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顾问总监赋集 >> 袁瑞良总顾问赋集 >> ◆【阅江楼赋】◎袁瑞良 撰文 / 赋帝 辑审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31
   ○- 今日访问:1093
   ○- 本周访问:83949
   ○- 本月访问:206453
   ○- 访问总数:54823583
  双击自动滚屏  
◆【阅江楼赋】◎袁瑞良 撰文 / 赋帝 辑审

发表日期:2013年7月26日  出处:中华辞赋家联合会 文库编审中心 赋帝 辑 辞皇 审  作者:袁瑞良 撰文  本页面已被访问 2123 次

长江之畔,狮子山上。太祖之旧址,新楼耸立。始自洪武,迄于辛巳。年遑遑兮六百余载,时漫漫兮几代之遥。土木之师仅有之作,建筑之史绝唱之笔。圆先人难圆之遗梦,添名楼难觅之新贵。成斯事者,岂不与滕子京朱洪武等先贤雅士共成千秋文史佳话哉!

悲乎!阅江楼。遥想当年,天子敕命,作记赐名,建阅江楼。一时之内,自朝廷而至阡陌,襄助者趋之若鹜。学士驰笔以争宠,囚徒用命以邀功。而狮子山巅,凿石掘地之音,搬砖运瓦之响,呼人唤物之声,铿锵高亢,昼响夜鸣。眼见根基已固,崇楼将置。孰料生不逢时,命运多舛。君王一梦,停建阅江。未曾竣事,即遭黜废。自此,阅江楼有记无楼,空赘于纸墨之间。有名无实,惆怅于斗牛之上。岂不悲乎!九五之尊,弃九鼎之言,岂无信乎!念故都金陵,往之王者,英气之若太祖者,唯孙仲谋尔。而仲谋虎踞江东,未动阅江之念,非无儒雅之兴,实为曹刘窥视,不敢弃兵甲之惫而动春秋之笔也。太祖虽一统宇内,无外患之虑。然内政重修,城防不固,币帛不足。岂可为一楼之胜而误大势之趋哉!以此观之,冒失信之险收建楼之命,乃弃虚名而避实祸之智勇之举也,岂非圣明之君哉!以是言之,帝王之尊,亦适时而思。英雄之气,亦顺势而为。时不可逆,势不可违。天地之规,自然之律。帝王庶人,均不可随心所欲逞一时之快。此齐家治国之道,岂可悖乎!阅江楼孕而不生,悲不在朱氏,悲在朱氏之时也。

幸哉!阅江楼。世纪更替,终逢盛世。民族复兴,国运昌盛。两弹守国门,令东洋军刀不敢再试;神舟行天外,使华夏众生得以安席;外修邦交,结伯仲之好于世界各国;内梳政理,改革开放激蓬勃发展活力。于是乎,政通人和,国泰民安。四海莺歌,五洲扬眉。昔分疆裂土之都,今成“率先”发展之地。钟鸣鼎食之余,创文教隆昌之市。历三度春秋,集千万钜资,终使孕六百二十六载之阅江楼,得以呱呱坠地。此楼之幸,亦即南京之幸,万千国人之幸也。

今观斯楼之势,虽袭旧制。然其形神已超太祖之妙想宋学士之神思矣。三篇鸿文,已难记其境难述其韵矣

拾级而望,楼高二十二仞,气势巍峨挺拔,英姿绰约而光彩照人。斗拱飞檐,上出重霄。翠阁流丹,下临无地。碧瓦斜阳,晖映四野。曲径盘腰,丹珠裹体。驾卢龙,蜿蜒驱江欲赴东海。白云掠于前,似银燕展翅。秋风旋于后,若虎啸龙吟。绿树红花,摇曳欢呼于四周。冈峦簇拥,列队相随于左右。若登楼远眺,目极四野。则见君王旧景,多变其态。荒凉之处,已呈新姿。倚栏仰视,天宇澄清。不见飞鸟雨云翅幕于下。唯有禄口银鹰翱翔于空。俯视其下,大江东去,江花似火,江水如蓝,波连荆楚,浪涌三吴。两畔绿柳成行,长堤护岸,汹涌江涛不再乱浸无辜。火车南来,声似洪钟,音若雷鸣,行若闪电,迅若流星。往来匆匆运货送人。关山阻隔不再制约南北沟通。高速环城,京沪、宁杭,若银绦丝带,曲折飘逸,起伏绵延,连京沪苏鲁皖浙近于一体。沿途红花绿草,谷稻澄黄,令滚滚车流轮下生风。尤为壮者,虹桥两道,叠次凌空。一桥近而二桥远。近者,横江平卧,铁骑驰奔于上,苍龙逶迤腹中;远者,斜拉过江,铁索迎风,车逆风行,犹秋千荡于旷野,若长街悬于半空。而飞虹之下,舟舸争渡,各逞其锋。不见飞桨劈水,却闻涛吼笛鸣。环视左右,则见紫金昂头,观苍穹万千气象,扬子吐雾,漫江中八卦之州。金鹰摩天,遮玄湖澄苍倒影,隧道穿地,引万千车骑忽遁之于无形。淮山万壑,虽有驰奔之状,却静而不动,徒作无言之看客。唯水天相接之处,一叶扁舟,蓑翁独钓,尚有当年之意境。待落日西沉,夜幕临江,天地归一,四野如墨,江楼华灯,万盏齐明。似玉宇琼楼,桂殿兰宫,光耀南天一片。又似瀚海航灯,摇曳飘忽于夜幕重重。此楼此景,太祖雄才伟略,谅有所臆断。而从所记之文察之,多未尽料也。倘今见之,恐自叹弗如也。

然太祖之未料者,又岂止于此哉!近之,如楼侧之明城,当年为伯温治国三策之首。较冷宫寂寥之阅江楼,城荣楼衰,反差何等之大。而今城成半壁残垣,楼荣而又城衰矣,结局又何等不同。远之,如朝政之运。始都金陵而治隆唐宋,北迁而渐失其势,遇闯王而崇祯缢于煤山,有善始而无善终。若太祖知之,岂不捶胸顿足泣血而哭乎!然金陵旧时之尊,遭此运者,亦非朱氏一家。前有六朝匆匆,后有天朝民国。曲终人散之速,均在朱氏之上。由此渐耗国之元气而频招外辱,致有近代英夷逼约日寇屠城之祸。岂不痛哉!贾谊论秦之过,在仁义不施。杜牧谈六国之失,在不爱其民。贾杜之言,金石之论。圣明之君,多所鉴之。然汉唐之后,盛衰易势频频,几近不逆之势。圣主明君,亦难逃其运,屡屡哀先人之声未息即被后人哀之。其根者何?恐贾杜之言,未尽切其弊也。以吾观之,其弊根在三:一者,民所弃也。专制之朝,君以天下为一己之私,以国家为逐利之具。君民位殊而利异。君不弃利以爱民,民不舍己以拥君。君之爱民与否,取之于为政之需。新政初始,旧政之鉴近,君时有覆舟之虑。易舍利以安民心。新政暂固,旧政之鉴远,君无忧患之念而生安乐之心。民怨生再施小惠。爱民之说,实愚民之策驭民之术尔。而民不可久愚,亦不可强驭。久愚,则萌生逆反之心。强驭,则催发反抗之志。久愚与强驭之果,君为民所弃之。由此而致专制之朝无永固之基,后朝永步前朝之曲。二者,制所使也。专制集权于君。君手握王爵,口含天宪,是非曲直之标,得失成败之策,一言以定之。权无制约之机,朝无纠错之力。即有误国之举,良臣谋士亦只能道路以目,难挽狂澜于既倒,难扶大厦之将倾。任其如蔡桓公之疾,由表及里而日渐病入膏肓而无药可治。由此而使专制之朝难有复兴之势。三者,臣所误也。创业之时,忠臣良将,各有所用。奸佞之徒,难逞其能。守业之际,忠言逆耳,谗言易听。佞臣假民意以蔽上,假君言以欺下。结网拉邦以营私,卖官鬻爵以谋利。逼鸾凤流窜于荒野,引鸠枭呜鸣于朝堂。以致蒙恬蒙冤,将士寒心。赵高得势,李斯毙命。由此而致鹿马不分,政情不明,戈矢交击于朝门之外尚作鼓乐之音。此三者,致金陵故都诸朝,由盛而衰成不治之症,永恒之轨。圣明之君,只可缓其速而无法更其势。纵使太祖复生,甚或集古往各代圣明之君如唐宗宋祖康干二帝之权谋智能,亦无可挽也。太祖一族,岂可免乎!

由太祖一族,念及今世,深感吾凡夫俗子之幸。今之天下,为国民所共有,人无君臣之分,民无主次之别,民有监督之权,国有纠错之力,可随时改错纠偏以持恒久中兴之势。上下五千年,浩瀚文明史,未曾有此无先天裂痕而可永固之国基。然此基尚幼,虽与太祖之朝不在一轨,亦不可自视永固。诚如诗言:“糜不有初,鲜克有终。”何以避之?愚者之见,三戒可鉴:一戒不民主。民者,国之主。官者,民之仆。民主民为主,不可仆欺主。主授仆之命,仆依主命行。主仆心一致,政权有基础。不可违民意,凡事自做主。更勿尔为民己为主。二戒误用人。一人之用,关乎成败.唐用魏征而有贞观之治。蜀用诸葛,方能周旋于鼎足之间。而六国不用张仪,始有溃堤之穴。楚逐屈原,尽失仕子之心。用人之善,在德才兼备。用人之弊,在德才不计,只看亲疏。疏者不荐,亲者必举。子胥遭弃,起于伯。国忠当政,源于枕边。荐人者假公以售其私。用人者不察而被其用。若上官借平王以逐屈子,周勃用文帝以贬贾生,久之,黄钟毁弃,瓦釜雷鸣。武大之店,尽皆三尺之徒。诚然,人之如楼。古人不建,今人建之。和氏之璧,楚王不识,秦王识之。屈原不因放逐而失离骚之色,贾谊不因遭贬而减才俊之名。然人终不如楼也。阅江停可重建。黄鹤毁可再修。而冯唐不可再用,李广难以重封。屈贾终不可再撰鸿文以泽后人。上官周勃之辈岂可不戒乎?三戒吏不廉。吏无廉洁之治,国有覆舟之虑。治吏之要,一不可纵。纵之则生欲。二不可恕。恕之则妄为。三不可懈。懈之则萎靡。四不可久居一地。久居一地则结网割据。倘此三戒能持,不仅国富民强,盛世长久,世之三尺幼童亦可登楼遥问东西两洋之兵:“汝尚敢觊觑哉!”

吾塞外农夫,荷锄入关。自冀闽而入吴越,孤舟独荡,躬耕经年。不追国色,仅效青莲。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委身塘角,寄形池边。溢清香于当世,酿籽实于后人,外无尘世媚俗之苦,内少宦海浮沉之烦,不以荣喜,不以辱悲,为路人之乐而荡涟漪。忙里偷闲,游阅江楼。偶有所感,随手记之,聊表情怀。

◆辑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