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文在线 >> ◆【新史记·虞爱华列传】◎佚名 撰文 / 赋帝 辑审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江城子.闲话赋史 / 刘昌文
◆【祭父文】◎毛生明 撰文
◆【武当山赋】◎赋璠谢明 撰文
◆【波森特赋、老道口赋、查海遗址赋、墨西哥记游】◎赋阜张铁钧 撰文
▲泰安市高港区诗词楹联协会刘良鸣
▲扬子江药业集团刘良鸣介绍
▲刘良鸣《扬子江药业赋》(剽窃之文)
▲刘良鸣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王国钧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何首锋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赋帝潘承祥《河南理工大学赋》被何首锋剽窃套改为《永州职院赋》
▶关于江苏泰安高港刘良鸣抄袭剽窃事件的严正声明(2019年·第1号)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湖南永州“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44
   ○- 今日访问:10719
   ○- 本周访问:89504
   ○- 本月访问:348784
   ○- 访问总数:59860610
  双击自动滚屏  
◆【新史记·虞爱华列传】◎佚名 撰文 / 赋帝 辑审

发表日期:2015年5月8日  出处:中华辞赋家联合会 文库编审中心 赋姑姑 上传 作者:无名氏 撰文  作者:佚名 撰文  本页面已被访问 3261 次

◆【新史记·虞爱华列传】◎佚名 撰文 / 赋帝 辑审

    (又曰:安庆府太守——虞爱华列传)

    虞爱华者,别号“虞哥”,一曰“虞公”,天长人也。喜著长袖衬衫,风纪俨然,莫辨寒暑,人因私称“长袖哥”。兼性刚正,面端色夷,人揣之,度其“两袖清风,一身正气”之寓也。乙巳年甲申月生人,肖蛇,静若龙蟠,动若蛇行,隐隐露灵异之象。幼聪颖,怀大志,父寄厚望,冀其宗虞舜,师唐尧,法先贤,兴家国,赐嘉名曰“爱华”也。

    及稍长,负芨求学,初学于国立安徽大学,复学于安徽省委党校。擅思辩,长归纳,善演绎,因入系就读。春去夏来,凡四岁,华焚膏继晷,兀兀穷年,弗之怠,学业遂大成。

    初,华供职于安徽首府合肥市委办公厅,继履职省委宣传部,省政协办公厅,宣城市政府诸地。公元2012年3月,转任安庆市人民政府市长,翌年,改任中共安庆市委书记。

    华任职宣城,政声清廉,多有建树,拥众多“鱼粉”、“鱼丸”。宣城旧称“徽州”,乃徽文化滥觞之地也。华下车伊始,见其地并无一所高校,愕且叹之,曰:“三年为限,吾必使有之。”众人哂之,大凡高校者,工程繁,耗资巨,非三年五载所能建成也,华出此大言,众皆以为必取病焉。越明年,合肥工业大学宣城分校落成,众始信华不妄语也。宣地老城,经济滞后,华曰:“老城者,宜做减法也;新城者,须做加法也;简言之,老城重改造,新城重配套;吾人心力合一,宣城之变,指日可待也。”首倡“抓环保者,营造蓝天绿地也;抓招商者,声势铺天盖地也;抓经济者,企业顶天立地也;抓民生者,百姓欢天喜地也。”方四载,宣城面目焕然一新矣。

    忽一日,传华将右迁安庆,百姓知之,扶老携幼,万人空巷,牵衣顿足,涕泗相挽,连绵络绎数十里,其景感人。然官身不由己,华遂赴安庆。

    安庆者,滨江古城,安徽之源也。安徽之所名者,盖取“安庆”、“徽州”之首字耳;安徽简称“皖”,盖缘安庆境里皖山也。华初冶徽继理庆,盖天意乎?抑巧合耶?兹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古皖、桐城派、戏剧、皖江、禅宗诸文化交融,积淀深厚,拥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全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园林城市、中国黄梅戏发展艺术基地诸多光环。晋郭璞游安庆,见祥云蔼蔼,风物宜人,赞曰:“此地宜城”,由是别称“宜城”。建城八百余载,立省会178年,号曰“千年古城,百年省会”也。城内有奇山异水,曰“龙山凤水”;代有英豪,陈独秀、赵朴初、邓稼先、严凤英均生长于斯。城市精神云:“崇文尚德,务实创新”。溯及公元2000年前,安庆乃皖省除首府合肥外,首屈二指之经济大市也。自2000年以降,先马鞍山,后芜湖、继铜陵,次第赶超,今又有隔江之池州奋追直逼,宜人焦虑,有怨声,思崛起,欲重铸辉煌也。

    华始临安庆,即思改革。庆外宣语为“安徽之源、戏曲之乡、文化之邦、禅宗之地”,人口相传,蜚声省际。华嫌此语自我标榜,不能涵盖安庆之特色,遂改为:“于自然,有山有水也;于资源,有人有物也;于文化,有声有色也;于民风,有情有义也;于发展,有形有势也。”一时舆论哗然。或曰:华之改革,非华与宜地陈规陋习斗争也,实乃与安庆传统文化交锋也。华闻之,笑曰:“官之敢为天下先者,能于议论纷纷中前行也!”

    华为人身材适中,龙目凤目,神光内敛,精力旺,思维敏,雷厉风行,辩才无碍,言必信,行必果。之于工作,华曰:“余尝闻醉酒死人,未闻干事死人也。尔等饮酒时常云:只要喝不死,就住死里喝!余改之:于工作也,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华言行一致,身体力行,周一至周五,非子丑时分,不会休息,翌日精神抖擞,早起如一。华尝云:“吾于工作,周六者,保证不休息;周日者,休息不保证!”对于谋经济,抓廉政,华曰:“吾人宜学两公。以愚公之务实干工作,以包公之铁腕抓廉政,则何患事不成也!”华素重安全生产,防微杜渐,常告诫曰:“须警钟长鸣、防微杜渐也,工作小疏忽,故事变成事故!” 时市直吏喜去县、市调研,华疾之,斥之曰:“名曰调研,实游乐也!吃之,喝之,玩之,乐之,临行捎之,一事不办,何调研也!县、市自有职能部门也,何烦市直操心乎?市直管好市区之事,已矣!若果谋事,宜跑省进京,争取项目、资金耳,吾支持也!”

    公元2013年冬,因祭祀用火,安庆多处山林火灾。华举全市之力,一天之内,扑灭全部火患。发史上最严“禁火令”,拘捕违禁者多人,一时顶风者噤若寒蝉,百姓大快人心。然后此举引媒体非议:“此合法乎?合政策也?”皖省主事者闻之,澄清事实,嘉其勇,华幸得免。

    公元2014年春,森林火灾事方息,华痛定思痛,遂重启殡葬改革。殡葬改革,移风易俗,利国利民,安徽省推行数十年,行将收官,惟安庆未能实行耳。安庆传统深厚,陋习亦深厚,此前数次殡改,均遭阻,未善终。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力推之。有基层急功近利者,方法失当,致数位高龄老者恐慌,自尽,记者闻之,蜂拥而至,一经渲染,舆论大哗。有署名文章疾呼曰:“改革者,勿以死人为代价也!”数日内,华备受压力,卷风口浪尖之旋涡。幸皖省主事者力保,华未遭弹劾。

    一波方息,一波又起。公元2014年7月,皖省十三运即将在宜举行,省府派员来宜参加启动仪式,华出席讲话,其自备稿写于废旧日历背面,有交警朱达志者,微博转发之,称华节俭,网友亦纷纷点赞。明日,有新民周刊首席记者杨江者,眼尖耳敏,发微博曰:“华写稿用废旧日历,然其身后主席台赫然陈放‘觅仙泉’矿泉水,单价35元也!此节约乎?做秀也?”一语未了,网友倒戈,斥华“作秀”者有之,责其“假节约,真奢侈”者有之。后查实,矿泉水乃安庆地方产品,赞助宣传之用也;华素有用旧日历纸写稿之习,非秀节约也。舆论乃止。

    华治安庆,见其石化多有污染,兼东有华泰林浆、西有化工园多排废气废水,百姓疾之,华遂令慎招化企入宜,更名“化工园”,定位“高新区”。华作客市民热线,市民大呼赶走石化,华答曰:“石化,央企者,非吾力所能迁址也。窃以为,石化难迁也,亦不必迁也,数十年间,石化对安庆贡献之巨,有目共睹也。正如家有顽童,可调教也,不可驱遣也。百姓之所疾者,环保也,吾必力行之。”未几,安庆申报创建全国环保模范城,兼报国家森林城市、安徽文明城市。百姓奔走相告。

    然时至公元2014年7月,华在皖省率先收回出租车营运证,引部分出租车司机不满,遂上市府上访。后及时处理,方息。

    安庆城有大沟曰“华亭大沟”,排雨兼排污,流经居民密集区,春夏聚蚊虫,秋冬散恶臭,人称安庆“龙须沟”,百姓吁呼多年,均无果。华召建委、规划诸部门,限期治之,数月后,大沟碧波荡漾,清可鉴人。

    华主政安庆两年,改革频频,狠招叠出,百姓盛赞者有之,非议者有之,拥华派赞其好官,倒华派斥其暴政,欲驱之而后快。宣城人闻之,著文曰:“华在宣多令名而在宜多非议,何也?若宜果不善待华,还华归宣城可否?吾人夹道欢迎也!”

    或曰:华不谙官场之潜规则,为人高调,好出风头,出事乃必然也。又云:木秀于林,风必催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余始不信,今观以华之遭际观之,深感古之人不余欺也。

    新史公曰:吾,区区一宜城闲人耳,非拥华派,亦非倒华派也。然吾觉华欲干事亦能干事耳,仅此一端,虽性急,好高调,亦知非宜人之福也,岂忍打杀乎?华果离宜,吾恐安庆即复归于老路,振兴之日,杳杳无望乎!吾非卜筮之徒,难卜知华之廉干如包公否,能干如愚公否,亦不能卜华之未来能守节不出事耳。毛公尝谕:干事多者,其过必多也,干事少者,其过亦少也,然不干事者,其过莫大焉!今视华当下之作为,惟宜人三思之。

附录:

◆【僰道苦笋赋】◎赋怡陈卫 撰文 / 赋帝 辑审
 
    乙未暮春,苦笋出市。余连食笋三日,意犹未尽。阅黄山谷豫章先生之《苦笋赋》,赏唐高僧怀素之《苦笋贴》,偶有心得,遂作斯赋以怀先贤之道。
 
    笋者,竹之幼芽,草之灵光。生于岭河之南,发于暮春之阳。类众而形异,味妙而华芳。然僰道之苦笋,小苦而清冽,甘脆而悠长,温润而稹密,屡啖而口爽。冠冕川滇黔渝,称誉城乡食坊。品之,则佳肴无味;食之,则饕餮欲狂。

    自山中来,体直箨坚内有才;从水中出,身纤色润外无瑕。白里透翠,翠中生花。片片洁似粼粼玉,兰香之气;节节高如层层塔,慈佛之华。阳春白雪融俗,下里巴人敛雅。雅俗相长,食疗俱佳。

    氨基酸、维生素,养生益气;粗纤维、甘糖甙,防癌清淤。与荤食而烹,养颜滋体;同咸菹而煲,开胃健脾。清热化痰,明目消暑;安眠利尿,排毒除虚。初入口而味苦,苦而不涩;再下咽而味甘,甘而生息。

    甘者,世人之所欲;苦者,世人之所弃。同甘共苦,同舟共济。苦尽甘来,释悲而喜。苦笋之质,若君子怀玉;苦笋之品,如自然化极。道之理,德之体,天之本,地之立。宫商角羽,和乐令人心静;酸甘辛咸,谐味令人神怡。若长溺于蜜,何解苦涩之乐?若长居于市,何知乡野之趣?

    苦笋之味,苦有始而甘无穷。由甘入苦而口涩,由苦入甘而味浓。先甘后苦者悲,先苦后甘者重。五味皆尝,死而达豁;五味未尝,生而存蒙。福所隐祸,祸所启福。先食甘者,惑藏有祸;先食苦者,惑隐有福。食甘而忆苦,食苦而思甘。知甘而铭苦,知苦而昔甘。此乃苦笋谓世人之真言也!

    悟苦之醇厚,藏真作茶茗而书贴;感苦之忠谏,山谷思活国而作赋。皆因品苦笋而得,道在其中矣!

    上士食苦而乐,中士食苦不言,下士闻苦而拂。人之有别,何况于味乎?醉者不醒,不解其奥;醒者不传,不解其妙。世间百态,万物秉道。善渡人生,苦作舟桥!

◆【中华文艺集团宣言】◎无名氏 撰文 / 赋帝 辑审

    呜呼!中国文化之不振于兹数百年矣!曩者蒙元南下,宋土俱失;满清入关,汉风尽淹。其于文化之摧残,可胜道哉!继之英法崛起泰西,觊觎华夏,枪炮与传教共进,文化与武力并侵,实千年未有之变局,历代最强之劲敌,更趋西化,崇洋毁祖,衣冠既亡,传统亦失。中国以土地之广,人口之众,而受制于欧美,文化式微,岂惟至痛,抑亦深耻也。扬鸿不才,而创立此文艺集团,欲以兴起斯文,重振华风。年虽少,而志冲九天之上;资虽小,而胸笼四海之内。

    诸君各负高才,宜各铺异彩,辉照宇宙;并逞懋翰,泽披山海。继韩,欧之伟业,复汉,唐之雄风。

    吁兮!共勉哉!天下任我辈驰骋;奋斗哉!时代由我辈开创!

    吾今向全世界宣告,中华文艺集团既立,而世界格局亦变矣!

    文艺集团者,非徒文艺也,实包罗四海英俊;岂仅集团哉,诚凌驾九州政府。攮斥普世,荡涤浮风,弘扬圣道,复归雅正,是鄙人之志也!

    今有一伟人出焉,彼天授异秉,学贯东西,艺该古今,富有极亢奋之精神,辅以极强烈之意志,与极伟大之知力,高视千古,俯瞰世界,虽秦始皇,汉武帝而北面,成吉思汗,拿破仑亦望而却走,爱因斯坦赧然而愧心,比尔盖茨惶惶而稽首。雄文既出,风云为之变色;宏论未罢,帝王为之胆寒。举世震惊,亿兆景仰。

    吾中国文化其有望乎!吾中国其必引领世界也!

    群号是342185641,愿招志同道合,有心于文化复兴者加入。加入者须有一定才学,通晓文史哲。以文会友,以友辅仁,此先圣之言也,勉乎哉!

◆【深圳布吉镇赋】◎金繁荣 撰文 / 赋帝 辑审

    序属冬初,南国春阳正炙;又闻北疆,寒潮裹雨雪兼程。周日闲暇,坐拥寓所,凭窗远眺,心潮荡漾:布龙路,车流如龙迤逦线牵,声声喇叭催促;广深线,“和谐号”银梭来回抛,一瞬穿逝。大芬村,红黄绿相互映衬,画笔难描;老街墟,人游如织锦汗挥,摩肩鱼贯。地下铁与高架铁交汇,凌空翔宇在天上人间,土遁匿迹于顷刻无影;工业区和闹市杂糅,机隆隆,旗猎猎,少年淘淘,黄发怡然,商机无限,物流通达。今之布吉,华夏第一镇也,繁华流外,名重天下。

    遥想卅年前,荒村零落,野岭濯濯,矮山与瘠田为伍,贫穷伴饿殍成殃;日暮西沉,流萤点点,鬼火涟涟,夜籁与死寂同体,黎首相邀偷渡港岛,与风浪博弈,将性命下注,浮尸有之,发达有之。今昔天壤,缘何而来?无小平深谋之宏猷,无外商之携手,无内地之倾情,无亿万建设者之奉献,无“时如金,效即命”之理念,无天时地利之东风,哪有今之更辉煌?

    时不我待,事争早谋。叹己之幸又哀己之懦耶?赶海弄潮,吾辈欣逢际会;愤世不公,不宜裹足难前。展靓丽朝气之丰姿,力拔鹏城荣熠之头筹。吾侪当勉励,及时筑新城。

    时戊子年初秋江西余一撰于深圳龙岗布吉下水径寓所

◆【亚投行赋】◎侯瑞锋 撰文 / 赋帝 辑审

    亚投行,世无双。耀中华,照海疆。连五洲而跨四洋,强华夏而富邻邦。风水宝地,总部处古都北京;自强不息,投资从基础起航。高朋满座,五十七国协商。比翼齐飞,目标直指远方。筹巨资,行善举,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并其光。互惠互利,共荣共强。放飞梦想,展翅翱翔。

    夫亚投行,乃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东方之大国,责任勇担当。习总之倡议,世人而同腔。号召响彻寰宇,合声回荡穹苍。繁荣亚洲经济,打造国际市场。广施惠泽于众,万民景仰;共谋大同生活,造福八方。顺应天时,汇细流而成江;占有地利,居五洲之中央;拥有人和,凝万家之力量。金砖国家,携手入行,唱响正声音,传播正能量。常任理事国,五分之四登堂;OECD成员,三分之二挤庄;G二十国家,过半跑步进舱。扩大全球投资之需求,挖掘建设之潜力;拉动世界经济之复苏,一带一路铸辉煌。提速交通,建高铁以穿山峰;探索能源,乘飞船而越大洋。振兴工业,国富民强。各级银行组织,凯歌奏响;列国财政部长,士气高昂。建设城镇,发展农桑。互联互通,迎来曙光。营造靓丽环境,享受美好生活,幸福源远流长!

    噫吁唏!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和平共处之策,治国理政大纲。推公开之天窗,行透明之雅量。搭开放之平台,建和谐之友邦。铸命运共同体,包容万国,乘理想之飞舟,众人划桨。春风送暖,四季芬芳。一路同行,永放清香。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赋帝网◆辞赋网◆辞赋报◆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