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主席团赋集 >> 刘永成副主席 (可直接点击相片进入) >> ◆王宇斌《天池赋》华藻缺义而诤榷◎刘永成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31
   ○- 今日访问:1190
   ○- 本周访问:14090
   ○- 本月访问:249785
   ○- 访问总数:54866915
  双击自动滚屏  
◆王宇斌《天池赋》华藻缺义而诤榷◎刘永成

发表日期:2012年5月23日  出处:中国天山  作者:刘永成  本页面已被访问 5461 次

20084289.36.00 首发于《宇宙尘赏评专栏》  已被访问2166

 

《王宇斌<天池赋>华藻缺义而诤榷》

 

丁亥,惊闻有《天池赋》勒于天池,众哗。吾欣然,于友人处急求得,拜读,就教,揉眼。再读,再就教,再揉眼。因此,求助于凌翁1,得凌云:“他根本就没有把什么是辞赋弄清楚”;求证于渡老2,渡老三日后示我:“看不懂”,停顿片刻后又曰:“我想随之日久,他(作者)自己本人也将读不懂,道不明”,而焦点评定:“王赋,有空无实。” 后见《中华辞赋网》辞赋评论家——刘翔(笔名--保镖)诤言:“新疆天山客,……不要为了对仗而加入空话和废话。(天山客)著有《天山客赋集》,其中《天池赋》赋学成就最高。” 此间之“……不要为了对仗而加入空话和废话。” 或许是不经意的一笔(或有意,抑或笔误?因本是褒文)却道出赋理大意。戊子,购得宇斌先生之《天池赋》集,先读到其妻刘维宁序言有云:“他写的诗比较情绪化。他的诗不是为写作而写作,我觉得是在写一种情怀,所以在技巧上不一定好。” 随后,又读到宇斌先生之《我言诗赋(代后记),有曰:“吾今对赋偏爱,诗词次之,只因赋体拘束较少”,言之亦理。但继之却云“诗非填空之游戏,读诗之时,谁会找来韵谱,对照而读。格律乃音序的常规顺势变化,流传而成定式。后世若妨现代歌词,回看也是古诗!——(看到这里,始瞠目结舌,后不以为然,待反复几遍,终于不得不痛苦地,但又清晰地予以结论:谬论!别人不依谱照读,难道我们就能捏了鼻子哄嘴,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后人能把有谱之唐诗、宋词、元曲都焚了,而捧读""君《天池赋》集内这许多无谱之五七言整齐句——这种似古风而又不是古风,却又例行于"绝、律"军旅之诗作?!更能把儒子都坑了,而引领些不识韵律之队伍,以炫耀寅卯?! 。又见继续云:“‘大雅纵是久不作(七仄),诗成依然惊天神(七平)’。心仪太白,从无格律之强凑也!”——那君又为何非要七七整齐句?更为何非要与格律强嘴?君何又不去自由?侬但去自由,吾侪知,任他人,都无权干涉侬;也试看,他哪个斯()人,敢裹吾君之脚也!;更见其恣肆:“写诗而非填诗,格律亦非囹圄。如有好句,自成美文,纵然宰杀格律,亦不失英雄本色,岂能作韵囚律奴。——(君为何非要宰杀格律不可?格律又惹尔则个?)进而犹侃:“作诗不可为作而作。若为作而作,体虽工而非诗。亦如描红书写,字虽正而非书法。某些千古流传的好诗,虽有不工,亦能感人。‘哲理深奥,凝涩晦昧之诗句,文人难懂,推敲耗神,虽合格律,何来诗意。”——(吾人还是要问:君为何总是与格律过不去?且,论理要有据,问哪些个诗是“哲理深奥,凝涩晦昧之诗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耶?“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焉?深入又见其洪流滔滔:“‘诗必穷而后工,古人之谬误也。穷难独善其身,怎可功济天下?欲导人致穷乎?穷则多显幽郁之愤激,难掩消极之豁达,黔娄、黔驴,谁去论评!如此心气何能宏大。若言富而后工,则更谬。富则过于安逸,安则多显浮华。故诗赋之上品,多出于忧国忧民之士、诗书饱学之人。其不复为宠辱所拘,不常为生活所窘。有报负,有才情,有生活,有笔功,百折不挠,独树一帜。李白、王勃、苏轼、欧阳修、纪昀等大家,诗赋千古生辉,其皆穷酸贫贱之作乎?”——令人欲哭无泪。是古人之谬,还是“王”君其谬焉?)

 

前日,又读到何运超同仁之《谈王宇斌的天池赋》3:“《天池赋》()中,赋和骈文占了十几篇,长短不一,内容主要是描摹新疆天山天池和自然景观,自然很多如雪山、苍天的景象是反复出现了,铺陈的语言确实很多。用典少。从文学理论上来看,可以说是好的,但也削弱了古文的味道,成了只有皮肤少有肌理的“面具”,因为诗赋用典其实是中国古典文学的一大特色。王宇斌的文章不是全然没有对旧典的采纳,如《后天池赋》《听涛赋》等也挪移了《穆天子传》、楚辞《山鬼》等,但更多文章是通篇的华彩词章,在古风雅韵上还少有推敲回味之处。”

 

至此,我渐从朦胧迷津走出,而渐次明豁:宇斌先生是自由人,写诗不愿入“套”,故写赋。因赋不必“套”,可恣肆,可随意,可情绪,可飞扬,可行空,而无羁,乃无羁。但我以为不然,乃商,乃榷。亦琢,亦磨。试将上列梳理,并予浅议,以赏《天池赋》。

 

《天池赋》摛文华谵,海阔天空。藻辞铺彩,云里雾中。看一遍二遍三遍,究难明其命意主旨。是因为其未将大赋之体势弄懂,所以然也。恰若其将“诗必穷而后工”之穷,诠解为物质贫乏之穷一理,斯谬,斯大谬也。令人悲,令人殇。令人笑, 令人哭。令人噎,令人痛。该穷为邃究,究竟,穷思,穷尽之意,彼欲穷千里目之穷也。此穷竞未穷,可见彼之穷。其又说不作韵囚律奴,为诘问: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韵囚律奴之作吗?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凝涩晦昧之句吗?可见其荒唐!大荒大唐矣……

 

当然,大赋首先要铺采摛文,铺陈扬历(但严究,终未见王君之铺陈。王君所有前述,参照赋论,皆不是铺。然铺是什么,什么是铺呢?铺是垫也——是一二三……楼层,然后至高层远眺,而感慨抒议也,却又为何而垫,如何垫呢……),其次,再次呢?斌先生未穷,未明。是为雾己也雾人之故也,是以雾己也雾人矣。常理,理论上弄明白了,实践上就不糊塗了,由上述种种可见,原来是斌先生不但在理论上没弄明白,还执于错误的意识,荒谬的观点之故。其次,乃体物写志也。然什么是体物,怎样体物? 又怎样写志, 何时写志呢?不是漫篇写,段段写,更不是句句写,而是曲终奏雅,卒章显志也。这一点,司马相如《子虚上林赋》、杜牧《阿房宫赋》堪为典范;现代如袁瑞良《黄山赋》,于雪棠《雾淞赋》均作了很好的把握。斌先生知一则华美词藻,流云彩虹。无二则使人不明究竟,无三即使人迷入雾中。这是斌先生不愿入“套”而致——而致之乃象也。赋与诗、词、曲、联一样,都是有“套”而讲究“套”的,尤要被“格律”,""""中,入于"道里"的。文学各体如小说、散文、报告文学,既便是新闻报道,都是各有体势也是要各讲其体势的,否则怎么来区分呢?兹斌先生作出朦胧赋,之所以然也。又,君不愿作韵囚律奴,大可去写自由诗,朦胧诗,散文诗,天马行空,恣肆无羁,为什么怕律? 却又要冠律? 悬狗肉但非要挂羊头呢(4)?!我行我素罢了,为什么还要攻击“韵囚律奴”呢?难道一言以否千百年,“出类拔萃”我“王”尊吗?

 

说到“挂羊头悬狗肉”即“挂羊头卖狗肉”问题,我再多说几句。这种现象及言论,也绝非斌先生一人。曾几度听到写散文,写新诗或写小说,甚至可称为“大家”的人及其该品类编辑说到“格律诗”而有云:“我们赞成毛泽东关于提倡青年人写新诗,格律诗束缚手脚的话”。首先说,这类话上列人说得,而我们的斌先生却说不得。因为,说上述话的他们,是在另一个门里,另一条道上的人,而斌先生则是搞韵律文学的,是在这个道上的,走这个道的人,或谓之这个门里的人,就应该说这个道上和这个门里的话。那些人的话,不过说说罢了,无妨我局,因终究还是要“各循其道”即各行其道的。也是各有望乡各有风光的,故也情有可原。其次再说,毛泽东的那话,那意思,错不错,不错,没有错。但据我看,他老人家的话,多是政治家议论之宏阔大题,缘“大政”考虑之因素。是让被“解放”之天下的青年更多自由,让“解放区”的天更多自由空气。我意为,斯论之政治意义,胜于文学意义。究其质,也不过仅仅是“恐”而已。问题在于,我们的你-宇斌先生,你就象郭小川、贺敬之那样去写新诗,新诗就是新诗,不要挂格律诗的牌子,不要冠冕以格律,谁能厚非你?又有什么可要厚非的呢?这里的焦点是,你是否不依循格律韵谱创作出来的诗,却要挂格律的牌子!概念不能混淆,更不能偷换概念,甚或自己也混沌,顾此却彼,言此而让人看到的却是它!而且我看,自五·四新文化革命以来写的新诗,不是也很有多有佳作吗,贺敬之抒情短诗如《回延安》、《桂林山水歌》、《三门峡》、《梳妆台》等;这些作品表现了他对特定事物的感受,感情真挚,意境清新,民歌和古诗韵味浓厚。 他的长篇政治抒情诗如《放声歌唱》、《十年颂歌》、《雷锋之歌》、《中国的十月》,高度表现了我国政治生活中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等;又徐志摩《再别康桥》等等!不是也倾倒影响了一代人吗?!但仅说赢人那类,也是胜在叙事加抒情的,如果没有“故事”,包括心理故事,憧憬的理想故事,仅仅啊呀,仅仅抒情,仅仅溢美,那也还是绝对不行不可的!另则,说到束缚,也不是一遵循格律,就一定把人的手给束缚,脚给裹上,人给捆绑住了。实质应是说入门难。只要你入道了,得道了,其实还是很自由的。我本文中所援引的几人诗词,能说她不是“自由”之作吗?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改革即与时俱进的问题。现代人自195626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推广普通话改革并于1958年编就颁定规范普通话用语的《新华字典》以来,从幼儿学前班始就学的是新四声,而作诗却要沿用或曰要依照古四声韵谱,这样就等于是要学两套声韵。而这“两套”文字声韵,大多南辕北辙即背道而驰,的确是不当。作的人难,读的人更不能感到抑扬顿挫的音韵之美。因古四声与新四声就某一个字的平仄大大不同,有的甚至韵也不同。譬如黑,古念he(),去声即仄声,且e之韵,而现在是上声即平声,ei韵,声韵都不同。再如白,古念bo(),去声即仄声,且o韵,而现在是上声即平声,ai韵,声韵也都不同;诸如此类,很多很多。宇斌先生之关于“后人读诗不会拿韵谱照读”的话,用在这里当是对的。因不但今人而且后人相信都将一直学用新四声,如仍依古四声韵谱去作诗,那读的人呢,难道要学上一年半载古四声韵谱再来读新四声诗吗? !不然,怎么也不会朗朗上口,抑扬顿挫,怎么也不会感到音韵之美。而要把《平水韵》之古四声韵谱的每个字与新四声的每个字分清记清,那要多苦,多难;是苦、是难也!这才是不谙世事,使人泥古,或谓刻舟求剑,或谓束人手脚,将也是自绝于时代,使这个亦高雅,亦淳朴之文学品种,自弃于人类。在这个角度这个意义上说,宇斌先生的话,亦适当可。但斌先生却是把针对或谓之攻击的对象与目标弄错了,没有分清哪个是敌人,就一顿乱拳,打错了人即打错了对象,甚至伤及了无辜。是该受责,该惩戒的。同时,错上加错,又弄出其“法”言,说什么后人读今人歌词也是乃韵谱,这不是既荒且谬,令人啼笑皆非吗?!如果斌先生之晦语不加甄别,那会屈煞古人,乱煞后人。更误人岐途,遗祸贻害韵界的。国家兴亡,布衣有责,如吾人知亦不言,犹任其惑己惑人,则罪矣,罪于宇斌先生,罪于裔脉千秋也!因而,也“兹以”,我还是要说,你只要把格律诗的声与韵完全搞明白了,而且完全用新四声创作格律诗,那会感到非常自由的,也必灵魂飞舞,沉浸享受,醉己犹醉人的。

 

正如上述,凡中华诸文体,皆是有"套路"即章法的。也是须要遵"套路"即因循法度的。文理云:厚积薄发,深入浅出,熟能生巧。不入,不穷,怎么得法,怎么生巧,怎么“自由”呢?斌先生不屑于套,不谙于套,故而乃赋尽罗华美词藻,竞缀缤纷天花,或漫篇议,或段段议,甚或句句议,遂也终使人不明其命意,其主旨,其纲目——兹皆为不明“赋之法”,而抒议繁杂,恣情罗漫,让人不得要领,莫挈纲目,即总使人越看越入雾,越看越朦胧,也越看越头痛,因它让看者临了也难明其主题,难晰其立意……

 

兹反佐以斌先生洋洋洒洒文论之“箴语”:“选词拼凑而联句,合以新意而成文,初学之方法也。”,论文作赋,应是“非为矜才炫博,堆砌词藻,捻须苦吟,闲作联字之游戏也。”,故命笔“莫为炫耀和布施知识,莫为小得而肆意轻狂。”,“诗不可一味语禅,有如雾漫花溪,雾多则迷。”,盖为“文风关乎世风,轻薄华丽之辞藻,只能清谈娱乐,无补于世事。……论诗品器量,浮华者,绝非大道,难成大诗。……是曰:清谈误国”, 兹藉斌先生说道,返照斯赋,犹端睨小得而肆意轻狂,而睥睨赋界之他,直其自身文章及其面貌形象写照矣。

 

我们,是在古文桃花阵中绕了几十年的人,尚且如此,大众呢?

 

对此,我是主张走上山下乡之路的,我希望我们的赋,真正是介于古体赋与散文之间,具赋之要素(如铺陈、骚徘骈律句、韵散间出等),但又自然平易,让大多人看懂,能有较多的受众。若能如我期冀:是一杯高梁或青稞与水之间的窖香酒,或者葡萄与水之间的葡萄酒,醉风骚,还醉羊倌;醉英雄,也醉美人;愿足矣。

 

我试为斌先生宽慰为风格。譬若谈恋爱,你一直说:你美啊,美啊,好好美啊;我喜欢,喜欢,好好喜欢啊;我爱你,爱你,真正爱你啊!今生不够,下辈子还不够啊……我想,一定是浮浅的。这对美人是远远不够的!之后,之后,之后呢?还有,还有,还有呢?我想她一定是不满足的,失落、空虚、茫然的。天山天池犹不够!怎能够?我以为,美人真正希望的恐怕是真挚、朴实、情意、关爱、责任、奉献。当然,可能也不乏只希望赞美饱耳之美人,但居多我想还是尚实的,当尚实的。听上十天、百天赞美,听上千遍、万遍赞美,能饱吗?然后,然后,然后呢?

 

谈情有风格,处对象“要风格”。我不然。我然于淳朴、敦厚、尚实、义理。我以为大象无形,还是敦厚的好。敦厚地道。满足内心的渴望,充实肌理的需要,予以生命的关切,璀璨希望的未来。

 

赋也好,诗、词、曲、联也好,散文也好,吾意为当尚老子道理,庄子形象,孔子仁德,孟子节义,犹荀子《劝学》精譬,牡牧《阿房宫赋》省世;苏子《赤壁赋》山高月小,水落石出,仲淹《岳阳楼记》情景交融,义理撼世……

 

少些华丽糜费,多些经济实惠。大爱无声,大音稀声。少涂脂抹粉,多濡养内秀,亦可璞石奉世待琢。

 

倘若浓妆滟抹、五彩缤纷、眼花缭乱一场百人歌舞,和一段淳朴憨厚、自然家常、乡村俚语二人小品,哪个更让人感受心动,心仪,记忆?哪个更入生活,更植人心,更有生命力?

 

斌先生,请入套!只有入套,才能出套、出脱。犹只有入道,才有出道。熟生巧,才能更自由,才会更自由。司马相如《子虚  上林赋》、杜牧《阿房宫赋》,更王之涣《登鹳鹊楼》,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毛泽东《沁园春·雪》,皆有"",即皆是前铺后议(上史或景,下议或情),不是无套路无章法的。而是缘为然于章法,而夺人,夺千秋的。不是上作下,下作上,可肆意、恣情的。

 

犹若火车须轨、必轨,不可无轨、不轨。轨则前景壮阔,气象怡人;不轨则随时倾覆,四野狼藉。

 

宇斌先生,吾刘姓先辈禹锡翁之《陋室铭》中,子云亭内的子云先生曾说过:“诗人之赋丽以则,辞人之赋丽以淫”(5)。对扬老此说,诗人臧克家有释云“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诗人写的赋不但文词优美,而且义理严正;而辞人写的赋呢,不过徒有华丽炫目的外表而已。”子云翁的这句话,我意为,堪作衡量古今所有品类赋之优劣的重要标准。就用杨先辈的这段话作为标尺来衡量,王君今日之前所作之赋,该是乃类乃品呢?吾人赋作每每衡量,时常检点,请君起码也作一次衡量检点。

 

王宇斌先生文潇笔洒,气飞神脱,穷古毕今,袤里云巅。只要虔诚列祖了,将章法弄懂了,真正在道之天地大觉智觉,悟道得道,又“出道”自由了,在歌舞之乡,依音律节拍旋而舞蹈翩飞,甚至狂而舞蹈飞翩了,将成为大家,那也才是大家。况且据我所知,哪个古人也没有让我们刻舟求剑,我想哪个达者也都不会让我们刻舟求剑的。我们大可以划舟取剑,荡舟舞剑呀!其自由如宇宙飞船之“升”天,神舟六号之升“落”往来,皆是因悟、因循了科学之道的自由往来。而纸鸢是升不了天的,纸鸢又为何升不了天呢,是缘其未大悟,未澈悟,故不能循,也未循科学乃大道之故矣!中华五千年文明,是古今未来厚德庶物,葱茏文思之沃壤,是吾等当世他年生命栩栩,灵犀生辉之本源。孰岂馕熟于口,却又大囗阔嗓囫囵来去,不知三“味”以滋己育人耶?仅仅杂技而耍人焉?孰岂如数家珍,却又数典忘祖焉?仅仅把玩以炫示焉?根植而滋,植深而茂。润之《忆秦娥·娄山关》、《沁园春·雪》、《为女民兵题照》之书法,不是天马无羁,而是“法”于羲之、怀素、张旭的。

 

因之宽对一副,为援吾意:

 

书外人,看行草,谓法无定法,孰不知,非法而有道法也;

世间赋,云体势,曰论有理论,且须明,匡论当为义论之。

 

若及绘画,好的绘画则须循基本的平远法,高远法,深远法。无法则无崇山峻岭,更无怡人之景致也!

 

书、画、文一理,只要你法了,则有望,则绝伦。

 

往日不逮,来日可追。

恳挚以陈,拳心在文。

 

也有为深卧隆中之古人鸣不平之意。他们的灵魂不慰,不安,更不平,更诤鸣;灵犀叩心,观照为文也;万千道义,敦吾为言也。

 

赋理,争鸣;据理,争鸣。

 

仅就事论事,就文说文。如坐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栏目之畅言。

 

中医讲,痛则不通,通则不痛。今直以疏,其或痛,但为乃通也。

 

愿无怨无嗔,无憎无恨。

 

共勉于天山,共道于义理。

 

                      刘永成(宇宙尘)

 

                          公元二00八年四月廿八日凌晨于天山北麓春秋楼

 

 

作者注释:

1)、凌翁:凌朝祥(1933~),字吉臻。四川阆中人。尤爱诗词。15岁因仿《婉容词》,而赋一首揭露抓壮丁长诗,获该学年免费入学奖励。西北军区军事干部学校毕业,后历任记者、编辑、宣传处领导等职。乌鲁木齐诗词楹联家协会常务理事,新疆诗词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兵团诗联家协会副主席兼《绿韵》诗刊主编,并编有《彩虹曲诗歌集》。与马来西亚黄玉奎、中国新疆星汉合著有《举杯邀明月》诗词集及自选集《天山明月歌》。

2)、渡老:李渡(1934.5),字子灵,号雕龙洞主,新疆奇台县人。曾长期担任报纸新闻记者、编辑职务。《奇台县志》副主编。现为新疆诗词学会理事、乌鲁木齐市诗词楹联家协会名誉理事、中华诗词协会会员、新疆西部文学艺术研究会会员及奇台县诗联书画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诗词作品散见于《千家诗词集》、《黄河诗联》、《当代西域诗词选》、《乌鲁木齐新咏》、《绿韵》、《龟兹诗词》、《中国西部文学》及《天山诗联》等专集和报刊。赋有代表作《古城酒赋》等。

3)、《谈王宇斌的天池赋》:作者何运超,该文载于200848《新疆经济报》之〈读书〉栏目。  责编:赵慧,电话0991-2332634;校对:郭静;组版:马海英。

4)、悬狗肉,却非要挂羊头:语意于新疆方言“挂羊头卖狗肉”。意为以次充好、以假充真等。

5)、淫者,靡也,巧也,乐而过度也,艳而无实也。若孔子谓郑声淫。盖郑、卫之风俗,侈靡纤巧,故其声音亦然。无复大雅之乐也。

 

 

 

附王宇斌先生天池赋:

 

天池赋

 

                                                            王宇斌作赋

君不闻天池清冽不胜寒,泛波天山云雾间,大漠烘托紫烟护,世人指作瑶池传。雪峰崔嵬,雄峙西门户,松林蓊郁,深藏蟠桃园。坡门牧草,常驰汗血马。山外稻浪,漫接火焰山。峰端冰炫久不化,洞畔云迷不见仙。危崖列壁堪惊梦,松剑青岩直破天。展一轮明镜,王母晨妆,柔云忘返。酿一池春酒,明月醉酣,星河倒悬。地脉环灵气,天机鉴自然。送绿者为使,润物雪开源。景中文章丘壑里,静里真趣云水间。花动晓风馨,泉响孤月明。寒波滞雁阵,冷露润花唇。白云冰峰一色,绿波层林难分。波漾冰心接天河,山凝玉龙近斗星。一经瑶池开睡眼,方知昨日井中行。

寻幽览胜,蛱蝶逢迎。灵鹊唱晚,牧歌催晨。雨后草肥,皆因土沃。花期雁归,亦关乡情。野趣存至乐,应答喜回音。一任笑语远,只恐游伴分。草头露重,湿足透履。岩壁苔滑,眩目惊魂。风来松涛乱耳,岚过雾露潮身。请朋援手渡危崖,与友倾怀话两声。登援处,千年烽烟收眼底。临风时,拂面流香涤轻尘。直教纪昀捻须,诗心难骋。义山擎杯,诞语放情。穆王西来,为作瑶台托霞梦,香妃东去,难泯牧野餐花情。碣石拍浪,横槊漫有遗篇。天山立马,长啸便是诗魂。

小别当入梦,久恋为心倾。骚人留碑皆兴至,侠士葬剑为世宁。福寿寺前长春子,亦曾听波夜叩门。天涯慕名来海客,瑶琴吐臆感知音。山人奉酒千杯少,神仙散漫彩云轻。经路不辞远,花雨至此停。奇珍列盛宴,蟠桃祝遐龄。瑶池阿母绮窗开,琼宫八骏御辇临。环佩星光争璨灿,金樽玉露乐酩酊。许飞琼鼓瑟,董双成吹笙。妙曲轻谐凤绦舞,玉液乱染碧萝裙。执夜光杯,倚红蕤枕,与金凤戏,和玉龙吟。一曲清笛醒百鸟,三叠阳关遏行云。鸟鸣鹊答,艳羡花林双影。曲散歌香,难留机缘一瞬。当此凌霄逸世之地,惟感寒冰卧雪之高洁,塞北浩瀚之胸襟,百年人生之短促,青山明月之永恒。

雪峰宁静,实乃君子之本色。飞瀑豪纵,不失达者之遗风。山额虽白,浩气托月。鹰羽未丰,壮志凌云。劲松芳节见傲骨,雪莲清韵远铜腥。云杉笑看波起落,山花何计月亏盈。当身与自然相合,心与天理交融,凝慧于静,砺志以恒,寒夜不悔,丹心无尘。极目茫茫琼宇,天地可翱翔。回眸朗朗乾坤,方寸能立身。赞曰:禀王者之气,蕴宇内玄真,合文武之道,涵清和之形,真乃瑶池之谓也。小悟白云回一笑,洗心归去不虚行。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