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名家赋集 >> 王铁辞赋集/客座顾问 >> ◆【王铁先生采访录】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张清儒碑赋14篇(图) / 赋吟 (2020年以前)
◆【毛泽东像章赋】◎赋魂黄少平 撰文 / 赋帝审辑
◆【查海遗址赋/海州桥记/墨西哥记游/金盾礼赞/海州赋/融源细河铭/】◎赋阜张铁钧 撰文
◆【丝路颂(并书)】◎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古阆苑赋(并序1)】◎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雪夜蜀怀(并序1)】◎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讳隆延墓誌铭】◎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江城子.闲话赋史 / 刘昌文
◆【祭父文】◎毛生明 撰文
◆【武当山赋】◎赋璠谢明 撰文
◆【波森特赋、老道口赋、查海遗址赋、墨西哥记游】◎赋阜张铁钧 撰文
▲泰安市高港区诗词楹联协会刘良鸣
▲扬子江药业集团刘良鸣介绍
▲刘良鸣《扬子江药业赋》(剽窃之文)
▲刘良鸣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王国钧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何首锋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赋帝潘承祥《河南理工大学赋》被何首锋剽窃套改为《永州职院赋》
▶关于江苏泰安高港刘良鸣抄袭剽窃事件的严正声明(2019年·第1号)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湖南永州“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51
   ○- 今日访问:1711
   ○- 本周访问:1711
   ○- 本月访问:393758
   ○- 访问总数:62587261
  双击自动滚屏  
◆【王铁先生采访录】

发表日期:2007年8月18日  出处:老中华辞赋网  作者:雷池赋翁辑录  本页面已被访问 3670 次

一个法国女孩眼中的中国学者型作家——王铁先生采访录

人民大学法国留学生金紫薇(Constance

  中国五千年的文化传统,尤其是汉民族的语言文学,很是令我这个刚来中国不久的外国人深深地喜爱且迷惑不解。友人向我推荐了对中国史学和美学理论等多种学科有着深刻理解的学者型作家王铁先生,说他会给我以帮助。带着探求和有些紧张的心情,2002413 日,我来到了位于北京近郊的一间普通民居里,拜望和采访了王铁先生。

  在没见面前,我试图慢慢地平息着自己的不安,因为对作家的采访,记者常常会陷入无知的尴尬中。但这还不是我最担心的,最大的问题是在对文化的理解上,这个睿智的身上绵延着中国五千年文化血脉的人,从他的文章中可以看出,他肩负着深刻的对人类文化及世界未来的终极关怀,我们能沟通吗?在我们还没见面前,我想了好多。

  其实我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王先生不像我想像中的作家。我印象中的西方作家们,大都是绅士的、沉默矜持且有些高傲,或是叼着雪茄,拿着手杖,出入于各种文艺沙龙。而王先生则是朴素的、平和的,没有作家的那种难已形容的派头。这大概是同他来自于平民阶层有关。我们很快进入零距离,谈话在十分轻松的气氛中开始,对于自己的生活经历和思想过程,他说得很明白也很有条理。

  1955年,王铁出生在中国黑龙江省一个靠近中俄边界的小村里,父亲得益于家学,是位既有文化修养,又有高尚品德的教书先生。王先生走上文学之路,与他从小就受到父亲的良好培养有很大关系。七岁时,当别的孩子正在野地里乱跑、捉迷藏、玩泥巴时,父亲已经在教他读书识字了。《诗经》是他最早背诵的诗篇,《文选》伴着他度过了金色的童年,并由此扎下深厚的文学根基。那时,中国人的家里都有很穷,他家里兄妹又多,日子过得很清苦,但知识的滋养,让这个普通的中国家庭充满了希望的快乐。可悲的是好景不长,1966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文化大革命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革文化人的命。王先生的父亲是文化人,加之在新中国成立以前,他家是“土地贵族”,自然是在劫难逃了。父亲被造反派活活折磨致死,家中所有的书画典籍都被抄走烧掉了。

  1970年,年仅15岁的王先生失学后,随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洪流,来到了号称北大荒的三江低地上,在那里开荒种地,一干就是7年。要沉重的伴着冬日冰雪夏日泥泞的辛劳中,很多知青破灭了希望,随波逐流以至日夜悲歌。为了改变命运,王先生曾试图学习木瓦工、中医等专业技术,但因他家的“土地贵族”成份,这些愿望都被无情扼杀。然而他并不甘心,在那个视知识为罪恶的年代里,他偷偷地自学。常常是劳累一天后,顶着星星趟着泥水,在荒原的狼嗥声中走出村子去借书。

  1978年,中国恢复了“高考”制度,各大学开始了考试招生。王先生以超出录取分数线40多分的总成绩,连续两年考取中国著名的清华、北大两所高等院校。然而,又是因为他家的“土地贵族”成份而不被录取。十年以后,当他和爱人来到北京,来到清华大学校园门前时,看到“清华大学”的校名牌匾,想起往事,禁不住扶着门廊失声痛哭。

  太阳并不是总照着一个地方的。1980年,王先生的心灵被太阳照亮,沉冤多年的父亲终于平反昭雪。王先生结束了受歧视的生活,从此走上了学有所成的阳光大道。

  早年的知识积累,为他的学术研究增添了巨大冲力,1991年,当他走出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时,他已经对中国古典的哲学美学、写作学、美术鉴赏学等理论体系有了家珍般的了解。

  他研究的方向是电影美学,但他真正的兴趣是在中文写作上。他喜欢用书写的方式把对美的领悟表达出来,而不是躲在哪一部电影的后面委婉地说话。他的毕业论文是《电影节奏层次欣赏论》,主题就是阐述电影如何表现美,观众如何发现美的。离开艺术研究院后,他先是在中国中外名人研究中心担任编辑部主任,主持和编撰了一系列大型工具书,后又在一家行业报开始了记者生涯。伴随这些经历的同时,他先后写下了中国第一部全方位反映中俄四百年边界之争的长篇纪实文学《珍宝岛未曾陷落》和依据“二战”时期中国东北战区抗日故事创作的纪实小说《孤女关山》,这两部作品的题材都是战争内容,但作品的主题却是在声讨战争,呼唤人类和平,即像作者在,《孤女关山》一书中,为“后记”写的题目那样:《让白蓝鸽在历史的书页上永远飞翔》。王先生的作品气韵葳蕤 ,昂扬生色,其构造角度,大开大合,在内容与形式上,具有大视角,高架构,强节奏。特点,中国著名作家刘绍棠老先生在评论王铁作品的语言特点时,挥笔写下八个大字,即“齐字如金,用字如凿”。这当是对其作品至为准确的评价。

  王先生的可贵之处,在于其对东西方文化特质的普遍关注。他曾系统地研究了中国精神、日本精神、美国精神、俄罗斯精神,并归纳出这四种精神的代表特质分别是“奉献、团队、冒险、获得”。从而找出了东西方文化上的差异及其融合点,提出人类的发展趋势必然是由生存结构到知识结构,再到快乐结构的渐进。人类的社会形式,最终将以快乐的状态常存于世。并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叶,在世界知识经济正枝繁叶茂时,就极为超前地提出了知识经济必然为快乐经济所取代的主张,提出能否给人类带来“快”和“乐”,是一种产品能否生存的最关健的“救命索”。一种产品是这样,所有的产品都会是这样的。由此,整个经济结构必然朝着这一方向演变。

  基于上述思想,王先生在东方学术界中首次提出了建立“人类快乐学”的宏观构想。中外一些著名的社会科学家,对人类快乐学这一选题的提出及其建构过程十分关注,并赞其是20世纪东方学术界最有价值的学术理论思想成果之一。有着极为重大的现实意义及深远的未来意义。

  王先生的确是个快乐的学者,虽然他的生活很简单,也不富有,但他的精神生活很丰富。我还特别记着他关于快乐的说法:“快乐是最大的善,让人类快乐,让人类学会快乐,是人类快乐学永不变更的主题。”他很痛心人类将聪明才智多数都浪费在猜忌 、争斗和厮杀中,他热切地希望人类共同用自已的才智创造快乐的内容与形式。检视他的思维方法和理论创见,可以说,他的所有的哲学概念和审美意识均指向两个字“快乐

“您以后还会写战争吗?”我问。“大概不会了。”他回答。“为什么呢?”“因为那是很痛苦的事。我实在不愿意再纠缠这个沉重的话题,重温那些血与泪的经。,那些血淋淋的灵魂,就让他们永远地沉睡安息去吧。”王先生缓缓地说。

“那你今后的写作计划能透露一些吗?”我接着问。

“可以的。”王先生沉思着说,“中国五千年的文华积淀是十分丰厚的,中国历史上出现了那么多文化大家,他们的思想经历及创造成果,远远还没有被挖掘出来,古代的像李白、苏东坡、近代和当代的就更多了。反映好他们,会给人以智慧的启迪,并提高今人的生活质量。尽管有很多人都在写,但我仍然愿意用我的笔,写出我所印证的历史和我所熟悉的人物。”

最近几年,王先生写了大量的有关中国史学与美学的学术文章,而最令中国人关注的是,他所写的有关美术鉴赏方面的文章,以及从史学与美学角度撰写的新邮评论。这些文章,语言精美,哲思出凡。面对一幅书画,一枚邮票竟能写得波澜壮阔,落笔惊风,且文章的题目皆以诗语。如“绿水乡间天趣厚,青山石景地域宽”,这是评论邮票《水乡》的,“总叫青目观新宇,留得倩影听琴声”,这是介绍《大团结》邮票的。据说,像这类以文章题目联缀成诗的,已经合成了百余首,由此可知王先生写文章的精美风格。

王铁先生在写作之余还参加了很多社会工作,他至今仍担任着中国古今文学文化艺术品鉴赏委员会的副主任兼秘书长,在中国的收藏界享有声望。他还积极为中国中央电视台和中国教育电视台写稿,参与节目制作。毕竟他学的是电影专业,毕竟在新的世纪里,电视及网络将会迅速地挤占书籍的传播功能。这是一个富于挑战性的领域,嗅觉敏锐的人不会放弃。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我感到这位中国作家的和蔼可亲,感受到了他丰富的学识和高尚的人格。他过着简朴的生活,家中除了书籍之外,只有简单的用品。他的生活没有法国作家那样优越,也没有那种风光。但王先生却说:“知识让我自由,作为中国公民,我很快乐。

潘承祥 辑录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赋帝网◆辞赋网◆辞赋报◆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