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主席团赋集 >> 潘承祥主席 (可直接点击相片进入) >> ◆【赋苑琼葩序/跋】◎赋帝 [4篇]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江城子.闲话赋史 / 刘昌文
◆【祭父文】◎毛生明 撰文
◆【武当山赋】◎赋璠谢明 撰文
◆【波森特赋、老道口赋、查海遗址赋、墨西哥记游】◎赋阜张铁钧 撰文
▲泰安市高港区诗词楹联协会刘良鸣
▲扬子江药业集团刘良鸣介绍
▲刘良鸣《扬子江药业赋》(剽窃之文)
▲刘良鸣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王国钧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何首锋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赋帝潘承祥《河南理工大学赋》被何首锋剽窃套改为《永州职院赋》
▶关于江苏泰安高港刘良鸣抄袭剽窃事件的严正声明(2019年·第1号)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湖南永州“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44
   ○- 今日访问:14871
   ○- 本周访问:93656
   ○- 本月访问:352936
   ○- 访问总数:59864762
  双击自动滚屏  
◆【赋苑琼葩序/跋】◎赋帝 [4篇]

发表日期:2012年2月3日  出处:中华辞赋网站 睚眦 审辑  作者:赋帝、赋仙、赋爵、赋树  本页面已被访问 4062 次

《赋苑琼葩》序一 / 总编辑:赋帝

    圣人云:“三十而立”。《左传》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斯三立者,乃死而不朽之道也。然则立德于内,立功乎外,惟立言可兼通于内外焉。德立于内,必藉言以外显;功立乎外,必赖言而内化。目今余岁近五秩,而德未立,功莫成,岂弗惭邪!然《赋苑琼葩》行将付梓面世,不亦陶陶然而欣欣乎!故欲先以立言,继而立学,而后发于功德也。如遂,则可立身立名于亘亘千秋者矣!

    夫《赋苑琼葩》者何?书名也,乃《千城赋》暨《中华新辞赋选粹》之续焉合订者也。其分之曰《千》曰《粹》,并之曰《琼葩》,皆中华赋苑之系列丛书也。堪与清代《历代赋汇》与《赋海大观》相颉颃,为当代赋坛主流赋家精英赋作之荟萃集结列展。睿心嘉于芷若,神藻茂乎琳琼。醴醴乎琼浆玉液,馨馨乎伊洛传芳。篇章仿珠泽,文彩宛邓林。新赋第一善本,誉作圣代当朝之彧观巨著;百年典范高文,洵为中华文库之瑰丽奇葩!晋葛洪《抱朴子·广譬》:“不覩琼琨之熠烁,则不觉瓦砾之可贱;不觌虎豹之彧蔚,则不知犬羊之质漫”。于焉乃见奥谛,信然“有比较才有鉴别”云尔哉。故世人得览斯书后,孰弗信欤!

    曩昔,中华文库,分经史子集,历朝历代盖有所纂,尤以清代为集大成者。自清末还之于夏、商、周三代,可谓琳琅满目,汗牛充栋,浩如沧海,其文辑以亿计,弗可胜数也已。然则,将文从史中独出者,始于昭明《文选》也,而《文苑英华》等集次之。就赋而论,此前其专辑者,盖寡。辞与赋于南朝·梁前,几无专集,多混载于《史记》、《汉书》等史志中而得传。自《文选》出,列赋为甲,诗乙之,骚丙之,其它文体则次次次之,赋之文学地位,尝居上焉!尔后,步《文选》后尘,代有赋编,斐然可观。专集鼎炽者,当为清代,学人尽心竭力焉耳矣。譬若:

    兹据当代赋学者、桐城籍人士、南京大学许结教授研究成果,于斯予以引用。许公在《中国赋学研究之四·赋集》中,将历代辞赋“总集”、“选集”与“个集”,系统化疏理如下:

  章学诚《校雠通义·汉志诗赋第十五》:诗赋前三种之分家,不可考矣,其与后二种之别类,甚晓然也。三种之赋,人自为篇,后世别集之体也。杂赋一种,不列专名,而类叙为篇,后世总集之体也。(按:文学选集包括赋集编纂之起因,有四点值得注意:一是受经学选本影响;二是文学观念自觉;三是以史传文而文繁难载,文集应运而生;四是文学辨体意识凸现与文学总集或选本编纂相辅相成) 

  《隋书·经籍志》:谢灵运《赋集》92卷、崔浩《赋集》86卷、无名氏《赋集钞》1卷、《续赋集》19卷、梁武帝《历代赋》10卷以及《五都赋》6卷、《皇德瑞应赋》1卷、《杂都赋》11卷、《杂赋注本》3卷、《献赋》18卷、《百音》10卷、《述征赋》1卷、傅毅《神雀赋》1卷、梁武帝《围棋赋》1卷、《观象赋》1卷、《洛神赋》1卷、《枕赋》1卷等。(按:《五都赋》集张衡《二京》左思《三都》;《杂都赋》目下又署《相风赋》7卷、《迦维国赋》2卷、《遂志赋》10卷和《乘舆赭白马赋》2卷。今仅存萧统《文选》“赋类”分“京都”“郊祀”“耕籍”“畋猎”“纪行”“游览”“宫殿”“江海”“物色”“鸟兽”“志”“哀伤”“论文”“音乐”“情”15类别) 

  《新唐书·艺文志》:李德裕杂赋2卷、陆龟蒙赋6卷、李商隐赋1卷、薛逢赋集14卷、卢献卿《愍征赋》1卷、谢观赋8卷、卢肇《海潮赋》《通屈赋》各1卷、林绚《大统赋》2卷、高迈赋1卷、皇甫松《大隐赋》1卷、崔葆数赋10卷、宋言赋1卷、陈汀赋1卷、乐朋赋1卷、蒋凝赋3卷、公乘亿赋集12卷、林嵩赋1卷、王翃赋1卷、贾嵩赋3卷、李山甫赋2卷等。 

  《宋史·艺文志》:徐锴《赋苑》200卷、《广类赋》25卷、《灵仙赋集》2卷、《甲赋》5卷、江文蔚《唐吴英秀赋》72卷、《桂香赋集》30卷、杨翱《典丽赋》64卷、《类文赋集》1卷、谢壁《七赋》1卷、许洞、徐铉《杂古文赋》1卷、王咸《典丽赋》93卷、李祺《天圣赋苑》18卷等。(按:宋人辑录重唐人,宋初李昉等编纂《文苑英华》收赋1378首唐律赋,姚铉编纂《唐文粹》辑录55首唐古赋。又范仲淹辑《赋林鉴衡》主选唐律赋,以为科场龟镜,书佚序存) 

  钱大昕《元史·艺文志》:郝经《皇朝古赋》1卷、虞廷硕《古赋准绳》1卷、祝尧《古赋辩体》8卷、无名氏《元赋青云梯》1卷。(又,清黄虞稷《千顷堂书目》增录有冯子振《受命宝赋》1卷、《古赋题》10卷、《后集》6卷;另著录《古赋准绳》为10卷,《古赋青云梯》为3卷。又据宋濂《渊颖先生碑》,吴莱有《楚汉正声》2卷。上录诸集,今存祝尧《古赋辩体》与《元赋青云梯》两种。另有赋专集如杨维桢的《丽则遗音》与《铁崖赋稿》) 

  《明史·艺文志》:刘世教《赋纪》100卷、俞王吉《辞赋标义》18卷、陈山毓《赋略》50卷。(按:俞编、陈编尚存。另,明代赋集存目者尚有:佚名辑《赋苑》8卷、李鸿辑《赋苑》8卷、施重光辑《赋珍》8卷、袁宏道辑、王三余补《精镌古今丽赋》10卷、周履靖、刘凤、屠隆辑《赋海补遗》30卷、无名氏辑《赋学剖蒙》2卷、无名氏辑《类编古赋》25卷、余绍祉辑《赋草》1卷,叶宪祖《青锦园赋草》1卷等) 

  清代赋集数量巨大,据笔者寓目所及约五百余种,择要选录于次: 

  (1)赋总集:陈元龙编《历代赋汇》184卷、赵维烈辑《历代赋钞》32卷、陆葇辑《历朝赋格》15卷、王修玉辑《历代赋楷》8卷、张惠言辑《七十家赋钞》6卷、张维城辑《赋学鸡跖集》30卷、关槐辑《赋海类编》20卷、黄滋爵辑《赋汇海续编》8卷、二云楼主人辑《增广赋海统编》30卷、鸿宝斋主人辑《赋海大观》32卷等。

    (2)赋选集:以通史性质分者如王冶堂辑、雷琳、张杏滨注《赋钞笺略》、鲍桂星辑《赋则》4卷等;以断代性质分者如佚名选《六朝赋钞》、马传庚选《六朝唐赋读本》4卷、邱与凡选《唐人赋钞》6卷、汪宽辑《宋金元明赋选》8卷、沈德潜辑《国朝赋楷》6卷等;以主题性质分者如李元度辑《赋学正鹄》10卷、徐斗光选《赋学仙丹》1卷等;以地域性质分者如杨浚辑《闽南唐赋》6卷、欧阳厚均辑《岳麓赋钞》3卷、姜学渐辑《资中赋抄》2卷等;以文人团体分者如景祺浚辑《四家赋抄》4卷、宋景关辑《赋稿合编》11卷等;以馆试赋性质分者如法式善编《三十科同馆赋抄》32卷、孙钦昂编《近九科同馆赋抄》等;以体类性质分者:如选古体赋者则有王芑孙辑《古赋识小录》8卷、梁夔谱辑《古赋首选》1卷、丁履恒辑《骚赋杂文》1卷等,专选律赋者则有潘世恩辑《律赋正宗》2卷、朱一飞辑《律赋拣金录》4卷、吴纯辑《律赋凤楼集》4卷、任聘三辑《律赋选青》4卷等。 

  (3)赋专集:按:明以前赋专集甚少,至清编纂赋集之风始盛,其中影响较大者有:张士焘《味兰轩百篇赋抄》4卷、杨恩寿《坦园赋录》1卷、潘尊祈《小松鳞书屋赋存》1卷、江璧《子笙赋抄》1卷、程祥栋《东湖草堂赋抄》2卷、朱骏声《竹笑轩赋抄》4卷、朱一新《佩弦斋律赋存》1卷、沈叔埏《剑舟律赋》2卷、郑德璜《师竹斋赋抄》1卷、冯熙《蒙香室赋录》2卷、熊琏《澹仙赋抄》1卷、王再咸《泽山赋抄》1卷、刘岳云《食旧德斋赋抄》1卷、王宝庸《律赋效颦》1卷等。 

  萧统《文选序》:古诗之体,今则全取赋名。荀宋表之于前,贾马继之于末。自兹以降,源流寔繁。述邑居则有“凭虚”“亡是”之作,戒畋游则有《长杨》《羽猎》之制。若其纪一事,咏一物,风云草木之兴,鱼虫禽兽之流,推而广之,不可胜载矣。 

  范仲淹《赋林鉴衡序》:叙昔人之事者,谓之叙事;颂圣人之德者,谓之颂德;书圣贤之勋者,谓之纪功;陈邦国之体者,谓之赞序;缘古人之意者,谓之缘情;明虚无之理者,谓之明道;发挥源流者,谓之祖述;商榷指义者,谓之论理;指其物而咏者,谓之咏物;述其理而咏者,谓之述咏;类可以广者,谓之引类;事非有隐者,谓之指事;究精微者,谓之析微;取比象者,谓之体物;强名之体者,谓之假象;兼举其义者,谓之旁喻;叙其事而体者,谓之叙体;总其数而叙者,谓之总数;兼明二物者,谓之双关;词有不羁者,谓之变态。区而辩之,律体大备。 

  祝尧《古赋辨体序》:诗人所赋,因以吟咏情性也;骚人所赋,有古诗之义者,亦以其发乎情也。……古今言赋,自骚以外,咸以两汉为古,已非魏晋以还所及。心乎古赋者,诚当祖骚而宗汉,去其所以淫而取其所以则可也。 

  周履靖《赋海补遗序》:或载庚前韵,或独创新裁,譬圭璧之蝉联,俨宫商之迭奏。言玄象,不必梁园雪月之奇;咏坤舆,非借江海天台之笔。至于侈宫室之壮丽,则追踪鲁殿铜台;指人事之烦多,则媲迹思玄感士。其诸文史珍奇,冠舄器用,音乐之部,服食之需,林峦草木之繁,鸟兽鱼虫之异,即使王、谢濡毫,曹、刘伸纸,共绮合而芊眠,互弦挥而凄响,未知席列谁左也。 

  陈元龙《历代赋汇·凡例一》:秦汉六朝及唐以前之赋,有梁昭明文选、汉魏一百三家集、赋苑、修文御览、文苑英华、唐文粹六种书内所载甚多,咸为类次。其宋元止有文鉴、文类二书,至明文并未有专书。即近时所刻赋抄、赋格、赋楷等书,殊未详备。此外散见杂出者不少,今从各人文集及别种书内广加搜罗。(按:《赋汇》正集分“天象”等30类,外集增“言志”等8类) 

  陆葇《历朝赋格·凡例》:古赋之名始于唐,所以别乎律也,犹之今人以八股制义为时文,以传记词赋为古文也。……若由今而论,则律赋亦古文矣,又何古赋之有?(陆编因“格”分三大类:文体、骚体、骈体(包括律体)) 

  鲍桂星《赋则·自序》:夫赋有古有律,为古而不求之律,无以为法也;为律而不求之古,犹无以为法。 

  李元度《赋学正鹄序》:曰层次,曰气机,入门第一义也。曰风景,曰细切,曰庄雅,曰沉雄,曰博大,皆应区之品目也。曰遒炼,曰神韵,则浸浸乎进于古矣。曰高古,则精择古赋以为极则。由六朝以上希两汉,其道一以贯之。此循流溯源之术也。(按:李编分赋为“气机”等10类)

    姚鼐《古文辞类纂序目》:辞赋类者,风、雅之变体也,楚人最工为之,盖非独屈子而已。余尝谓,《渔父》及《楚人以弋说襄王》、《宋玉对王问遗行》皆设辞,无事实,皆辞赋类耳。太史公、刘子政不辨,而以事载之,盖非是。辞赋固当有韵,然古人亦有无韵者,以义在托讽,亦谓之赋耳。汉世校书,有《辞赋略》,其所列者甚当。昭明太子《文选》,分体碎杂,其立名多可笑者,后之编集者或不知其隔而仍之。余今编辞赋,一以汉《略》为法。古文不取六朝人,恶其靡也。独辞赋,则晋宋人犹有古人韵格存焉。惟齐梁以下,则辞益俳而气益卑,故不录耳。

    姚氏依文章之内容与特征,划文体为大类者十三,曰:论辨、序跋、奏议、书说、赠序、诏令、传状、碑志、杂记、箴铭、颂赞、辞赋、哀祭。提出“义理、考据、辞章”之举张。其论云:凡文之体类十三,而所以为文者八:曰神、理、气、味;格、律、声、色。神、理、气、味者,文之精也;格、律、声、色者,文之粗也。然苟舍其粗,则精者亦胡以寓焉?学者之于古人,必始而遇其粗,中而遇其精,终则御其精者而遗其粗者。文士之效法古人,莫善于退之,尽变古人之形貌,虽有摹拟,不可得而寻其迹也。其他虽工于学古,而迹不能忘,扬子云、柳子厚,于斯盖尤甚焉,以其形貌之过于似古人也。而遽摈之,谓不足与于文章之事,则过矣。然遂谓非学者之一病,则不可也。

    吾潘氏则依文章之形貌与特质,划文体为大类者三,曰:韵文、骈文、散文。凡排列整饬类乎诗者,应有韵,谓之“韵文”也;凡排列参差而散漫者,无韵,即非韵文,谓之“散文”也。然而,因排列整饬而无韵者,则毋能归类乎诗;反之,亦因排列整饬而非散化,故又不能归类乎散文。于是乎,此种非诗非散文者,谓之“骈文”也。或曰:辞赋为韵文。余则曰:非也。夫辞赋乃何?其介乎诗与文之间一文体也,即介于韵文与散文之间一文体耳!非诗非文,近诗近文,半诗半文焉尔。显觇,辞赋为半韵文之文体,确信无疑者矣!其外,吾于姚鼐之“义理、考据、辞章”后,兼加“实用”,实则与曾国藩之为文主张甚为暗合。

    考辞赋之沿革,其辙痕清晰可辨:嚆矢于晚周,分支乎《诗经》,椎轮于《楚辞》,始名乎荀子,熟达于宋玉,至巅乎司马相如,鼎盛于汉魏,骈偶乎六朝,律化于唐,散衍乎宋,陵替于元明,中兴乎清,荒疏于民国,绝迹乎文革,崛起于开放,繁荣乎当今,此乃两千余载中华赋史发展之轨迹也。

    其间,五四运动,文坛盟主桐城派被打倒,文言文则为白话文所取代,辞赋亦销声匿迹。近百年以降,流风相师,传嬗赓续,沿流而莫之止,遂有辞靡赋丧骈惫之患。逮至伟哲邓公出,国家大势为之一变,则文化因由经济腾飞而繁荣,赋之复兴亦春风化雨,恰逢其时也焉。于是乎,西元2005年1月1日中华辞赋网之首建,则顺应历史之潮流,承应时代之召唤,肩负人民之重托,横空破世而帅然第一人点燃中华辞赋复兴之辞星赋火,进而于2008年成立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并创办《中华辞赋报》,轰然发起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声望日隆,每况愈上,遂成今之燎原之昌势也!

    是故,自[中赋]出,联洛阳赋院而大之,并光明“百城赋”为一途,策动导启“千城赋”之征文之汇编,挈揽众长,融汇千家,跨越百氏。将遂席两汉而还之三代,使屈原、司马相如、司马迁、扬雄、班固、张衡、曹植、庾信、韩愈、欧阳修、苏轼、前后七子、归震川、戴、方、刘、姚、曾国藩等之文,绝而复续。口衔文宪,虹旌猎猎,执赋坛之牛耳;独掌乾坤,风骚卓卓,握赋运之马缰。岂非所谓豪彦俊杰之士,大雅不群者哉!呜呼!盖自五四以来,一社团而已。

    未几,苏人东台名士赋魂黄公少平推誉[中赋]云:五四起,文言靡。文革祸,辞赋灭。开放后,机遇临。独赋帝,横空凌。谈笑间,人纷从。导航向,归于正。麾而统,赋已兴。昔有韩文公,道济天下之溺,文起八代之衰。今有桐城潘,勇充三军之帅,赋兴五朝之落。噫嘻乎!此岂非参天地,关盛衰,浩然而独存者乎?

    至于文辞者,道之余也;纂文辞者,亦教之末也。但非鸿儒者不足以析理阐道,毋硕耆者弗足以撰辞作赋弘骈,亡广崇之志者无以旷瞻高瞩而堪当大任,惟三者系于一身也者,泰斗之谓也。若见之罔明而知之罔的,则亦何以通古今,穷正变,论昔人,而毫厘无失也哉?逞私臆而言之,陋而不可为也;执一得而言之,狭而不足为也。趋于完备者有之,止于至善者鲜矣。自西元2008年以来,纂赋集者日众,而至今讫无善本,其以是也夫?其以是也夫!

    今,溥天同风,九垓一统。党恩浩浩其澜,激荡乎乾络之限;政泽衍衍其流,滂湃于坤维之极。威达八埏而昶昶,信抵九域以孚孚。威信并济,百姓同愉。自四害罢黜以降,政治开明,天下承平久矣;文教熙洽,各界秩序井然。编臻瑰典,道积而德厚;丕显国粹,文昌以祚广。盛世中华,兴百业之正隆;盟主[中赋],倡国故其尤酣。于是,运起沉转活之笔,挽兴灭继绝之珍。振大义于旧赋既亡之后,发奥賾于新辞未覩之先。《千城赋》暨《中华新辞赋选粹》,合焉而孕以续,《赋苑琼葩》因势天成也!

    孔子曰:“言之无文,行之不远”。是纂也!搜之也博,择之也精,考之也明,论之也确。文辞赅富,琬琰为心;赋作博赡,玄黄成采。篇篇锦绣,可品光华对偶之章;字字雕龙,以赏玉蕊俪骈之句。灵秀乃骈,崇瑶词于怀抱之内;识博乃赋,吐瑯篇乎毛墨之端。写诸碑碣,播狼胥瀚海之声;炳若丹青,掩麟阁云台之美。绘声著色,形式固多溢美;撷艳流香,内容亦有箴规。使夫读者,若入山以采金玉,而石砾有必分;若入海以探珠玑,而泥沙靡不辨。于戏!瀚苑摛藻,卓尔千章;集稿弥丰,斐然巨制。风雅薪传,续旧赋之新编;龙光射斗,立不朽之圣言。无怪乎班孟坚赋就两都,名扬千载;左太冲构思十稔,纸贵一时也欤!

    嗟乎!征诸往史,诚鲜其伦。铸斯新纂,猗欤盛哉。振古若兹,奎光已透三千丈;于今维炽,风力行看九万程。遂引赋仙单公文忠七律一首,以美大著付梓之盛事。其云:

    海纳千篇才子章,云集百镇藻词乡。蟾宫赴会名流涌,雅苑飙升魏晋张。

    拯救高功标日月,弘扬伟绩炳川江。琼葩再现春秋笔,大赋长流翰采香。

    是为序!

辛卯年冬十二月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桐城派赋学会会长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第一发起人赋帝撰于中国文都望江亭   

 

《赋苑琼葩》跋一 / 赋仙

   中华赋苑罡风起,盛世文坛浩气奔。万里人文着雅韵,千城古迹附灵魂。

    岁在辛卯,时逢仲秋,由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赋帝潘承祥先生主笔《赋苑琼葩》即将付梓问世,此乃惊天盛举,旷世奇勋也。拜读此部宏篇巨著之入选稿件,欣赏诸作,真可谓奇才满目,异彩纷呈。即有赞颂江山万里异彩流光之大作,亦有讴歌故里家园翻天覆地之椽毫。似赏华年里万马奔腾之壮美,如临盛世中千帆竞远之恢宏。在百余位辞赋作者中,有住在新疆天山脚下者,有居于塞北渤海之滨者。或外邦志士远在美国者,或华夏同胞近在港澳者。松龄鹤寿者,有之;嫩蕊新苗者,有之。执政居官之公仆者,多矣;打工经商之庶民者,多矣。在本届振兴赋体,传承国学大业之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中,莺飞燕语,鹤舞鹏翔,红光冲北斗,紫气染南洋。雅风再现,文明兴焉。尤其令人感动与欣慰者为,竟有诸多女性不让须眉,此乃古往不可多见之亮点。毋庸置疑,斯一表现,足以见证社会进步与文明程度之高!

    扪心自问,业已断代近百年之辞赋文体,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事实存在,谁言不然?毋论普通文学爱好者,即便诸多文坛巨子及高校教授,皆望而生畏。故昔日黄花,忽然间令其如同睡狮猛醒,谈何容易?然而,作为领军人物赋帝潘承祥先生与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创作团队,却磊磊然持之以恒,执迷不悟,百折不挠,夜以继日,呕心沥血,苦心孤诣,艰辛耕耘,一次次粉碎群小们之干扰与破坏,力张大义于当代,馈遗宝典于后世。《赋苑琼葩》即将付梓而横空出世,标志中华辞赋梅开二度,复又引领神州文坛而风骚。彰显吾华夏再现汉唐繁荣与文明鼎盛之风貌。窃坚而信之,《赋苑奇葩》必将流芳万代,主编和作者们必将载入史册。雁过留声,豹死留皮,何况人乎?斯也者,百年后,自见分晓!

    常言道:万事开头难。因辞赋之复兴尚处于继绝扶倾初始阶段,故如何调动文人墨客之积极性与主动性,并焕发出无限创造力,方为硬道理。在陆续完善与升华中再行大浪淘沙,提升作品质量,才是明智之举。亦缘于人们受旧习俗固有思维定式之桎梏,进而导致共识之达成常常受阻。以故,尽管赋帝潘君并中华辞赋家联合会骨干们付出艰辛努力,但是,未尽如人意之处,亦在所难免。作为团队骨干中一员,余在此殷切希望潘君乃至整个[中赋]创作团队,仍要责无旁贷,义无反顾,一如既往,奋发蹈厉,唯有做出更大成绩,创作出惊世骇俗之累累硕果,自然为社会各界之广泛认可、理解、支持与推崇。

    文行于此,情犹未尽。再作七律一首,以抒发余此时此刻之激动与愉悦心情。如次:

    屈原宋玉闻华夏,杜甫青莲响半球。雅士成名凭悟性,文坛焕彩仗筹谋。

    高台平坦名流笑,浅井低洼墨客愁。试问文坛何处靓?琼葩巨著演风流。

    是为跋!

    2011年10月1日中华诗文书画名家联盟总会顾问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副主席赋仙撰于河北秦皇岛书斋

 

《赋苑琼葩》跋二 / 赋爵

    欣闻赋坛巨擘潘公承祥先生新纂《赋苑琼葩》行将付梓面世,余等不惟倍感兴奋,翘首企瞻,抑亦以先睹为快为幸事也。夫潘公者何?乃中华文都——皖省桐城名士也,字龙凤,网名司马呈祥,笔名雷池赋翁,亦号雷池龙、文都狂人、独孤求败等,以西元1962年10月22日诞于斯世也。系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桐城派赋学会会长,中华辞赋报社长,中华辞赋网总编,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总裁,桐城神气赋派创始人,著名辞赋家,教授,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第一发起人,享有“赋帝”之誉。

   《赋苑琼葩》为赋帝潘公继《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二书后,呕心沥血又一惊世之赫著。内容丰富,涵盖面广。囊自建赋网以来所有精品力作以括之而铸焉。共五册,文字过亿。装饰古雅,文章锦绣溢彩;硕果蕡蕡,尽皆珠玑华章。此等巨著鸿制惟有赋帝雄才大略尚能完成之,真可谓前无古人后启来者,旷世之伟绩矣。惟潘公,方有如斯大手笔;惟先生,才能使国学昌盛、文脉千秋。赋帝潘公真奇才也!

    潘公自幼家境贫寒,然未泯鸿鹄翱翔万里之志哉。发愤自厉,刻苦攻读。聪慧过人,曾有神童之殊誉;敏颖好学,膺为才子之美称。继而博览群书,志怀高远。及长,学有所成,沉酣六籍,贯串百家,博通今古。才高八斗,谈吐间警语频频;学富五车,弹指间佳作连连。初,携经纶济世之才,不甘久为他人之下。于是乎精研文学,钟情文史,旁猎儒释道之典。先秦散文,喜爱有加。汉魏辞赋,六朝骈文,钻研沈邃。唐诗宋词元曲,前后七子并桐城派之文,一往情深,靡不毕览于胸。以致古文功底深厚,文章锦簇璀璨,视野旷放,磅礴大气罔极,神韵无所限。艺高胆大,睥睨俗世之陋儒;下笔有神,俄尔珠玑而联翩。洋洋乎万言,一挥而就;帙帙乎巨篇,一气呵成。先时,先生文采飞扬,血气方刚,风流倜傥,游弋网海,风骚跋扈,意气鹰扬,常以激扬文字为乐事,指点时弊为己任。如今,集百家之所长,撷古今之精髓。视历史掌故如探囊取物耳,华丽辞藻可信手拈来矣。积厚薄发,撰述尤丰,篇章惊当世,著作与其身侔焉。

    以故北国诗坛耆宿太原毛依先生评价之曰:“潘承祥先生,君之豪气、霸气、文气、大气,令余赞叹不已。君于文学上之成就,随着时间推移,前途未可限量”。由是观之,信然潘公必能成伟名于后世者尔也!

    赋帝生性耿直,秉性刚毅,粹然狷介之士,雅而不苟合于当世,卓尔不群。且才华横溢而恣肆,于同道中一葩独秀,为文苑中之骄骄者。故多遭群小妒忌与贬损,中伤与攻讦,亦是情理之中事也。因时下道丧德弊,异端并起,以致于世风每况愈下,人心不古。是有空怀经天纬地之才,难觅英雄用武之地。造化弄乎人,时运多蹇然。“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二十年之职场兮,空有抱负;良骥不遇伯乐兮,壮志难酬。然则目今,已然转换思维定式,找准己身之该位:仕途受阻,转道赋业,弘扬国粹,不亦安身立命之上上策欤!

    先生有先天好古之秉,具研习古学之癖。于故乡桐城文派之鸿学,倾慕与沉湎久怀,孤诣并执迷毋拔。常以振兴桐城派古文与中华辞赋为己任!敢为人先,思维另于同类;超越时空,放眼寄予未来。匡复国学,重现汉魏之风韵;振兴文脉,开启文坛之先河。揣摩时代脉搏,顺应历史大潮。因以,高瞻而远瞩,捷足以先登,于2005年1月1日率先注册中国第一家最大最专业辞赋网络平台——中华辞赋网,点燃复兴中华辞赋之炯炯火炬,肩负中华国学传播光大之重任。噫!中流砥柱,擎天大栋,赋坛盟主,非其莫之属,孰堪与比者尔哉?

    2008年4月8日,先生又施先招,开创当代首家辞赋创作社团——“中华辞赋家联合会”暨第一家辞赋报社——《中华辞赋报》。筑巢引凤,招徕天下英彦;赋帜猎猎,揽尽宇内才俊。致使当代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如火如荼,蓬勃发展。和谐包容,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厚德载物。殚精竭虑,提升文化理念;奋勇在先,引领时代潮流。未几,辞赋复兴,赋火熊然而烈烈;国学繁荣,古潮滂沛而滔滔。

    2009年1月1日再行创办千城赋网站,专门收录汇聚歌颂千城百市之赋作。以省为单位,分设专栏,搜索搜集网罗省、市、县城市赋以汇之。并时,又力举《千城赋》征文活动之大旗,一时间震撼文坛,誉扬海表,众赋家及赋爱好者,趋之若鹜,踊跃参与,纷纷然尽归乎其门下,海内莫不讶其名,膺而服焉。于是乎,赋坛为之一统,辞风因其一转,骈澜缘斯一勃,犹如四溟之飙涛,漭漭漾漾,浩浩荡荡,重重叠叠,上冲乎九层之云霄,下披乎八表之终端,影响何其深远,意义何其赫重。先生因此一跃而成为振兴、光大、发展中华辞赋文化之领军人物也!

    [中赋]创办至今已愈七载矣,已然硕果累累,佳绩喜人。汇古今华章二万余篇于一网,集一千当今豪才鸿生于一会,人材济济,少长咸集。其中既有耄耋华发之硕儒,又有意气奋发之新秀。既有德高望重之巨匠,亦有初涉赋门之后学。既有古意蕴藉之佳作,也有异军突起之新创。浩浩辞海,唤国学巨子而苏醒;汤汤赋洋,充中华崛起之脊梁。

    吁嘘唏!“弘扬国学,革新辞赋,创研并举,追求卓越”乃吾[中赋]所奉行之宗旨矣。每年一届之高峰论坛,更是邀集天下英才,论剑翰采国粹。将复兴大业推向浪尖潮头,而[中赋]即为博浪擎旗之弄潮儿。勇往直前,绝不言败。生为辞赋生,死为辞赋死。信誓旦旦,言辞耿耿!

    当下自汉魏以来,五四至今,一部囊括古今,震撼当代辞赋巨著《赋苑琼葩》即将呱呱坠地而新生,玉液琼浆,閬苑仙葩,一颗辞赋新星将腾空而升起,光耀万世,千秋常辉。纵然屈子再世,司马重生,韩愈复活,姚鼐苏醒,亦不过如斯尔尔。届时赋坛定然春风洋溢,辞苑更是欢欣鼓舞。值此吉时之良辰,老朽不揣浅陋,冒昧援聿,尽吐衷言,以壮《赋苑琼葩》诞世之行色。云云。

    是为跋!

    2011年9月22日中国桐城派赋学会副会长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赋爵撰于甘肃敦煌安心斋

 

《赋苑琼葩》跋三 / 赋树

   《赋苑琼葩》横空出世,可谓七千载文明之欣事,五千年文化之典章。纵观史笺,仓颉造字,断饮血茹毛之愚昧;放目书海,赋苑开埠,吹功利萎靡之新风。惠及后世,功于当今。集今世俊才之雅墨,竸古往精髓之华章。

    一篇赋作,万点心血,犹如爱子。皓首穷经,累雅士于韶光,误才子于花下,寒暑苦读,灯下冥思;然之成形,左修右润,唯恐文词粗糙,气脉不畅,典故贫乏,不能炫示于世人。

    《赋苑琼葩》能汇千万才士之心作,绘辞赋之蓝图,于当今纯文化寂寞之市场,续《中华新辞赋选粹》、《千城赋》之后,又一大成佳构之良著也。给一味追逐利益之文化市场注入一针清新剂,与高擎文化之旗号,不顾质量之高低,且道德之伦丧,暴力、色情、网游虚幻、名人炒作等等之作品,成鲜明之对比,为鱼龙混杂之出版市场树立其标榜。咋观之热火朝天,实则能传播于后世之书籍,有文化功效之书籍,有内涵之书籍,精品之书籍则少之又少,孰将纂一整套之辞赋丛书也哉?

   《赋苑琼葩》乃弘扬时代精神风貌之宏著,传承中华国粹文化之力作。大浪淘沙,潮退真金毕现,方显千古风流人物。弄潮儿赋帝,独撑辞赋之大舵。弃糟粕,扬精华。抢救有法,汲取有道,蓄而兼焉。以学为用,以文载道,以赋骈之体式讴歌当今社会,赫然发起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须臾间华夏赋热缘斯而飙升,非辞赋不勒石纪勋。而时尚笺册,正所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在几千年文化背景之前,纵然舞台包装、妆饰等再好,也终成为舞台下之笑柄,非大雅之作,常昙花一现耳。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赝品终究弗能代表真文化,浅薄又何时能历经时间之验证?《赋苑琼葩》方为真金白银,文化之典范之强音矣。

   《赋苑琼葩》旨在保护抢救辞赋,重于推广,以当世之力作,展示于当世之莘莘学子,韵飨精品,无辞赋断代之嫌。非一般推广文化之尴尬,雷声霹雳,春雨几滴。堪与《赋海大观》互媲美,且就人文角度而言,实则超越《赋海大观》。堪称辞赋之《四库全书》,功德无量,优渥千秋。扶摇青云,洵领笑傲史海之风流也。

    一叶之扁舟,诗仙乘风归去,飘逸于出世入世之虚空。一卷辞赋,儒士方展抱负,讴歌盛世之绝唱。心怀蓝天鲲鹏志,逍遥赋苑春秋豪。

    大象无形,大音稀声。寂寞中编撰,拯救中出版。凝练今人习赋之大成,笔洗千古赋骈之妙曲。斯人堤上叹,国粹该兴盛。潘君蜗居忧,国故毋断代。然司马者奋笔著史,卑微之躯写就惊涛骇浪之千古巨篇,彪炳万代,谁敢言其低贱耶?坟冢似庙者,当日何其富贵,玉壁为轮,黄金铺地,锦罗珍肴,出则千乘,入则女侍云贯相服。然今能存之于一坟者乎?

    该书不辱使命,为时代之高歌,盛世之高标。非渔歌晚唱之可比,非章回小说之相竟。赞美当代,含盖经济、人文、历史、风俗、地理、民情等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历经二千余载之沉淀,精华因之浮现。抢救挖掘,吸收兼容,以今人之文采鸣磬钟之大吕。华篇欣逢大国崛起之机遇,正可大展其风采,搭时代之顺风车,诚然珠联壁合、相得益彰矣。

    呜呼!勖勉士子,炅然赋册。骎骎日上,彰中华魂之大国风;仪仪凤来,拓里程碑之新纪元。有七律诗为证:

赋 得千篇才子章,苑 林珍异藻词乡。琼 瑶赴会汉髓呈,葩 卉共书魏晋张。
弘 学树人笺海弄,毓 黉德磬泽恩扬。华 辞嵌典春秋写,夏 纪功开笔雠香。

    是为   

2011年9月20日中国桐城派赋学会副秘书长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赋树撰于山西太原五寨书斋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赋帝网◆辞赋网◆辞赋报◆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