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赋集 >> 汉朝·崔骃辞赋选 (赋饽) >> ◆【中国文学史·崔骃传】◎钱基博 著 / 赋帝 辑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31
   ○- 今日访问:11478
   ○- 本周访问:26235
   ○- 本月访问:303083
   ○- 访问总数:54452764
  双击自动滚屏  
◆【中国文学史·崔骃传】◎钱基博 著 / 赋帝 辑

发表日期:2013年6月27日  出处:中华辞赋家联合会 文库编审中心 赋帝 辑 辞皇 审  作者:钱基博 著  本页面已被访问 2842 次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潘承祥 教授 校订)

涿郡崔駰,字亭伯,博学,善属文。少游太学,与班固齐名。顾以典籍为业,未遑仁进。时人或讥其太玄静。駰拟扬雄《解嘲》,作《达旨》以答焉。肃宗巡狩方岳,駰上《四巡颂》,辞甚典美。帝嗟叹之,谓侍中窦宪曰:「公爱班固而忽崔駰,此叶公之好龙也。」然寻駰所作,旨浮而力缓,气益靡矣,不如固之闳丽也。

——《中国文学史》 作者:钱基博

附录:第二节 班固附崔駰 张衡附传毅

班固,字孟坚,扶风安陵人也。父彪,字叔皮。王莽败,三辅大乱。时隗嚣拥众天水,彪乃避难从之,以嚣有叛汉之志,乃著《王命论》以感之。而嚣终不寤,遂改事河西大将军窦融,为从事,画策事汉,草章奏。及融徵还京师,光武问知为彪所为,雅闻其才,因召见,举司隶茂才,拜徐令;以病免。后数应三公之命,辄去。彪既才高而好述作,遂专心史籍之间。武帝时,司马迁著《史记》,自太初以后,阙而不录。后好事者,颇或缀集时事,然多鄙俗,不足以踵继其书。彪乃继采前史遗事,傍贯异闻。作《后传》数十篇,因斟酌前史而讥正得失,其略论曰:「迁之所记,从汉元至武以绝,则其功也。至于采经摭传,分散百家之事,甚多疏略,不如其本,务欲以多闻广义为功,论议浅而不笃。其论术学,则崇黄老而薄五经;序货殖,则轻仁义而羞贫穷;道游侠,则贱守节而贵俗功,此其大敝伤道。然善述序事理,辩而不华,质而不俚,文质相称,盖良史之才也。司马迁序帝王,则曰本纪;公侯传国,则曰世家;卿士特起,则曰列传;又进项羽陈涉而黜淮南衡山。细意委曲,条例不经。若序司马相如举郡县,著其字;至萧、曹、陈平之属,及董仲舒并时之人,不记其字,或县而不郡者,盖不暇也。」论者以为得实。

固承其学,遂博贯载籍。父彪卒,固居乡里,而以彪所续前史未详,乃潜精研思,欲就其业。既而有人告固私改作国史者,诏下郡收固系京兆狱。固弟超乃诣阙上书,得召见,具言固所著述意。显宗甚奇之,召诣校书郎,除兰台令史,与前睢阳令陈宗、长陵令尹敏、司隶从事孟异,共成《世祖本纪》,迁为郎,典校秘书。固又撰功臣、平林、新市、公孙述事。作列传、载记二十八篇,奏之。帝乃复使终成前所著书。固乃起元高祖,终于孝平王莽之诛,十有二世,二百三十年,综其行事,为十二纪,十志,八表,七十列传,勒成一史,目为《汉书》,盖仿《虞书》、《夏书》、《商书》、《周书》之名。其文体异于《尚书》,全仿司马迁例也,但不为世家,改书曰志而已。惟迁文直而气肆,固辞赡而裁密;迁寄微情妙旨于文辞蹊径之外,而固则情旨尽露于文辞蹊径之中。然固自永平中始受诏,潜精积思,二十馀年,廑乃成书,学者莫不讽诵焉。录《公孙弘传赞》曰:

公孙弘、卜式、倪宽,皆以鸿渐之翼,困于燕雀,远迹羊豕之间;非遇其时,焉能致此位乎?是时汉兴六十馀载,海内乂安,府库充实,而四夷未宾,制度多阙。上方欲用文武,求之如弗及,始以薄轮迎枚生,见主父而叹息。群士慕响,异人并出:卜式拔于刍牧,弘羊擢于贾竖,卫青奋于奴仆,日殚出于降虏,斯亦曩时版筑饭牛之朋已。汉之得人,于兹为盛。儒雅则公孙弘、董仲舒、倪宽,笃行则石建、石庆,质直则汲黯、卜式,推贤则韩安国、郑当时,定令则赵禹、张汤,文章则司马迁、相如,滑稽则东方朔、枚皐,应对则严助、朱买臣,历数则唐都、洛下闳,协律则李延年,运筹则桑弘羊,奉使则张騫、苏武,将帅则卫青、霍去病,受遗则霍光、金日磾,其馀不可胜纪。是以兴造功业,制度遗文,后世莫及。孝宣承统,纂修洪业,亦讲论六艺,招选茂异;而萧望之、梁丘贺、夏侯胜、韦玄成、严彭祖、尹更始,以儒术进,刘向、王褒,以文章显;将相则张世安、赵充国、魏相、邴吉、于定国、杜延年,治民则黄霸、王成、龚遂、郑弘、召信臣、韩延寿、尹翁归、赵广汉、严延年、张敞之属;皆有功迹,见述于后世,参其名臣,亦其次也。借公孙弘以综叙一代人物,虽不如司马迁之卓犖为杰,而和雅春容,不

大声色而意度宏远,亦非司马迁之好奇负气所有;特意尽于辞,无迁之微情妙旨!为郎后,遂见亲近,会京师修起宫室,浚缮城隍,而关中耆老,犹望

朝廷西顾。固感前世相如、寿王、东方之徒,造构文辞,终以讽劝。乃上《两都赋》,盛称洛邑制度之美,以折西宾淫侈之论,而序其意曰:

或曰,赋者,古诗之流也。昔成康没而颂声寝,王泽竭而《诗》不作。大汉初定,日不暇给。至于武宣之世,乃崇礼官,考文章,内设金马石渠之署,外兴乐府协律之事,以兴庆断绝,润色鸿业;是以众庶悦豫,福应尤盛。白麟、赤雁、芝房、宝鼎之歌,薦于郊庙;神雀、五凤、甘露、黄龙之瑞,以为年纪。故言语侍从之臣,若司马相如、虞丘寿王、东方朔、枚皐、王褒、刘向之属,朝夕论思,日月献纳。而公卿大臣,御史大夫倪宽、太常孔臧、太中大夫董仲舒、宗正刘德、太子太傅萧望之等,明时间作。或以抒下情而通讽论,或以宣上德而尽忠孝;雍容揄扬,著于后嗣,抑亦雅颂之亚也。故孝成之世,论而录之,盖奏御者千有馀篇;而后大汉之文章,炳焉与三代同风。

且夫道有夷隆,学有粗密,因时而建德者,不以远近易则。故皐陶歌虞,奚斯颂鲁,同见采于孔氏,列于《诗》《书》;其义一也。稽之上古则如彼,考之汉室又如此。斯事虽细,然先臣之旧式,国家之遗美,不可阙也!臣窃见海内清平,朝廷无事;京师修宫室,浚城隍而起宛囿,以备制度。西土耆老,咸怀怨思,冀上之眷顾,而盛称长安旧制,有陋洛邑之议。故臣作《两都赋》以极众人之所眩曜,折以今之法度。其赋分两篇,盖因杜笃《论都赋》而作;《西都》极其眩曜,主于讽刺,

所谓抒下情而通讽谕也;《东都》折以法度,主于揄扬,所谓宣上德而尽忠孝也。主客对扬,依仿《子虚》《上林》。然相如体隽而气骏,楮墨殆不任轶荡;固则采富而骨重,藻丽祗尽于扬诩;而序特和雅,但即眼前铺叙,更不钩深,却自无不尽;节奏最浑妙,舒徐典润,有自然之顿挫,盖蕴藉深,故气度闲,春容大雅,无意与相如争能;而志节和平,东京本色,乃转以掩相如之铿訇,而别出一格。盖相如恢张,气溢于彩;而固序澹雅,辞有馀妍也。固又撰《典引》,述叙汉德,以为相如《封禅》靡而不典,扬雄《美新》典而不实,盖自谓得其致焉。相如骨气奇高,辞笔生动,有飞舞之势。雄则辞采丽茂,好用奇字,然运而无所积。班固体平词茂,结言端直,气少于长卿,文薄于子云,在扬马间别构一体;尚规矩,不贵绮错。其它词赋多可观。

涿郡崔駰,字亭伯,博学,善属文。少游太学,与班固齐名。顾以典籍为业,未遑仁进。时人或讥其太玄静。駰拟扬雄《解嘲》,作《达旨》以答焉。肃宗巡狩方岳,駰上《四巡颂》,辞甚典美。帝嗟叹之,谓侍中窦宪曰:「公爱班固而忽崔駰,此叶公之好龙也。」然寻駰所作,旨浮而力缓,气益靡矣,不如固之闳丽也。

张衡字平子,南阳西鄂人也。东京之有班固、张衡,犹西汉之有司马相如、扬雄、萧规曹随,有意相犯。然扬雄不如司马之雄骏,而辞益瑰丽;张衡不如班固之茂密,而气特恢宏;善用其长而自出变化,后先辉映,尽有独至。班固作《两都》,衡赋《两京》。班固作《幽通》,衡赋《思玄》。班固有《答宾戏》,衡作《应间》。衡少善属文,从容淡静。永元中,举孝廉,不行;连辟公府,不就。时天下承平日久,自王侯以下,莫不逾侈。衡乃拟班固《两都赋》,作《二京赋》,因以讽谏;《西京》全袭班固《西都赋》而语加恢张,参差历落,其文法之变化,亦撷《左氏》之雅,于整齐中见错落,自成一格,不作排比;比实衡刻意求工,不欲效颦《西都》也。《东京赋》则历数大典,安详整暇,气肃而度舒,几欲掩过其上。盖班固于《东都》,以不写为写;而衡赋《东京》,则以写为写,而详固之所略也。然才欲窥深,词务索广,故思能人巧而不制繁,便觉神气不贯,虑详而力缓;此衡所为不如也。及为侍中,上疏请得专事东观,收检遗文,毕力补缀;又条上司马迁、班固所叙,与典籍不合者十馀事;又以为王莽本传,但应载篡事而已;至于编年月,纪灾详,宜为元后本纪。又更始居位,人无异望;光武初为其将,然后即真;宜以更始之号,建于光武之初。议论文章,盖欲驾固而出其上焉。

固自以志郁道滞,仿《离骚》,作《幽通赋》以自畅;而衡亦为《思玄赋》。《幽通赋》意祖《离骚》,而辞多诘屈,似有意学扬雄;然辞奇而气不疏,遂不能运;又平典似道德论;赋家以体物为铺排,而《幽通赋》独以议论引古为结构,正言未能若反,转以正襟未能高谈,不耐寻味。然《幽通》写意以直赋;而《思玄》则叙事为比兴,仿屈原《远游》之意而推广之,布局尽宏,而用意甚紧,以视《幽通》之艰涩平板者,何啻后贤之畏。但仿古太似则不新,立局太宽则不紧,此所以不如前人也。扬雄有言;「诗人之赋丽以则。」东京词赋,大抵则而不丽;而丽者又或欠骏逸,茂于辞而不疏于气,班固、张衡,其焯焯也。独马融作《广成颂》,典丽矞皇,波澜壮阔;王延寿作《鲁灵光殿赋》,藻采焕发,气机流动,苍劲古逸,胥有西京之遗云。然东京文章阐缓,而诗特警遒;文章绮茂,而诗特疏朗;所以逸响高调,挺拔而为俊矣。

傅毅,字武仲,扶风茂陵人也。少博学;以显宗求贤不笃,士多隐处,故作《七激》以为讽。又刘勰《文心雕龙·明诗》称传毅为《冉冉孤生竹》一诗,亦此意也。其辞曰:

冉冉孤生竹,结根泰山阿。与君为新婚,兔丝附女萝。兔丝生有时,夫妇会有宜;

千里远结婚,悠悠隔山陂。思君令人老,轩车来何迟。伤彼蕙兰花,含英扬光辉;过时而

不采,将随秋草萎。君亮执高节,贱妆亦何为。

雅得风人比兴之意,辞不华藻,而特高亮凄激。建初中,肃宗博召文学之士,以毅为兰台令史,拜郎中,与班固贾逵共典校书;而固讥「武仲下笔不能自休」;今观毅所作,虽不如固之云兴车屯,辞笔奔会,而凝厚之中,饶有流动。堆垛尽化烟云。著诗、赋、诔、颂、祝文、七激、连珠凡二十八篇;造怀指事,诗最清崚。至张衡为《四愁诗》,则益原本屈宋,依仿楚声,七言腾踊而为新体。其辞曰:

我所思兮在太山,欲往从之梁父艰,侧身东望涕沾翰。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路远莫致倚逍遥,何为怀忧心烦劳!

我所思兮在桂林,欲往从之湘水深,侧身南望涕沾襟。美人赠我金琅玕,何以报之双玉盘。路远莫致倚惆怅,何为怀忧心烦伤!

我所思兮在汉阳,欲往从之陇阪长,侧身西望涕沾裳。美人赠我貂襜褕,何以报之明月珠。路远莫致倚踟蹰,何为怀忧心烦纡!

我所思兮在雁门,欲往从之雪纷纷,侧身北望涕沾巾。美人赠我锦绣段,何以报之青玉案。路远莫致倚增欢,何为怀忧心烦惋!

时天下渐弊,郁郁不得志;乃仿屈原,以美人为君子,珍宝为仁义,水深雪雰为小人;思以道术相报,贻于时君;而惧谗邪不得以通,自抒其郁陶云尔。衡所作诗,如《怨篇》四言和雅,得三百篇之敦厚;《同声歌》五言婉笃,异《十九首》之哀思。而《怨篇》托兴于秋兰,《同声歌》取譬于淑女,香草美人以喻君子,则又出于楚《骚》也;然取《骚》之意而不为其体。《四愁诗》朗丽以哀志,则又袭《骚》体而异其调;楚《骚》缠绵,而此则哀激也。

◆辑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 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