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事赋集Ⅰ >> 曹英人賦集/中赋会员·理事/驻站作家/中赋报特邀副主编 >> ◆【“桐城赋”杂论】◎曹英人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31
   ○- 今日访问:9581
   ○- 本周访问:107438
   ○- 本月访问:229942
   ○- 访问总数:54847072
  双击自动滚屏  
◆【“桐城赋”杂论】◎曹英人

发表日期:2007年12月23日  出处:◆雷池龙 编辑  作者:◆曹英人  本页面已被访问 3545 次

桐城赋杂论

曹英人


发布时间:2006121 1205


桐城赋杂论(及习作选辑,进行中)

我写此论,主要基于两个想法(同样的,文章也分成两大部分):

    
一者,论宗:潘先生是我知道的首个标的当代赋家。对我而言,宗派是个值得关注的、在很多方面是可喜的事情。所以先从他说起,其实岸人公体兰花草体刀客体病龙体右文体”……等等早已形成并在向纵深发展。只是没有像潘君桐城赋这样明言罢了(或者我竟不知道)。

      
二者,调诤:近来,辞赋聊天群、中辞、天涯等社区出现了一些立场之殊、是非之辩,遂引发宗承之岐,乃至口水谩骂,颇有过火之势。然而我们何妨求同存异,共图锦绣:辞赋具有极大的差异空间,甚至可以人各一体。所以应当跳开来谈:五家分灯,三教合同是也。

    
所有这些都是当代辞赋的发展在渐趋兴盛(多么可喜)的情况下,必然会遇到的一些问题。要好好对待。不应再演兄弟睨墙之悲。同时热切的呼唤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总之,我们需要建设性的对话。我们需要具体化的批评。

 
是为序。丙戌酉月丙辰。
 

【一】


   
说到开宗立派,非徒人力孜孜之可创,亦乃天行自然而然之所由。要在时与我应,水到渠成者。

  
今有潘君承祥,方逾不惑之年,遥接知命之龄,
未期何夕耋 论长寰,而今先以翁 称于世。试想
启书开卷,每念老骥伏枥,旋风充耳——斯怀唱晚之志兮;聊堪一笑。
育赋妊词,自知夕阳无限,青山满目——乃舍近昏之嗟也;岂不同欣?

是思昃步还积千里,寸晖犹炽皕秋,
故以浸淫廿载之功,烹庖百家之济,
揭竿而起,竖笔为旗——
俯仰则无所愧也,卓然而有以立焉。

于是倾城为号,欣以追德前哲;
标赋为名,俾尔孚惠后贤。

门户既开矣,宗承自续之。
三宝延绵,非彼佛家成教;四生更替,即此骚客持明。
夫一派有一派之义趣,一门有一门之解行,一宗有一宗之文赋,一家有一家之美学,
今展赋翁之作,忝呈论士之怀。
非无求赜索隐之心,唯乏爬梳剔抉之力。
是以探骊不在得珠,抛石但期攻玉耳云云 如述……

然文多浩繁,遽陷千叠之骇浪;辞乃披靡,乍蒙万丈之阴霾。

所幸 古师临池齐变,半蟸还测汪洋;诚为世之洪范。
今子抱管得机,一斑犹窥全豹;实亦予之楷模。
然则沧海沉浮,无非溢水,触即冷暖自知;
密云舒卷,不过依空,烛则晦明无掩矣。

是剥其大而掠其小,况显日月之离;
唯咀其精而嚼其华,岂勘乾坤之复?
故拟随纲,聊张草目:
一分品类,照相鉴名;
二析套路,辨见捋识;
三掘独标,氤氲风骨;
四立文史,驰骋气节。

巧妇租炊,唯依中华辞赋之网;豪侠借剑,乃就当代名家之辑。
观其系列,采其纷英。
观其系列,则花亭湖兼体十一,安庆城并赋即九;枞阳六录其二,征文网罗合四。
采其纷英,人物则李公、馒乡、自赋;文化则桐城、怀宁、望江”……
更有敞怀忧愤,啧啧如《桐川之书》,

况加屏啸懑悲,切切如《太湖之檄》者。
大体随文演华,寻经勾脉:《小园》、《芜城》之新子;
因地制胜,敷色洗颜:《二京》、《三都》之故妻也。

推彼原型,即此母题:
虽属咏物,实绘城池衰盛;
非同方志,乃铭湖苑荣迁。

【二】



执书、画同源之理,斯致钩于赋作;
握謦、钟合契之鸣,乃成鉴于辞章。
谋架则楼倾图案化与类型化,先详万氏之书;
构节则轮转互文性与复调性,后具何家之稿?
狷者以思激词,狂徒以辞舞思。

总 附身古作,遥会前言。典隶入魂,比兴含魄。
譬如觉者,化影八万四千之卷:放迹重重无尽之阁;
好比道人,寄躯九转六还之丹,安神秩秩有极之鼎。
恒 传经纬史,系子谱集。点化璨金,和酬凝玉。
一字引纲,转如幼犬之咬尾;犹若肖邦之圆舞曲。
半联当妁,翩似老雁之接飞;还同巴赫之赋格乐。
正是:
    
曲 尽情谊,舌涧犹决江海
    
婉 约心致,瞳石还列峰峦

乃略说行文之式,其法有四焉:
曰自然之序,曰行思之序,曰互动之序,曰唯心之序。
一乘自然之时序:比如卢虹,但依时之流计,斯从事之进程。
惟随路设踪,辄串珠撷玉耳。(当然不止于此:舞织文序虽无,赋舞天人即有)。
再布自然之程序:譬若摹都,则上编其史传,下穿其区辖。
描景则山水历历,犹较五岳之神;绘文则俊杰琳琳,还追三曹之骨。
是月涤四海三江之胜,星灿九州八界之华。
乃常谙其调式,蹈不空着;早悉其回合,剑无虚扫。

二者行思之序:体多现于檄论,文或形于对答。
而就事之推敲风作,循名之演绎金藏。
更何期以言为象,以象运言乎?是《易》之维也,其天之感焉?
翻有直入西学,偏乖古意;甫张笔墨,即筑理基。
倜傥无出言外,风流自迷境中者,岂不惜哉!
是持其名而昧其见,当其相而迷其身也。即共戒之。

三者互动之序:释迦睹星而觉,寂寂失在;五柳秉菊而望,怡怡自得。
庄子与蝶相梦,纷然物化焉;李白共山相敬,浑然无我矣。
哀发于衷,则弦落惊弓之雁;悲染于意,故花勾葬蕊之魂。
或茱遗望插之弟,莺扰梦会之妻;壶冰希问之长,鸡磨魂约之夫。
水本无心,乍漾美目之波;云何有意,蓦倾回眸之泪?

唯心之序,不可言传,惟证相应。
情不自禁,恍若神来之笔;思如无想,忽同天外之音。
鸩毒置于颠医,随作济世之丹;
铁镣加乎醉伎,步成迷仙之蹈。
遍地是药,童子之复文殊;无物非珠,龙女之奉佛陀。
出入不失其度,动而应乎天地之作;
往来无错其节,冒则契乎阴阳之机。

是归音画之旋阶,而汇医拳之幻海。
文成一家铭之论,辞聚三生忆之谈。
唯以文坛浮泛,聊将评述兰、岸、龙、潘等君之作;
奈因拙体奔流,乍可存怀瑞、川、刀、右等子之集。

惜乎!惜乎!人自不定,文则安期?
况每悟拈花之旨,起笔顿惭;一闻映月之符,长缨即滞!
唯祈侠骨人多续实评,好事者其助我哉……

 

增文数段,改字若干;

诸方师友,来请复观。

仍置于第一楼也。

经过修改拟定的

a
桐城赋杂论 ,即上也。
b
、当代童蒙杞忧赋
http://www.ebobo.net/bbs/read.php?tid=109442
c、赋评下府岸人先生《祭母父嫂兄文》

彼彼汝坟,弃我遐幽。虽则如此,殁面无瞅。彼彼汝丘,未见故旧,素其几几,旧念新头。彼彼汝碑,终惠尧亩,莫往莫来,先德我俦。
——此段发明序意,为深情之基。未尽之情,未行之务,悲交于是,何其伤欤!此段皆四字句,节而不流,为序甚好。   然,虽则句虽则为这样、即使如此,上承 弃句,似乎承接意义不强。几个彼彼精确。


清明切兮观丘,荒骨寒受!吾父兮乡紳,吾母兮楚孤。非胞而兄父,非娘而嫂抚。十里贤加,齿德俱尊兮父雨。慈训孟秋,耄荒仪坤兮母英。若镜究富,资政才儒兮兄茂。勤善凝腊,惠泽子孙兮嫂娇。纸烟般仪兮伤唤,紫云翱翔兮柴望,懿德纂诉兮铭在。

——对句联翩,述赞父母兄嫂;措心无地,伤怀往日风流。 父雨、母英本为谐而音未属,虽后句自对,于辞无差,于情有断。初涉心地,以对句出,情流渐溢,思风愈长。


凝乎觌,昭乎宣,诗乎揉。文来凭引,於德追风,我氏辈嗣,凭吊命灵。纵然矣春光姣媚,度清明兮心碎。纵然矣丽日沃朗,寒食节兮一远。追怀宗祖,追怀教只,追怀纪符。死生契阔,骇心兮谒拜!

  
——文溪跌宕,语珠落盘。以为文之切,表怀祭之深。反对而引,怎不痛心?是以下文飘逸而沉,参差而健。


呜呼!清明沅伦,春柯(当为 舸)竞流。祭表先德,仪奠脉遒。愁绪深鎖,风月透弄,不忍脉情輕落。认依稀,泪诉如洗,伤极心叩,乌衣巷口荒束路。叹人世,离痕染鲛,断魂尔昨,草木落黃,嗟我悲哦。丁尚止泣何时候。泣沉沉,眸勾勾,声搖動兮心頭重。夜漫漫,寂空空,上遗德兮醒世风。友亦曰;(:)清明果是揉肠剐肝之时,怨不得年年憎恨。若尔望极兮沈沈坟上,难寻兮约约渡遥。丘里欲还往,断岸不约旧。谁家亲无祭,何只独尔诉?谁宗祖无祭,何以朝尔暮?潮歌底曲,洒归西浦。彼苍者天,曷其有极!祭茫茫,何苍苍,虽寄世俗,予家祭殊!

  
——合景及史,悲接千载; 援友殊祭,哀入九泉。此段用语必现不规矩中之驰骋,非此不可达衷情。


呜呼!情浓凝眸,语诉眶流。姑洗香惆,灵英挽瞅。夕舞霞与,山城夢眸。深院休空,紅颜羞舟。零落蕊菊,倚塞清喉。孤影摇曳,涯天远头。孝眷寒食女,双眼红桃锈。坟前谁唱,孤只人瘦。扯袖吟泣,海棠羞后。离恨天涯,远天夜钩。无奈云散,黄昏庭浮。彷徨泪眼,爲誰愁稠。阴阳序常,愁移泥寿。颜皱心瘦,青沉面陋。韵撼三遒,词余缠扣。世世世,悠悠悠。冥冥冥,丘丘丘!
  
——情极而返,乃托冥境;恸心无环,唯寄幽象!独吊日月,不见往来人;一祭乾坤,逝者长已矣!


惟无宇居坛兮庙堂,孝悌真义兮虔诚。清明观丘,荒骨寒受欤!忍不见,清明莺啼兮序,冷凄凄,孤楚楚,荒丘丘,坟旧旧,清念昔羁而新畴。
哀哉!尚飨!  
  
——暂抑哀波,再序因缘。悲泉咽而无声,祭枝摇而风旋。

 

上接第四楼

d
、诗文评和 兰花草兄《雪花啤赋》


辞赋上得高堂,下得厨房;开辟

当代骈赋实用化的新气象——支持一下!



莅水城以开怀,饮雪花而清秋。——开始之甚明白;一清一开,足引干喉之先睐。

惟豪兴以放歌,俟偿愿而润喉。——喉润矣,歌随之。气舒而不鼓,泉漾而不溢,正像饮酒之际。


思杜康之初意,知科技以绸缪。感华润之神艺,酿雪花以解忧。

倚企管以高瞻,凭遐思而九州。 ——未尝古酿,先醉今杯。索其中情,唯揽人和、技胜之美。


三伏之际,爽神不休;市场葳蕤,百花竞秀。亦曾雪飘,太白醉酒;
  
——
木处众林而犹茂,霞隐山谷而愈华。以其独特之力道也,能乐一帮之仙侠。


关关雎鸠,姻缘成就。于焉情志,梦寐以留。乘兴而饮,遐思神游;

莺飞伴舞,草绿牵袖。衿衿余心,不醉不走。
——
走非所愿,留亦无由。缠绵悱恻,不如再尽一筹。我歌且醉君莫去,一瓶雪花致绸缪
……

水泽之畔,临清把酒,潋滟若流,浪遏飞舟。仰望高天流云兮,俯饮雪花而好逑。

——
醉里不知梦中客,醒时独忆月下影。恁得一种伤心事,怎在落雪时节逢……  
相对无言唯倾酒,他日何妨如参商?半点唇痕休擦却,留得明日寄滥觞。
 

男儿有志,月下吞钩。落穹庐之污尘,托雪花之河洲。人之壮志,贵于善流。
 
尔乃丽日艳阳,踊跃以求。穷囊银之所携,尽四季而消愁。

——
转念几多英雄气,尽付流水时光;徘徊何久鸿鹄甸,唯余诗酒辞章
……
  
文中自有风流客,一把椽笔鬼惊;壶里何无封疆帝,半打迷倒天下。


远驰拖挂之奔忙,近驱单车以抢购。高山风净,流水悠悠。
咏缠绵之诗,歌窈窕之喉。纵大江东去也,雪花畅游!

——
一心何曾输豪杰,傲骨从来不畏冰。潜龙带起千番浪,都向此间消磨净。

  
侠胆为民发雷鼓,沉沦无意作晶石。而今试手补天裂,请看兰兄雪花辞……

 

辑录:潘承祥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