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辞赋文论 >> ◆与中华辞赋网总编潘承祥书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祭父文】◎毛生明 撰文
◆【武当山赋】◎赋璠谢明 撰文
◆【波森特赋、老道口赋、查海遗址赋、墨西哥记游】◎赋阜张铁钧 撰文
▲泰安市高港区诗词楹联协会刘良鸣
▲扬子江药业集团刘良鸣介绍
▲刘良鸣《扬子江药业赋》(剽窃之文)
▲刘良鸣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王国钧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何首锋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赋帝潘承祥《河南理工大学赋》被何首锋剽窃套改为《永州职院赋》
▶关于江苏泰安高港刘良鸣抄袭剽窃事件的严正声明(2019年·第1号)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湖南永州“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43
   ○- 今日访问:15484
   ○- 本周访问:87109
   ○- 本月访问:368351
   ○- 访问总数:58208922
  双击自动滚屏  
◆与中华辞赋网总编潘承祥书

发表日期:2007年8月21日  作者:王智强  本页面已被访问 3096 次

【与中华辞赋网总编潘承祥书】◎王智强

【与中华辞赋网总编潘承祥书】

◎王智强
--------------------------------------------------------------------------------

发布时间:2007年6月1日 14时49分

中华辞赋网总编大鉴:                                                              


    贵网为中华辞赋之研究、发展、交流建立一平台,实属开风气之先,功不可没。但当代作品存在颇多弊病。予欲为辞赋正名,不得熟视无睹。现将陋见写下敬呈:                                 


   其弊一,《赋》无赋之特征。                                           


    贵网所登载当代作品,除数人外,其余皆非赋体。                          


    夫赋,除铺张扬厉,体物写志外,尚须对偶[或不对]、押韵、每句字数或三言、或四言、或六言为主。而今,将骈文、散文、诗歌、白话散文等等,统统贯以‘赋’名,让人哭笑不得。而古韵尽失者,谓之创新,实不可也。倘若有人不守七律之平仄,对偶之规范,而赋诗八句,谓之七律。可乎?所谓创新者,必须推陈也。古赋尚未尝熟读,又以何而创?不师古人,又如何而新?唐孙过庭曰:古不乖时,今不同弊者,正治此病。孔子曰:随心所欲不逾矩。矩者,法度也。无古法之随心所欲,乃无法无天也。若是者对辞赋之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                            


    其弊二,冗长不可卒读。                                            


    当今作赋者动辄数千字,似字数不足即非好赋。以此次中华赋征文为例,3千至5千字,窃以为过长。只要写出神韵,写出气魄,一千字有何不可?夫西汉大赋,如司马相如之《子虚赋》、《上林赋》以铺张扬厉,夸丽风骇,劝谏君王为特征。自张衡以降,变西汉长赋为抒情短制,如《骷髅赋》、《归田赋》等。汉赋冗长之弊得以厄制。其后,王粲、曹植、陶潜诸子皆不以鸿构为高,而以精练为能,其作品清新自然。故赋之高下不在长短。鲁迅尝云:高且胖者并非伟人,多且繁者并非名著。譬若某君十余字尚书写不佳,竟抄写万米长卷,又有何益?无异制造垃圾而已。                                   


    其弊三,罗列成语口语,滥用名句。                                          


    此乃营养不良,不师古人之故。夫修身养德,在于读书,经史子集乃赋之源泉。若以赋为赋,不免落入俗套;欲作新赋,必于赋外求之,即修养也。反之,语言贫乏,思路混乱,腹中无句,胸中无文,章法全失,层次不明,豪言叠积,成语罗列,最终令人头晕脑胀,不知所云。予每见“物华天宝”之类,辄失笑。王勃骈文名篇《滕王阁序》,诚丰碑也!然古代丰碑终究为陈迹。今朝我中华卫星上天,而辞赋中尚屡见“人杰地灵”之句,实属可笑!死守古尸,伏首陈迹,陈陈相因,人云亦云,固是痼疾。而踢开一切,另起炉灶,非赋非骈,非古非今,亦是死症。                                                              


     以上三弊不除,赋之继承必成问题,无暇再论发展矣。                         


    予以为,辞赋欲发扬光大,先须继承。多读古赋作品,熟读精品,博览辞赋以外之文学华章,继而大胆尝试、创作。读赋须认真,落笔要大胆。学习古人之法度,努力于赋中求之;创造今天之雄文,竭力于赋外求之。夫法度者,技术也;创造者,才情也。技术可传可授,才情可悟可养。无技术之创造,犹塞源伐根,其流必竭,其树必枯。无创造之技术,犹僵尸走肉,其神必乏,其魂必灭。                                                          


    赋者,非但华辞丽句,亦显作者之襟怀、精神也。所谓“体物写志”,体物为用,写志为体。故辞藻华美,不能遮饰庸者之浅陋;语言朴实,不能桎梏作者之才华。是故上乘之作,华美之外,更尚清新;体物之外,更重写志;技术之外,更崇才情。胡适曰:做学问好象金字塔,既能博大又能高。辞赋创作正是如此。作者若无广博之知识,脱俗之风骨,迈伦之浩气。赋作无论长短,外饰如何豪华,格调必不能高。                


    当今之急务,须有一批真正能为国学献身者,不沽名钓誉,不急功近利,潜心钻研,脚踏实地。如是者十年或数十年,辞赋复兴吾辈可睹也。否则,以现状观之,则一切豪言壮语皆空言也。                                                      


    予志学之年,辄喜古文,于辞赋略知一二。拙作有《自赋》、《神龙赋》、《深圳赋》、《南飞赋并序》、《梅赋》、《竹赋》、《丹顶鹤赋》、《雕赋》、《慕陶赋》、《清贫守贞赋》、《鼠赋》、《牛赋》、《虎赋》、《兔赋》、《龙赋》、《蛇赋》、《马赋》、《羊赋》、《猴赋》、《鸡赋》,《犬赋》及《猪赋》等22篇。赋之外尚有《清廉铭》、《君子四绝文》、《屈原颂》、《咏史》、《咏司马迁》、《读高祖本纪十八韵》、《为友人刘昕君序》、《诗赋集弁言》、《双钩书法集序》等九篇。予今日所言,皆出自肺腑。假令总编不以直言为病,则幸甚矣。                                                             
              

     此致                           
编安!                                                                        
                    
     黑龙江齐齐哈尔巨笔斋主王智强于岭南深圳也07,5。                           
     我的邮箱地址:jubizhai@163.com <mailto:jubizhai@163.com>
     联系电话:13537678563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赋帝网◆辞赋网◆辞赋报◆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