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事赋集Ⅰ >> 董晋辞赋集/中赋客座顾问/驻站作家/中赋报顾问 >> ◆中华诗词学会成立大会诗人雅集散记 / 董晋 (3篇)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31
   ○- 今日访问:6330
   ○- 本周访问:21087
   ○- 本月访问:297935
   ○- 访问总数:54447616
  双击自动滚屏  
◆中华诗词学会成立大会诗人雅集散记 / 董晋 (3篇)

发表日期:2013年11月19日  出处:中华辞赋家联合会 文库编审中心 赋帝 辑 辞皇 审  作者:董晋  本页面已被访问 3085 次

海蕴先生按:

    今冬是中华诗词学会主要创建人钱昌照辞世26周年、张报辞世18周年。回首当年往事,十分怀念钱、张二老!现将《诗词织锦系深情——中华诗词学会成立大会诗人雅集散记》旧作重发,以志不忘。

纪实系列散文

诗词织锦系深情(外二篇)

——中华诗词学会成立大会诗人雅集散记

    董 晋

   端阳雅聚会京华,胜友如云逸兴嘉。万里江山辉异彩,

  千年诗赋灿奇葩。今朝又下及时雨,他日定开锦上花。

  豪唱高歌春正好,满堂济济尽方家。

  这是维瑜同志和我今天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的一首即席联咏,也是盛况写实的记录缩影。

  今天,小雨哗哗,微风习习,首都气候格外清新。出席中华诗词学会成立大会的400多名海内外诗人学者代表,纷纷驱车赶到这里参加开幕式。会场布置得庄严简朴,美观大方,座无虚席。

  大会由周一萍主持,钱昌照致开幕词,习仲勋、赵朴初、周谷城、楚图南、杨静仁、钟敬文等作了重要讲话;加拿大华裔诗人叶加莹,日中友好汉诗协会代表友田诵男,环球诗苑东南亚区主任张济川,美国《海外艺丛》主编黄思超,香港诗人叶玉超等也都作了热情洋溢的发言。大会气氛热烈亲切,轻松和谐;代表们精神抖擞,神采飞扬;电台电视台和报刊记者忙上忙下,闪光灯似春花灿放。这是中国诗坛空前的伟大创举,是中华文艺界诗词作家和研究专家们的最高联盟和加强横向联系的桥梁。这对繁荣诗词和文艺创作,促进祖国建设有着深远的影响和重大的意义。大会之后,中华当代诗词将同其姊妹文学——新诗、小说、散文、剧本和电影电视文学一样,必然形成波澜壮阔之势,这是何等振奋民心振奋民族精神啊!

  作为诗词的爱好者和中华诗词学会发起人之一,我自然更加激动和受到鼓舞,更加感到自己的历史使命。记得在赴京的京广线火车上,维瑜问我有什么感想,我以七律一首相答:

  荔丹蒲绿上燕京,五十余年第一程。风火轮中闻虎啸,

  金钢路上听龙鸣。是非荣辱无暇虑,书画诗词好寄情。

  道远任重承史责,共襄盛举振天声。

  多年来,我愿为中华诗词的复兴奔走呼号,虽屡遭嘲讽谤辱,亦在所不惜;但承海内外众彦垂青厚爱,又深受鼓舞。今天济济一堂的都是年高德劭的长者和师友,有这样千载难逢的学习时机,心情又怎能不感到激励和紧迫呢!

  京华胜会我确实学到了不少新的东西,也有许多新的体验和感受,新的兴趣和收获。会议期间,我会见了不少多年神交的知音,也结织了大批新朋友。湖北东坡赤壁诗社的缪英、叶钟华他们同我通过许多信,但一直未有谋面。说来很奇,我在报到处见到一位个儿颇高蓄平顶头的汉子,不知为什么,我一口断定他就是叶钟华。我上前拉住他竟冒失地叫道:“老叶,你是叶钟华,是不是?”

  老叶一愣:“你是?”

  “我是董晋,你不认识?”

  老叶欣喜若狂地把我抱住:“咳,老兄,太好了!”“太好了”三个字,表达了他此时此刻深沉的感情内蕴,他激动地指着一个憨厚、含笑的人说:“他在这儿!”缪英迎上来拥抱着我,眼眶噙满泪花,一句话竟说不出。接着童怀章、黄白丁一一同我握手,尽叙久慕之情。南京的刘隽莆、袁裕陵、秦子卿和孙金恕,北京的王澍、郭庆芳、陈明远,湖南的胡绚熙,福建的谢瑜,苏州的周促禄,广西的李育文、刘流佳,都是一见如故,情同旧知,都有许多说不完的话,叙不尽的谊。广西的沈明燧先生知道我是江西人,特为我讲了一个19岁夭折而富有诗才的女诗人陈小英的故事,并托钟伯侬君将他们悼念小陈的《瘗玉集》交给我。陈小英催人泪下的遗诗百余首,顿使我感到她“薄命亦如林黛玉,诗才尤似小颦儿”,为惜斯人我很快哭出了一组《悼葵花女神陈小英》的十绝句。诗如其人,见诗如见人,诗是联结人际感情的纽带,即令如小陈昙花一现的薄命少女,给人们留下的印象也将是永恒的;即令如我们与小陈一般青年本是两代人或三代人,其所谓“代沟”也可以诗填平。我们的时代给诗人之间的交往,创造了较古人优越的条件。北美的黄思超先生,这是第一次与我见面,一见面就如故旧,他伸出四个指头笑着拍我的肩膀说:“《海外艺丛》选用了您的四首大作!”我真佩服他这惊人的记忆力,这本书的作者几百人,我们从未谋面和通信联系过,他却一见就能说出此人此数,又如此之亲密热情,可见诗是友谊的红线,以诗会友,以诗结谊,足证“文人相轻”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矣。我与到会朋友的会见,深刻感受到:

  诗人相慕不相轻,时代风流天铸成。

  胜会初逢如故旧,诗词织锦系深情。

  无怪乎日本代表友田诵男在会上说:“不理解中华诗词,就不能理解中国。”这句话,深刻地阐明了一个发人深省的真理。

    确实,中华诗词为我们海内外的诗词作家们缔结和绘制了一道道友谊交往的长虹。近年来,我和新加坡与泰国诗人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我们之间的唱和之作已达数百篇之多。这不仅仅是个人之间的交谊,其意义远远超出此界,诗词在促进中新、中泰、中国与世界文化交流和友好方面越来越显示她的魅力。京华雅聚,又为我进一步发展诗文交谊垫定了新的基石。胜会期间,张济川、梁建才、廖容观诸君同我商定,决心把前已辑录成册的唱和集《海宇诗鸿》重新增编出版。

    在京郊辽宁饭店,我和维瑜同志又结识了香港诗人叶玉超画家唐壁珍伉俪,他们赠给我们诗画创作珍品《唐壁珍画选》是最好的纪念,正如维瑜同志在答谢诗中写的:“诗中之画画中诗,巾帼丹青世所稀。李白千篇垂竹帛,郑虔三绝勒金碑。京华有幸逢春晚,彭蠡无才投杏迟。伉俪携雏相访日,港庐倾语醉吟时。”叶玉超先生后来在来信中感情真挚地写道:“京华小叙,旋各东西,胜会甫联,盛筵难再,不胜怅怅。”并诗云“欣见诗光化彩虹,京华胜会乐融融。论交却幸添新雨,寄意犹叨惠远鸿。神往匡庐千尺瀑,心仪腾阁一帆风。游丝系处期来日,饱览湖山涤我胸。”并在诗后附言:“倘有机缘,弟或挈眷往赣旅游,亦一乐事。”我立即给他们奉和元玉一首以答:“清诗华札气如虹,香岛鄱湖春色融。会萃燕京嗟逝水,折枝江畔托飞鸿。匡庐挺秀待新雨,彭蠡欢歌迓御风。港澳回归期已定,炎黄儿女畅心胸。”我曾在曼谷王诚诗翁的和章中吟过:“正是春风浩荡处,匡庐翘首盼君时”,并期待着“新知旧雨何时晤,欲把鄱湖作酒斟”。祖国,敞开胸襟,叉开双臂,时刻准备拥抱着亲人!欢迎您,叶先生及您的眷属!欢迎欢迎,远在海外他乡的所有天涯赤子!  

    中华诗词学会的组建,为我与北京张报老人的忘年交织了一条金带。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我们互通信札达四五十封之多。(内容都是双方探讨构建中华诗词学会的办法)这次京华初逢,他用八个字概括说是:“一见如故,相逢恨晚。”我虽无祢衡王粲之才,张老已过孔融、蔡邕之情之德。张老为人厚道纯朴,待人诚恳真挚,能理解人,信任人。在张老的鼓励下,我曾在“共襄盛举”的召唤中,为学会提供过一些重要信息,设想过一些宏大方案,介绍过一批海外诗友,敦请过海外朋友为学会诞生提供资助。张老对于别人甚至小辈的设想和建议,都十分重视,及时转请筹委会认真研究,能办则办。张老虽年高八十有四,但精神矍铄,性格豁达,毫无龙钟之态。他为中华诗词学会的事业呕心沥血,奔走不懈。张济川在飞京赴会途中,滞阻香港,张老得知,立即为此操心,并吩咐我和维瑜同志去做工作,又请学会其他同仁奔走,张先生这才及时得以赴会。后来他又亲登华侨饭店拜访新加坡客人,并亲切地对他们说:“董先生是你们的老朋友,我们请他代表学会陪同各位去长城故宫游览,来京一趟不易,你们得花费不少,要满载而归啊!”客人们满意地点头称是。

  张老极力赞扬海外诸友的爱国行动和情操,其实他自己就是一位“心底无私天地宽”的爱国典范。他曾在美苏逗留三十多年,担任过美共中国党团纽约局书记,美共中央党校副校长,中央中国局书记等要职。后来流亡苏联,在肃反扩大化中又被扣上“托派”莫须有罪名,流放西伯利亚长达18年之久。张报在美苏两国都曾建立过温暖的家,为了革命事业和祖国利益,家都先后被拆散,至今他还留有一位美国女儿,一位苏联儿子以及于今在北京共三个组成部分的一个“国际家庭”。美国女儿维多利亚和苏联儿子华列利都曾多次要父亲去各自的地方欢度晚年,但张报却说,“我是中国人,我的事业和岗位在北京。”张报同志的人品和诗品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临行前,我给张老赠诗三首留别,其二云:

  乍逢又别梦魂惊,理解高于歃血盟。

  我欲流连倾盖语,临歧尤恋故人情。

  写到这里,我想到关于我的别名有一段插曲故事,这里倒叙一下,也许不是多余的。

  在张报同志的一再叮咛下,我们匆匆赶到马甸桥边的辽宁饭店报到。报到时,鞠盛同志发现我是江西来的,因问:“董老诗翁董晋来了没有?”

 “有劳动问,鄙人就是!”

 老鞠有些惊奇:“怎么您就是董老,怎么这般年轻?”

 “年轻?都快花甲哩!”

 “嗨!”鞠盛笑道,“我还以为您是百岁老人呢?”

  这时我才意识到了他的意思,忙说:“不错,我别号百岁学人,不是百岁老人,尊意误会了!”

  我们相视大笑,老鞠问:“您老哥怎么号这么个怪号儿呢?”答曰:“其义有三,一是人生意义在追求,追求就得有个理想目标,有理想目标就是有利于追求的实现,寿命也是如此。其二……”“做到老学到老,百岁学不了是不是?”鞠盛的爽朗性格使我们一见如故,我笑着补充其三:“百岁学是长寿学,我是研究这学科的人。综述之,故称百岁学人。”在旁的一位长者道:“你这别号很有意思,对年事已高的许多代表颇有启示作用!”说着说着,在座的人都笑了。然而他们要是知道我与山西大学罗元贞教授神交的轶事,倒更要笑得添福添寿呢!  

    罗老曾给我寄来热情洋溢的信和祝寿诗,诗云:“十载红羊处处同,劫余喜庆百龄翁。福如东海初升日,寿比南山不老松。”并在信中提出“先生长寿之道,可否见教”?我为罗老待人之诚和虚心好学的情操所感动,感谢罗老对我的良好祝愿和给我指出了人生新的起点和目标,因之我曾奉和罗老元玉一首寄赠:“感君情与我心同,百岁学君难老翁(他辟‘难老园’号难老人)。彭蠡举觞遥祝福,诗坛泰斗教坛松。”我把这个故事讲给张报同志听,张老笑着说:“我还接到过你们伉俪玉照,印象很深,可鞠盛他们偏说你是百岁老人,我一时也弄糊涂了,何况从未同你谋面过的罗教授呢!”这次京华胜会,我特地到山西代表团住处拜访罗老,可罗老未来,不能当面聆听先生教诲,使我怅然若失,但愿有朝一日上帝能为我们的会晤造桥。  

    在京华胜会期间,最使我们难忘的是全国政协副主席钱昌照诗翁,在全国政协礼堂休息厅和他的寓邸,他先后两次接见了我和钱维瑜同志,同我们亲切地交谈了共两个小时。第一次接见时,老人家和在座的学会副会长周一萍、齐光和人民政协报总编王禹时等同志为我们签名留念。第二次接见时,钱老把他的用心血凝聚的线装书《钱昌照诗词一百首》送给我们,同时拉我们到徐悲鸿一轴古松画下合影留念,钱老深情地感念道:“四十年前徐悲鸿夫妇在重庆赠我此轴画幅时的情景,我仍记忆犹昨。愿我们的忘年交如此苍松!”

  在交谈中,钱老首先问到我们参加大会有什么感受、看法和意见,问到我们同东南亚诗人交往的情况,问到鄱阳湖文学社及其刊物《鄱阳湖》的创作和组织工作。我们分别作了回答,并把我和张济川先生计划重编出版《海宇诗鸿》的想法告诉他,请他题写了书名。在谈到当代诗词要继承、发展和创新时,钱老强调指出:“我们务必谦虚谨慎,踏实工作,贯彻两为、双百方针,继承和发扬中华诗词的优良传统,组织、编辑出版、推广历代的和当代的诗词书刊,奖励当代诗词创作,要检阅一下历来的诗词创作状况,要对当代优秀诗词作品进行评介,要普及诗词知识,要把诗词同旅游、园林、工艺等活动及一切可通的领域紧密联结起来,我们的工作是大有可为的。”

  话题转到了谈家常了,钱老亲切地问“维瑜贵庚”,老家何处,父亲高龄,还问到我们家的每个孩子的学习,职业和工作;又向我们介绍了他的家庭成员概况,当我们得知他母亲就是清末爱国诗人龚定庵的孙女时,我插言道:“无怪乎您老继承了清末著名思想家的……”钱老打断我的话说:“我和他不同,他生不逢辰,年不过半百就辞世了,那是鸦片战争的第二年。要是他碰上今天的好时代,像我一样活到快九十,他的诗的成就就更大呢!”钱老又说:“我的老伴去世不久,中央领导关怀,要我去各地走走,宽宽心,我到了厦门,鼓浪屿、登云顶岩,从望远镜里遥望金门,感慨系之。我有许多故旧新知应得以欢乐地酬唱,‘作画吟诗深意在,不比寻常翰墨,’‘国正需才人易老,建业应争朝夕。’”为此,他有点激动了。我们交谈好久,怕影响他老人家休息,只好告辞,他一直把我们送到客厅外送到大门口。……钱老的一言一行,无不反映他老人家待人平等,亲切热情,爱国怀友,感情真挚的高尚情操与风范,使我们深受教益与鼓舞。我们因感成诗以酬赠:

    中华两度谒钱公,如坐春风时雨中。德劭年高身矍铄,

    含今茹古气豪雄。赠诗一卷惊神鬼,合影三帧忆廖鸿。

    松绿榴红辞泰斗,何时重访畅愚衷。  

  在京华胜会快要结束的前一天,正在北京开会的中共江西省委书记万绍芬,特地来江西代表团住处的小组会上接见了我们,同我们一一握手致意。杜宣是一位久负盛名的老作家,上海市文联副主席,因他是九江人,这次是作为江西代表来京参加胜会的。万书记的接见和杜老的赴会,都表明他们相当关心故乡的文学和诗词发展前景。中宣部副部长贺敬之指出:“继承我国汉语古典诗词的优良传统,运用并发展这种诗体、诗律和诗艺,以表现新时代的新诗情,这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可以产生伟大诗篇和伟大诗人的。”贺敬之的话,将成为我们的动力,这表明中华诗词的前景是光明的,困难和阻力是可以克服的。我们有信心迎接有希望的未来,我们有信心把中华诗词推向世界!

  我曾写了两首《中华诗词学会成立感赋》,得到海内外方家挚友的几十首和章,今将拙句录此以作本文结尾:  

    骚坛翰墨结鸥盟,重树文旌振国声。道契古今酬夙愿,

    神交海宇报时清。兴观群怨传诗教,敦厚温柔放晚晴。

    戮力创新扬汉粹,联珠集玉寄豪情。

    中华诗协庆生辰,更忆渊源感化深。风骨独标华夏格,

    冰操悉具岁寒心。奋将汉学溶西学,力挽诗魂壮国魂。

    附骥高岑同唱和,神话春色满乾坤。

    泰国《星暹日报》编者按:中华诗词学会今年诗人节(端阳)在北京举行成立大会,海内外古典诗词爱好者冠盖云集,极一时之盛:荷承江西省鄱阳湖文学社董晋社长不遗在远,以生花妙笔,撰写“报告文学”体裁瑶章见惠,笔触推陈出新,感人至深。除全篇不改一字刊登外,谨以至诚表示最崇高之谢忱!           

   (原载1987年8月泰国《星暹日报》、香港《明报》月刊、《雪凝轩文集》)
 

◆半日南京纪游 / 董晋

  一到南京,我们在下关一个部队招待所住下,把行装一摔,就匆匆地去寻访金陵胜迹了。这次赴京参加中华诗词学会成立大会雅聚,在首都没有玩够,和维瑜夫人商定,要在十朝故都补此一游。

   在公共汽车上认识一位“老南京”,他把我们引到清凉山。清凉山在石头城北,的确清凉。一踏进园林大门,一天多来的旅途劳顿似乎都消失了。这里绿荫掩地,古木参天,空气清新,使人心神大爽。我们从南麓沿古道而上,来到扫叶楼,参观了善庆寺。清初著名书家龚半千,是“金陵八家”的领袖,在此筑“半亩园”,画了一幅和尚持扫帚扫落叶的画挂在所居楼上,因名扫叶楼。他就在这里隐居,吟诗作书,课业生徒。重建后的善庆寺,古雅清幽,别具一格,厅堂里陈列着龚贤、樊圻、高岑、邹哲等八家的书画作品。龚贤晚年名作“岳阳楼画”绢本,笔墨浓重厚实,苍劲浑郁,素为人们视为珍品,推崇备至。

  我们顺路来到古清凉寺遗址,后院仍存留南唐古井一口,据说这是后主行宫的饮水井。相传饮此井水,鬓发至老不白,故称“还阳井”。我看看古井,干涸无津,有点扫兴。少顷,维瑜拉我临井窥容,但见双双影照,绰约怡颜。我好生纳奇,难道还阳井真有蹊跷么?维瑜神秘地笑着说:“是我施了点仙术,让您开开心呢”!我定睛细察,原本是她偷偷投下一面小镜子,这倒使我们兴味盎然,情趣潮涌,一时忘了年轮而返青还阳了!

  步入崇正书院,我们又别有兴致了。这原是明都御史耿天台的讲学处。原院早毁,三中全会后修复,整个建筑依山就势,布局严谨,飞檐翘角,古朴典雅,气势雄浑。登江光阁凭栏远眺,心旷神怡。至此,我已吟成游清凉山一首了:“虎踞龙盘滴翠峰,清凉山色绿青葱。石头城北诸葛,扫叶楼南话斗翁。善庆寺中观画采,还阳井畔颜红。凭栏放眼江光阁,一片芳林映碧空。”

  著名的石头城在山之西南,这是东吴孙权建都秣陵时兴建的。蜀相诸葛亮为联吴攻魏曾出使东吴,在此纵观天下,赞叹金陵大好山川形胜为“钟阜龙蟠,石城虎踞”。我们漫步石城,举目远瞩,感慨万千,我不禁泛起了五十年前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回忆激浪。1937年12月,日寇铁蹄陷落南京之后,连续四十多天,进行惨绝人寰的酷杀奸淫,死难同胞至少有20万以上之多。往事历历,岂能忘怀!如今中日两国邦交正常,都愿世世代代和睦相处,但都不应忘却那一血的历史。中国人民不可忘却,忘了就不能世代友好下去,日本朋友也是深知此理的。想到这里,我看看维瑜,看看周围的游人,脸上似乎都有一种肃穆愤激的表情。“老南京”说:“到南京旅游的中外客人,包括日本朋友,话题都会扯到半个世纪前的南京大惨案,都说要制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是的,这是世界和平共同心声。当年日本侵略者岂止制造一个南京大惨案!在中国,在东南亚,在亚洲太平洋区域的许多国家和岛屿,在日本鬼子的魔瓜所及的地方,发生过多少大大小小的惨案啊,亿万人曾经历了一场大血案的浩劫!抚今追昔,居安虑危,我的感受凝聚成一律: 

    此日金陵磐石安,秦淮丝竹万家欢。眼浮五十年前事,

    血染南京江水寒。忆昔尚存心壮烈,思亲犹令泪栏杆。

    游人会我登临意,漫把吴钩仔细看。  

  出石城,往南行,我们驱车来游莫愁湖公园了。关于莫愁女的传说很多,梁武帝为她写的诗说是“洛阳女儿名莫愁”“十五嫁作卢家妇”,还有说她就是金陵石城之女。反正莫愁是个不幸的女子,住在湖滨,故名莫愁湖。在光华亭的水池,人们刻了一座莫愁女石雕,形象栩栩如生,莫愁虽未必是如此模样,但亦足以慰游人怀念之情。我们在莫愁女像前的水中石头上摄影留念,想到莫愁当初的悲剧身世,不觉有点泫然!维瑜说:“看来你这个书呆子又要凭吊一番薄命女郎呢!”我说:“我已经有了几句。”因对着塑像吟道:“水西门外出平湖,翠影清波展画图。烟雨朦胧星隐后,晴光潋滟月来初。红颜薄命情难遣,黑发童心志未舒。何故佳人罹劫难?我来琼阁吊仙姝!”

  维瑜听了忙评道:“你有点触景伤怀了,还是去观光朱元璋与徐达对奕的胜棋楼吧!”斯楼乃两层建筑,雕栏玉砌,典雅大方,室内按传说布置得华丽堂皇,棋局如旧,相传朱元璋定都应天府,在莫愁湖畔建十楼以迎嘉宾,一日皇帝与功臣徐天德对奕,朱有意安抚和取悦他的名将,故意输了,便将莫愁湖畔这座楼亭水榭,送给徐达作别墅。徐喜不自胜,受宠若惊。后来北上灭元,出击敌兵,他都感恩戴德,尽力效忠朱皇。维瑜质疑道:“朱元璋后来杀了许多开国元勋,可魏国公徐达死后还被追封为中山王,他为何对徐达如此厚恩?”我不假思索地胡乱答道:“爱卿有所不知,徐达此人很会阿谀奉承,爱拍皇帝的马屁,再说,他死得早,老朱不用下毒手,倒是可以借追封显示自己的皇恩浩荡,以收买人心。”维瑜笑道:“你倒胡说一通,消遣取笑。好在我们不当史学家,胡诌而已,一笑了之!”我忙笑道:“说的是,说的是,只是朱元璋局限性太大,他得了天下却忘了天下!”真是:“皇帝输棋赠此楼,将军别墅几春秋。贪僧拿到江山后,岂信人间有莫愁!”

  我们原打算在南京呆几天,再去逛紫金山、玄武湖和天朝遗迹诸胜,谁料到第二天风雨交加,大煞风景。我们游兴大减,回家心切,只好提前登上了上溯浔阳的大轮,去饱览烟雨大江了。

  1987年6月7日于南京至九江途中

  (原载泰国《国风吟苑》、台湾《江西文献》、《雪凝轩文集》)


◆自金陵之浔 / 董晋

  ——长江纪行

  参加诗人节在北京举行的中华诗词学会成立大会后抵金陵,又自金陵之浔阳。躺在长江轮上,舱外一片风雨声,使我不觉浑然入睡。朦胧中我吟了一首绝句: 

  长江万里雨如烟,路过当涂怀谪仙。

  我自京华归故里,特邀把酒赋新篇。  

  果然,李白从采石矶飘然来到船头。寒暄毕,我叫了几个菜:同先生开怀对饮,倾心而谈。他谦逊地说:“老弟,我本当尽地主之谊,为你洗尘,你倒为我破费,实不敢当!”

  我道:“学生宴请先生,理当如此,先生不必过谦。’

  对饮三杯,先生道:“京华胜会,千载难逢。本当结伴同行,登堂祝贺。奈年事已高,未偿如愿。你于诗坛一举超越老朽,可贺可贺!”

  我忙道:“先生何必见外,过奖则学生担待不起。恕我直言,不知您老人家什么时候也学会了阿谀晚辈,可叹可叹!”

  “好好好,别见怪!”他无限感慨地说:“我是想,像你这般年纪,我正受冤案株连,远谪夜郎,行至巫峡,幸遇赦得脱,晚年穷途潦倒更甚,不久归当涂则临大限……”先生潸然涕下,我正想劝解几句,他倏地转悲为喜地说:“今天,你生逢新世,处于伟大时代又正值大好年华,和我当年形成鲜明对比,岂不令人欣羡么!”

  “啊,也是。但学生断难超越老先生哩!”

  “你不是曾云:诗风自受时风染,唯信今人胜古人么。伟大时代产生伟大诗篇和伟大诗人,青胜于蓝是自然规律嘛!”说着他开怀畅笑了。我举杯道:“请先生多多教导!来,先生,为我们江上初逢,干杯!”

  “什么?干杯,和谁干杯?”维瑜从对面铺位上喊:“快,醒醒,别清作好梦,负此良宵!”

  我被惊醒,怨道:“嗨,我正同大诗人李白对话呢!你该死。”她却递过来一笺,说:“这正是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的今译。”我扭亮手电读着:“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这纯系抄袭!”

  “你啊,真傻,正是如此,才乐在其中,方能消除旅途疲劳!”

  我勉强读下去:“而人生有限,事业无穷。李白芳园夜宴,良有以也。中华诗词学会成立,盛况焕我以文章。赏京华之胜景,叙天声之韵事。群彦俊秀,皆为李杜。吾人咏歌,独惭赵李。”

  “怎么个赵李?倒要领教!”

  维瑜叹道 :“书呆子,赵明诚李清照呗!虽比喻欠妥,可心照不宣啊!”

  “啊,心照不宣。”我继续读着:“幽赏未已,会散归宁。欲金陵以坐花,奈风雨而返里。今困江轮,感慨万千。缘诗不成,只得篡改白序!”

  “好,好一个篡改白序!”我顿觉振奋,望舱外,但见江雾渐开,天宇初露,弯月一钩,疏星点点。我道:“缘诗不成。不,诗可成,诗已成,您能‘篡白’,我就不能‘步黄’么!“即依山谷老乡《登快阁》之原韵吟道:

    北京事了抵南京,风雨烟波逐转晴。一片朦胧侵晓色,

    十分春意织黎明。天边缕缕云踪散,江上重重桥影横。

    水自迂回江自直,百年诗缔晋秦盟。  

  维瑜复诵,喜不自胜道:“快,乘兴而起。东方将白,到船尾眺望长江日出去!”

  我们来到船尾,凝视天际,一条漫长的乳白云卷,弯弯曲曲,绵亘长空,宛似巨龙腾飞,飞向东方欲曙的喷射的红光,顷刻,巨龙吐出了串串珍珠琥珀,即而化作了一轮红球。朵朵云彩,被镶上橙黄的金边;片片红霞,点缀在蓝色的天幕。一切都显示出长江初夏的柔和。江水中也荡漾着一轮红球,晨风徐来,水鸟掠波。维瑜笑道:“长江观日出,我凑诗一首请评。”  

    万里星辰挹曙光,一轮乍涌定纲常。水天形影难分辨,

    狼虎心肠堪忖量。云鸟群群呼灿烂,飞帆点点入苍茫。

    睡狮警悟巨龙舞,大好江山尽画廊。

  我评道:“雄奇有余,深沉不足。”

  维瑜道:“那你就写一首补此不足吧!”

    此时,一只苍鹰飞来,绕江轮上空盘旋。忽高忽低,忽远忽近。啊!我明白了:它在鼓动,它在搏击,它在求索,它在奋进。在这伟大改革开放的年代,它给人们予多么深刻的启迪啊!中华民族要加速腾飞崛起,长江大河要作深层次多功能之开发利用,这一伟大的历史潮流是任何谤言逆行也阻挡不了的。我因之重咏起我的一首旧作:

    长风急浪染征衣,正是豪情欲吐时。天上雄鹰凭奋翼,

    草原骏马任驰蹄。纯情江水沉污浊,圣洁心灵孕好诗。

    我自扬帆飞沧海,管它两岸乱猿蹄。

  蓦地,大名鼎鼎的小姑山已模糊可辨。你看,她正在晨起浣洗,盘鸦堕马,照水含情呢!江轮渐渐驶近,那石级盘绕的山路,那时隐时现的启秀寺和梳妆楼,还有“极顶观涛”之胜,仿佛尽收眼底。可惜,我们与她只是邂逅之缘。但也一见钟情,遂赠之以诗云:

    大泽小姑天下闻,今朝江上喜逢君。盘鸦堕马飘云鬓,

    照水含烟舞翠裙。玉笛横吹传妙韵,珠帘斜挂溢清芬。

    青春永驻遥相祝,万古江天兰麝馨。  

  江轮搏近浔阳,可忽然停泊于江心。我问其故,答曰:“等两三个小时码头,要排队!”咳,九江港不是早动工了么,速度如此之慢,奈何!还有,眼前的九江大桥,不也已动工十三载了么?至今依然一排桥墩亭亭玉立于波涛间,这未免与改革开放大相私径庭。要加速长江开发,将如之奈何!我因之又想起观长江日出前的那腾飞的巨龙,绕江轮上空盘旋的那只奋翼的雄鹰,和李白为新时代振奋的那种豪情……

                             (原载泰国《星暹日报》、台湾《江西文献》、《雪凝轩文集》)
  

◆辑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