

    作者-王泽生、紫华参与、写于呼兰河中游绥化住宅、全文合计11603个汉字
    原文地址:
http://hi.baidu.com/wzsxj/blog/item/3376f9941a34c515d31b7028.html
 
    【创新者如满天朵朵晶莹的星光】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月到中天分外明,中华辞赋发展史上,多少辞赋家的名字亦如满天朵朵晶莹闪亮的星光,他们辉曜着悠悠的长河夜空,历史是这些巨擘的,也是我们的,后人踩在他们的肩头吟诵着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在新千年里,新辞赋创作运动勃兴如火如荼,在此略谈“辞赋创新”“新赋学科”“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的几个问题。 
 

    【创新是国学的第一生产力】所谓传统意义上的“辞赋学”,不过是关于辞赋自身的学术性问题,诸如:辞赋史话、辞赋流变、辞赋体式、辞赋规范、辞赋特征、辞赋创作与研究等等。而“辞赋创新”则是专门探讨新赋学科的问题,探求当代辞赋创新乃为系统的学术工程运作,探索如何把辞赋传统科学地继承下来是个根本问题。换言之,在“创新是第一生产力”的今天,如何引导辞赋进入创新、创新化的具体理论与创作实践至为重要,进而把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引向新的学科思潮。辞赋创新的宗旨是“科学实践,创新求是;取其精华,摈除糟粕”,理念是“把脉握国学,望闻问切”,目的是创建“新赋学科”,措施是狠抓学术。这样,把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引新境界,让赋与创新实现完美的结合,促进辞赋文化的社会审美效益。下面,我就辞赋创新动议,谈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当代“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发展现状之扫描与概览】纵观中国文学史,自战国荀子有“礼、知、云、蚕、箴”赋篇、屈原作“离骚、怀沙、天问”等楚辞始,辞赋文化由是诞生并发端。后历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和毛泽东时代,或繁荣,或鼎盛;或凌替,或衰落;或匿迹,或溟没。“五四运动”以前,姑且不论。其后,辞赋这朵国学奇葩随时间的流逝,被历史尘埃所湮灭而不闻于世。直到上世纪80年,伟哲邓公力倡改革开放,中国大地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古老的文学艺术——中华辞赋文化,也才有了起死回生、古树发新枝的机会与希望。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为了迎接中华辞赋创作春天的提前到来,2004年12月1日,王泽生、蒋红岩率先发动“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并致力于中华辞赋的复兴、传播与光大,初步促进了当代中华辞赋中兴事业的繁荣与发展。目前,作为海内外最重要的辞赋收藏机构——中华辞赋研究所,收藏各类辞赋骈文二万余篇,汇聚了当代辞赋作家两余千人的作品。同时,囊集了全国包括香港的辞赋家、辞赋作家、辞赋写手和辞赋研究学者等精英资源。辞赋革新,开创了自“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辞赋创作的全新局面。辞赋革新派,也因此被锤定为“中国·赋魂”,成为新世纪辞赋创作与研究的中心力量,引起赋坛轰动,反响强烈,意义深远,预示着中华辞赋创作春天的来临。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蓬勃发展,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和重要的现实作用,其宗旨为“弘扬国学,革新辞赋,创研并举,追求卓越”——标志着辞赋由个人自我把玩到广泛传播、由极度衰落到复兴繁荣的转折点。 

    【商业辞赋是辞赋创新的巨大毒瘤】近年来,全国各地兴起征赋热潮,此起彼伏,愈演愈烈。国昌文兴,世盛赋举。随着我国经济建设的蓬勃发展,文化事业也日益繁荣,全国各地兴起了一股征赋热潮,相继推出各自的城市名片。例如:哈尔滨赋、石家庄赋、蚌埠赋、商丘赋、芜湖赋、中山赋、玉林赋、铁岭赋、千岛湖赋、湘江赋、敦煌赋等等。各地政府都花重资大力打造这个文化形象项目工程。随之而来,巨额奖金项目的设置,吸引了大批文学人才和写赋能手,追名逐利,潜心研究,倾心创作,纷纷自愿加入到“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的滚滚潮流中,在全国掀起了写辞撰赋的新高潮,从而催生出无数的城市辞赋作品。这股狂潮对辞赋创新形成严重的侵蚀。

    【第二:辞赋骈文创新战略思考之理论分析与现实选择】什么是创新化呢?就是以创新为手段,以创作实践为主要目的文学思维运动。创新是相对于文学审美而言的,创新是非常有个性的,其前提是要符合最基本的大众审美观。否则,将难于有更大的拓展空间。只不过艺术化可以有非常独特的表现方式,可以不被大众所接受,而创新主要是让大众能接受。当然创新和艺术一般是可以结合起来的,仅仅侧重点不同而已。如果结合得很恰当与完善,则将产生莫大的创新效益。关于辞赋创新化战略程序,笔者认为有如下层级:共分五个战略步骤,四个战略缺陷(战略缺陷就是容易错的地方)。 

    【构想创新的魅力蓝图】此谓第一步:主要表现创新已是辞赋文化的灵魂。诸如:谁是辞赋文化的创新群体?当然是辞赋写手们了。俗语云: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如此发挥构想与出击,则会大大增加作品创新的机率。第一个战略缺陷:兴趣战略缺陷。由于辞赋属于曲高和寡的边缘文学,即所谓的高雅文化,非一般人所能把玩与企及。所以,辞赋圈外的人严重缺乏兴趣,激情寡然。就中国偌大群体13亿人而言,兴趣于辞赋并创作者,大约1000人左右,其概率为0.000000000076923。创新不是欧文、圣西门的“空想社会主义”式的学说。 

    【以发展的眼光看待辞赋创新】此谓第二步:主要表现为创新型的辞赋作家的发现与挖掘。诸如:上述业已存在1000余名当代辞赋作者群体中,真正属于创新型的辞赋家,难于挑选出几人。所谓的辞赋创新家,应该是辞赋研究+辞赋创作+辞赋创新的高素质超强能力的学术人物。显然,精英辞赋创新家占辞赋作者集合的概率仅为0.001 。故此要大力培植创新人才,奖掖后学,壮大创新团队,尝试推出辞赋创新家,乃燃眉之急,是重头戏,也是决定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能否彻底创新的关键性一步。第二个战略缺陷:技术战略缺陷。笔者研究认为,能为上乘辞赋者,必然是辞赋创新家,否则,难以担之。精品辞赋作品=诗+词+曲+联+骈+古文+X等诸多文体的优化产物。诗与赋的区别在于:诗=才气+灵感。赋=才气+博识。能为诗词者,全国大约1千万人之多,能写辞赋者,全国大概1000人之寡。李白号称“诗仙”,但李白不是最出色的辞赋家,其赋作不属于顶级名篇之列。赋与诗,虽同源而异流,不可同日而语,世传“千金难买相如赋”,而没有“千金难买李白诗”的。所以,当今能写出像司马相如、庾信、曹植、王勃、范仲淹、苏轼等传世辞赋者,似乎还没出生呢。 

    【辞赋创新离不开文学创作实践】此谓第三步:主要表现为写手主观的赋作创新。有一定的辞赋创新群体,就可能有优秀的辞赋作品产生;有优秀的辞赋问世,就必然存在创新型的作家。但是,如何顺利实现辞赋创新与生活源泉之间的联姻与嫁接呢?那么,辞赋创作理论的创新就显得尤为重要。如何缺少这个中间环节,则辞赋创新就会脱节,从而导致辞赋创新受阻。时下,创新是一个时髦的热门话题,是时代必然的产物。第三个战略缺陷:实践战略缺陷。创新又称“革新”或“改革”,作家为了特定的目标,借助一定的创作方法和艺术素养,构思、立意的过程都是文学实践。实践离不开理论策划,而策划则分为策略方案的思考与计划编制这两个过程。策略思考,又称策略性思考,指的是为达成某种特定的目的,所需采用的方法论的思考与设计;计划编制,是指按照已经确定的方法论与设计,编制具体行动的计划的过程。每一个作家创新的方法来源于他个人的策划,而他对辞赋文本的创新集中取决于精细的创作策划上。文学的创作策划最大的特点在于创新,即有新的创意,它完全不同于商业辞赋的策划,它们是两个概念,不能等价比较。 

    【诗赋创新是非商业性的国学主张】此谓第四步:主要表现为辞赋创新,与书法、刻碑、制匾、演出、出版、剧本、传播等商业领域的矛盾,创新最忌讳非文学所固有的属性了,诸如:喧嚣浮躁、功利主义、商业铜臭、广告炒作、个人名利主义、小圈子小山头、寡头垄断、文化潜规则等等,这些都不是真正的文学属性,如果把这些垃圾的意识与行为带入辞赋,辞赋人肯定要变质,辞赋肯定贬值、贬得一文不值、贬成了应景的文字。简言之,比如:某件辞赋艺术作品在策划运作成功后,人们将其所取得的经验与方法,向社会推介、宣传、造势、炒作,借以扩大影响面,让广大受众认同赋商品,此举不是什么创新,只是商业炒作而已,因其已脱离了文学本质属性。媒体对于一种文化进行合理的、正确的、有分寸的宣传推介,原则上不违背文学规律,而当今媒体对一些文化界事物的宣传几乎都名不符实,这样的悖谬同样发生在辞赋圈子里,或者说辞赋与其所衍生的相邻领域——例如:文学业、新闻业、演出业(含朗诵、音乐、舞蹈等)、书法业、篆刻业、售石业、出版业(书籍、报刊、宣传册、光盘等)、交通业(包括汽车、火车、飞机等)、宾馆业与旅游业等等——所交叉出的商业行为,大大玷污了创新的本意,辞赋创新不是为以上这些商业利益个人利益服务的。第四个战略缺陷:扩散战略缺陷。“扩散”是创新通过一段时间,经由特定的渠道在辞赋兴趣圈中传播,创新是特殊类型的传播,创新所含的信息与新的文学观念有关。辞赋艺术作品扩散,是一个特殊类型的传播,传播的信息是有关辞赋文化在新时代流布的一个新观念,而观念之新奇度赋予扩散一种特制,以前似乎不曾发生过的现象。其创新意味着扩散中含有某种程度上的不确定因素。辞赋扩散是一种社会变化,可以被定义为国学、国粹、“国是”等,创新是古典文化系统的结构和功能在今天再次发生演化的过程。创新既包含了辞赋自发的传播,又包含了辞赋自觉的传播。目前,辞赋的传播,仅仅局限于辞赋圈狭小的空间内部。笔者研究认为,辞赋不去创新,就只能是区区辞赋圈内极少数人自我把玩、孤芳自赏的腐尸;赋坛外界人士不知辞赋为何物的怪事,“恒河沙数”(比喻数量多到像恒河里的沙子那样无法计算)。酒香也怕巷子深!辞赋文化如果再不创新,认识的人会越来越少,难怪乎当今大学生中,竟然90%都不知道辞赋为何物?如果再不将其创新而拯救之,恐怕辞赋这种文体灭绝不存。扩散战略缺陷,令人触目惊心! 

    【谁维持商业风气,谁就是腐朽的腐败的下流文风】此谓第五步:辞赋创新与商业辞赋是一对天生的冤家,两者相对峙,相互搏击角斗——这个结论,从前几年革新派与“辞赋顽固派”(指赋匪)之间的论战即知。卑鄙的商业辞赋,主要表现为以暗箱操来变相地扩大非正常的利润空间,或者是众多竞争对手猥亵地抢夺同一货单;而被诱骗的投资方,不是实力雄厚的大企业集团公司,就是有关政府及其下属单位,或者更换地域寻求外企,或者跨国到国外发展。这种所谓的合作共赢、所谓的互利互惠、所谓的经济合作伙伴,就是许多狂热于辞赋的家伙所梦寐以求的“商业辞赋”。这种非文学的行径,岂能促进国学的社会化普及,岂能解放和发展文化生产力,岂能充分动员文学资源创新的合理配置,更不必说以满足人们日益增长及不断差异化的物质与文化需求的需求了。辞赋创新是将有利于辞赋作品的相关活动的不断扩大,变成创新学科来支持人们从事有利于辞赋文化的准备及创新活动。通过创新,以辞赋实践支持个性元素充分的优化整合,积极发挥辞赋人的创造力,从而创造出更多更好的辞赋。同时,也提高人们的认知能力,使人们的思想及行动更加符合创新规律,避免辞赋作者思想的僵化与枯燥,进而丰富创新的内容,提高人们的国学觉悟水平,提升人们的文化精神境界。 

    【第三:转换思维定式,加强辞赋创新化,把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推向新的高潮】辞赋创新化运作的路径,是一个完全可以摸索可以尝试的试验田。就事物发展的本质规则而言,只有“收获”而没有“付出”,或只有“付出”而没有“收获”的单方面的行为,都是违背创新规律的,是不会支撑长久的。创新本身并没有错,关键是看如何来创新。辞赋创新问题,其基本原理在于促进辞赋选择最优良的文化基因而得以进化。在国人的观念中,文学一旦沾上钱,就沾上了铜臭味,文学就必然腐化了、堕落了,事实确实如此,本来创新是件很好的事,一旦沾上钱辞赋就庸俗了、就不纯了,道理确实也这样。 

    【精品的审美价值是无形的不可估量的财富】令人扼腕的是:一提到创新,“潘裹脚”等势利之徒就有一种偏见,而一沾上“商”字,潘裹脚等辞赋保守派、顽固派就勃起了功利的欲望,变得比谁都世俗,变得唯利是图。潘裹脚之类的辞赋文渣浑身是腐儒之气,潘裹脚们终日神经质似地跳起来狂吠着吆喝着他们的辞赋何等地黄金万两,殊不知他们连斗大的字都不识半个,竟满天下地吆喝卖唱——简直一副妓女的嘴脸,强拉硬拽着嫖客们来交媾他们泥沙俱下的辞赋,潘裹脚们把辞赋当作皮肉生意进行商业化的有偿服务。这股怪风恶习始于魏明伦、天山客、孙继刚之流,到了潘裹脚、张岸人、锡东刀客、赵缺等人那里愈演愈烈罢了,尤其是“潘岸”之徒,对辞赋创新进行百般的中伤、诽谤、攻讦,这类人惟恐赋坛不乱!其实,这些人所谓的“商业头脑”不过是捞财取利的市侩罢了,其所谓的“市场观念”无非是穷得只剩一把骨头的疯狗而已。潘裹脚们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坐在电脑前抄来抄去,拼凑一些驴唇不对马嘴的文法结构乱了套的下等辞赋,就拿出去蛊惑视听,殊不知其是半斤八两的货色。如果潘裹脚们写点腐文,他们自己把玩、孤芳自赏、自娱自乐,对也就没什么危害了,但潘裹脚们偏偏削尖了狗脑袋,挂羊头卖狗肉,在网络里发泄兽性不说,还把兽欲扩散到现实社会,因此他们对社会不但毫无裨益,甚至形成了一股恶性循环。对于潘裹脚一类的人,不埋头于写作,只专心经营于文化奸臣的个人小利益圈子,笔者给予其当头一棒,一针见血地戳穿之。虽然现在市场经济机制都运行30多年了,时代变了,社会前进了,人们的思想意识进化了,但文化人的风骨与文人精神是不变的,生活在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年代文学风骨是同样的——不能够以金钱来衡量、不能够以一篇文字能兜售多少货币来评判,因为文学精品的审美价值是无形的不可估量的财富。 

    【辞赋文渣与潜规则霍乱赋坛】潘裹脚们尚不如历史上的那些腐儒,因为腐儒们尚知道礼义廉耻,而潘裹脚们则往往把辞赋作品偷梁换柱、移花接木——说白了就是暗箱操作,雇佣枪手替身写辞赋骈文,然后署上自己的名字,这种文章造假现象在碑文雕刻界比比皆是,似乎只要肯花钱就能买到大量的走私产品,这种黑货黑哨严重损害了文学的纯洁性。不但如此,甚至有的人公开标榜自己只要有买家就“卖”,唉,一个经济严重膨热的年代,何止赋人下贱到如此呢,而赋人大都得了“软骨症”而在人格文格面前没了骨气,最重要的一点是潘裹脚、刘志强之流德行败类到非人的境地——剽窃他人文章还恬不知耻,潘匪徒大量盗用我的学说拒不删改,刘志强曾经盗窃戴永斌辞赋且不说,甚至刘匪徒竟教唆蒋红岩为其替身写了10篇辞赋,而蒋红岩却软弱屈膝不予揭露讨伐,无疑助长了恶风。对于潘等赋匪的猖獗,以为他们有了狗屁的网站就能确立其名正言顺的文学地位,恰恰不然,这般末流货色的辞赋走狗穷奢极欲地那社交手段替代学术原则,而丧失了讲真话的学术立场,他们胡吹海旁、夜郎自大得过了实事求是的边界。在所谓的辞赋界,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遍地流,真所谓物欲横流了。“潘裹脚们”简直如一堆苍蝇盘踞、驱虫蠕动的狗屎,臭气熏天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了。正如有的网友怒斥“潘裹脚们”那样:「可怜者,必有可耻之处;可憎者,必无百日之长。更有可怜犹可憎者,频越雷池,改从司马;携赋帝以自居,妄想承祥。惜屈宋疏才,马扬逊句,无以教此竖子;笑小人短目,鼠辈求财,有意为其狈狼。皇帝新衣做就,三摇四摆;黎民捧镜照来,一裸二光。社结广九,何言中赋?貌若斯文,实为奸商。呜呼!倘无聊者莫无知,无知者莫无耻,无耻者莫无畏,无畏者莫无帮,则赋坛难开混沌,后继乏人矣。」这个年代每个人都可以合理地鼓吹,本来无可厚非,而一旦长久地危害到文化传统势必公愤四起。网络里的一些所谓的商业派极端分子,标榜着复兴光大辞赋的大志,叫嚣着辞赋发展战略的筹策,假如是仅仅单个行为罢了,而其形成了文化公害的时候,就对文学的生态环境造成了破坏,潘裹脚一样的人迟早必被自然的法则所淘汰掉。潘裹脚们仍然执迷不悟、抱残守缺、冥顽不化、裹足不前,为新时代所唾弃,则匪性不改也!中国如果不实行改革开放,那么必然如同今日的朝鲜一样的贫穷。毫不客气的说,潘裹脚们该进坟墓里去了! 

    【辞赋创新不是老虎】在商业辞赋的困扰下,新赋文学如何突出重围、破除鄙习、与时俱进、转换思维定式显得尤为迫切了。要知道“辞赋创新”不是老虎,而是当代辞赋发展过程中迟早要应对的客观过程。辞赋创新意义是长远的,道路是艰辛的!纵观古今,不论何种革新,都将面临同样的问题,站在守旧与革新的十字路口,当代辞赋类古体文将何去何从呢。诗赋创新,不同于书法字画古玩等文化艺术品的商业化,因为文学创新的实践活动是一种新锐的人性的高级人文现象。 

    【辞赋创新是辞赋作品本身艺术价值终极体现的需要】创新这个概念,在科技浪潮澎湃的今天已不是什么新鲜名词。自古以来,文学艺术作品就有创新的表现形式,而西汉司马相如给武帝陈皇后写的《长门赋》,“一赋千金”历来传为佳话——指的是文学的审美价值,而非商业价格。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将涌现出更多的创新现象,如近代的话剧、电影、现代的电视连续剧等,而纯文学的创新与视听文学的产生是两个概念,不能相提并论地看待,视听文学借助科技等手段大大淡化了文学的自然属性。文学作品创新成分的增多,是辞赋文学发展到高级阶段的一个必然产物。文学和创新,是一对密不可分的“孪生姐妹”。可是,不知从何时候开始,一提及“文学创新”,孔乙己般的潘裹脚们却有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涩,甚至诬陷创新家的作品“赋闹”,潘裹脚们的这等卑劣言论暴露出其三脚猫的功夫。其实,他们狂热于“商业化”,而歧见于创新,反过来他们又盗窃我的创新观点,真厚颜无耻也。 

    【辞赋创新是一种高雅的事业】纵览中国文学史,盛世才出大赋,哀世辞赋衰落。辞赋创新,是社会文明极度进步的重要标志,是当物质文明极度发达后,人们追求精神文明的一种雅致表现。因为辞赋文学是中国国学文化中的精髓,是奇葩,是琼浆玉液。如果用七层宝塔来打个比喻,1-2层,属于大众通俗白话文文学的范畴,如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3-4层,属于较高层次文学范畴,如诗歌词曲联小文体等;5-6层,属于更高级的文学范畴,如古典散文等文言文;7层,则属于最高层级的文学范畴,如辞赋、骈文等。难怪乎古人司马相如一赋值千金。辞赋骈文,其终极价值由此一觇!辞赋艺术只有通过创新才能表现出来,才会有其存在的社会价值,即才被社会所认可;否则,一文不值。即便某人创作一篇艺术价值甚高的辞赋作品,如果没创新则其价值等于零。随着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的大力推进,辞赋作品本身价值必然将通创新才真正得以充分地体现出来,从而实现其作品文学艺术本身的终极价值。 

    【让创新检验辞赋的生存意义】辞赋创新是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展现辞赋自身价值,让创新检验辞赋生存意义的一种价值体现方式!将辞赋从一个极小的圈子里解放出来,融入到社会生活中,扩大社会对其的认知度。倘若一块价值连城的玉石,一座含金量很高的金矿,如果我们不去将它发掘开采,其价值与普通石头何异之有?只有将其进行创新,把它推向创新,向更多的人展现其无穷魅力与非凡价值,只要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将产生深远的影响!让不认识的人认知,让认知的人热爱,让热爱的人更有创作的原动力! 

    【辞赋创新是历史对于国学文化的召唤】辞赋创新是方块字对形象思维的内涵的要求,文化创新表达了国人在改革开放取得了物质文明巨大进步之后,开始自觉地关注精神文明建设;尤其开始逐渐关注中华国学文化中的优秀成果,比如在中央电视台开辟《百家讲坛》专栏频道,专门邀请明星国学专家做嘉宾剖析经典,向广大群众讲解国学、国是与国粹,旨在普及经典,增加人们的文化情致,提高人们的文化修养,陶冶国人的爱国情操。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人们对国学文化的渴望与追求,会逐渐增加,故“国学热”“传统文化热”会随之升温。而辞赋则属于国学中一支奇葩,必然也同时受到人们的青睐与热爱。这主要取决于辞赋本位价值——“阳春白雪”的独特性与“高雅文学”的艺术性。辞赋文化,虽然如同书法、字画、古玩一样,也具有相对的艺术价值,而其文学价值、思想价值、美学价值,更可以唤醒人们积极进取的向上精神、创造精神、爱国精神,以至于增强人们的社会责任感与历史认同感。辞赋创新,是辞赋作为国学文化向公众传播的一种最佳传播方式,是辞赋新生命的一种最佳表现形式! 

    【辞赋商业寡头,永久地臭名昭著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创新所衍生的文化价值是辞赋创新的产物,是中华辞赋发展进化史上的里程碑,是辞赋文学价值、思想价值、欣赏价值、美学价值与社会价值的集中于一身的具体再现,是辞赋艺术、人文艺术与创新精神的完美结合。一方面,也表明创新者超级的国学认同感与辞赋艺术的鉴赏能力。商业辞赋寡头们文化品味低下、思想茫昧、观念陈旧、思维保守、精神空虚、素质庸劣、麻木不仁、意志涣散、文风坏顿、纲纪松弛,所以学者们极端讨厌执迷不悟的潘裹脚们。另一方面,浮躁的拜金主义的碑赋文化,严重冲刷着辞赋家们的灵魂与人格底线,难怪当代中国不能出现史诗性的赋作。辞赋商业寡头,必将永臭名昭著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创新是顺应文学规律】在这个视文化创新为生命的社会里,文化的竞争最终将沦为创新的竞争,没有创新的文化是可悲的,也是不可能长久的!凡是一种具有长远战略目标的创新,都将创立自己的创新学说,而辞赋则为国学创新的一个最佳载体,这就是顺应文学规律,又使辞赋有了一个更好的价值体现形式! 

    【辞赋革新是赋家劳动与文学审美相匹配的需要】如果不进行创新,则辞赋仅仅只能在辞赋圈内流传,辞赋爱好者孤芳自赏,自我陶醉,甚至妄自尊大。随着快餐文化的飞速蔓延滋生了许多怪状,而认识创新与创新于辞赋的人会愈来愈少,在不久的将来辞赋也许会被铜臭尘埃所湮没。因为当代人生存空间的压力远远大于以往任何时代,浮躁的文化现象似雨后春笋,辞赋精品难以百里挑一。即使有人自称才华横溢也不过夜郎自大,而有创作才学的边缘写手往往迫于现实生存的压力而疏远了辞赋创作,而很多中间立场的中庸之徒的沉默立场助长了辞赋歪风邪气,这一搓没有立场的中庸者可悲。创新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圣的事业!辞赋家的创新劳动,与其创作辞赋的兴趣与动机有关。没创作兴趣则无创作动力,没创作动力则无压力,没创作压力则无责任心,无责任心则写不出好的辞赋作品,所以辞赋创新则是解此难之良方,只有如此才能更有利于激发辞赋作家的创作热情,既展现了自己的才学,又可获得审美成就。 

    【辞赋创新是糜烂的辞赋征文的掘墓者】由于文化制度的不健全,媒体助长了辞赋歪风,比如《湘江赋》《华山赋》《敦煌赋》等所谓的征文,其影响极坏,因为参与的大批的辞赋作家、写手、文学爱好者趋之若鹜之后,都有上当受骗的感觉。写手们不惜花费大量的精力去搜索,并查阅无数有关该地的历史人文与现实资料,这样地花费大量的心血进行创作,他们的动机无非是该三地征文悬赏的金额最高奖金为10万,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于是很多人疯狂地之乎者也起来。这种利用辞赋来吸引人们眼球的做法,纯粹是商业炒作:一方面主办方在造势炒作自己,让其声名驰誉天下,无形中宣传了自己、推介了本地,提高了社会知名度与影响,意在吸引大量的潜在的游客来本地旅游,以增加本地本市的经济收入,从而促进该市该地的快车道发展;另一方面则诱导了许多人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劳动,竟催生出几百篇乃至上千篇的同名赋的问世。作者为什么这样努力呢?意在获取高额而丰厚奖金的回报。而近期有关单位组织的《上海世博会赋》的征文,则几乎无人问津,兴趣者寥寥无几。为什么形成如此大的反差呢?原因很简单,未设置高额奖金,人们就没兴趣了,即劳动付出与收获回报不成正比例,则失去了经济性的激情与创造性的动力。这也正是各地政府或有关单位为何设置有奖征文的真正原因与目的所在之处!如此拜金主义的文风充斥文坛并荼害了古老的国粹——辞赋,今天张三“征赋”、明咯李四“献赋”,哪里有征赋的就一窝蜂地滋生一大群求赏者,而征集来的无非是不入流的命题作文罢了,哪里有献赋的就有炮制赶造的书法辞赋长卷——通过关系而被某某单位馆藏了,献赋者通过媒体叫嚷着——就像偷了人家的娘们还泼口骂街,哈,这些不伦不类的辞赋现象岂不是文化腐败。莫要羡慕之,羡慕腐败乃俗气者所为。商业辞赋的闹剧,更在于拿“巨奖”为诱饵,尔后抽条——举办者借口没有合格产品而取缔“巨奖”,实则被其私吞了。这种卑劣的手法,恐怕连三岁孩子也能一眼看穿。 

    【辞赋创新乃冷暖自知之事】辞赋精品之创作,需要学养+胸襟+才气+博识+毅力,其难度之大,历朝历代皆有证明,其上乘之作当可传世永铭。譬如,关于司马相如之记载,可察作赋之不容易。《西京杂记》卷二则有司马相如的作赋记载:司马相如为《上林》、《子虚赋》,意韵萧散,不复与外事相关。控引天地,错综古今,忽然如睡,跃然而兴,几百日而后成。这段话虽属小说家言,不可尽信,但其所说的司马相如作赋费时颇多却是大抵可信。同书卷三云「枚皋文章敏疾,长卿制作淹迟,皆尽一时之誉」,再次说明司马相如为文“淹迟”乃时人皆知。由《西京杂记》的记载可以合理推断,司马相如由作《上林赋》到献赋,期间当有“几百日”。扬雄作赋之辛劳,从后文的文字中也可窥视一斑。桓谭对扬雄极为推崇,论其交谊在师友之间。他曾想从扬雄学作赋,扬雄告诉他“能读千赋,则善赋”,又谓“余少时见扬子云之丽文高论,不自量年少新进,而猥欲逮及。尝激一事,而作小赋,用精思太剧,而立感动发病,弥日瘳”。扬子云也说在汉成帝时,他随从到甘泉,诏使作赋,因为时间仓猝,用心苦思,遂“梦其五脏出在地,以手收而内(纳)之,及觉,病喘悸,大少气,病一岁”。可见写作的劳精苦思,有损健康。再如,张衡作《二京赋》,“精思傅会,十年乃成”。左思写《三都赋》整整化了十年!难怪乎在辞赋创新过程中,大有欲跳鬼谷断崖的苦闷、欲投长江洪流的焦急、推倒重来的痛苦、改稿频繁的艰辛,脱皮三层、瘦肉十斤的痛楚,这种感受,只有作者本人才能亲身感受,非外人所能道也。其中冷暖自知也!

    【辞赋创新是对赋家所付出劳动的一种尊重】创新是对先人创造的宝贵的精神财富的尊重,创新是文人的权利。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与尊重劳动具有内在的、本质上的一致性,是尊重劳动的必然要求,尤其是现代社会思维劳动的必然要求。劳动贵在创造,没有创造,劳动只能是简单的重复。创造也离不开劳动,没有劳动,创造就只能是纸上谈兵。尊重劳动和尊重创造,离不开尊重知识和尊重人才。《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指出:全面贯彻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的方针,不断增强全社会的创造活力。这对引领社会尊重当代的主流价值导向——创新风尚,意义非凡;而且还进一步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极为重大的意义。 

    【辞赋创新是兴辞昌赋弘骈的归宿】辞赋创新,以“关注国学,引领辞赋新浪潮;发动赋运,导航创作新走向”为宏宗大旨,以“把握时代脉搏,开拓创新学风”为理念,奉行“唯有思想方能构筑永恒之理想王国,唯有思想者方能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之人生旨归,提出“弘扬国学,革新辞赋,创研并举,追求卓越”之兴赋方略,肩负“兴辞昌赋弘骈,担历史之大任;传道授业解惑,凝众才之鼎力”之神圣天职,并戮力践行之。以盛彰当前辞赋研究与创作新成果为依托,致力于中华辞赋研创成果的推广与传播,介绍国内外辞赋前沿理论和重要辞赋创新家、理论家及研究员,力倡辞赋研究理论的本土化及辞赋创新团队的优化组合。目前辞赋研创宣的工作重点是:强调原创性的辞赋作品和辞赋理论研究、及回应当下的个案研究,并将中华辞赋研创宣问题置于全球化视野之下,加强与国际学术界的交流和对话。这一切,旨在通过互动交流和组织不定期活动,来凝聚和团结分布于国内外的创新家的个体与群体。 

    【创新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创新家所发起的“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在发展中逐步壮大。“诗赋创新”作为非盈利性的纯文学活动,不但着力于“兴辞赋、弘骈文、复国学”等公益学术,还以创新凝聚人心、汇集人气,让创新观念不断深入民心。因此,创新不但要有坚实的社会基础、庞大的辞赋作者群体,更需要具有坚实的学术基础作为后盾。因为学术是最根本的支撑,没了科学的辞赋理论,就保证不了“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强势推进,由点而线、由线而面、全面推开将是一句空话。创新时代,缺少创新,精品文学就玩不转!离开创新谈国学复兴,离开创新谈辞赋兴盛,离开创新谈“新赋运动”,那只能是“乌托邦式”的空想与意淫。让辞赋走向创新,创新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诚然,创新本身并无错,创新是万物之源。随着中华辞赋创新人数的逐渐增多,随着辞赋创新“量”的累计增加,随着创新质的飞跃,创新团队必然发展壮大,“中华新辞赋创新运动”必然不断深入,兴辞昌赋弘骈必然离不开创新,创新必然是潮流。但是,也要清醒的看到,目前商业辞赋损害了辞赋的健康发展,并给辞赋蒙上了一层铜臭,一些人寡头鼓吹的辞赋商业化是糟粕口号。相反,创新是辞赋进化的必然选择和必由之路。

    王泽生-国学创新http://hi.baidu.com/wzsxj/blog/item/3376f9941a34c515d31b7028.html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潘承祥教授在“中华辞赋(太行山)高峰论坛”上的讲话   【请点击】

 

(中赋评论员按:天底下居然有这样的创新?!掩耳盗铃!严重声讨!超级扒手!人人得而诛之)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